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 另一个凤卿
    凤卿长到十七岁,终于开始了青春的叛逆期。

    她倨傲的走上前去,抽了他嘴巴里叼着的烟,然后在他一脸好奇下,用一种高傲的语气对他道:“好,我答应你了。不过我告诉你,我答应你并不是因为我怕你,而只是因为我想做一回坏学生。”

    然后睥睨了他一眼,在他吃惊得差点下巴掉下的目光中,将那支未抽完的烟放到嘴巴里用力的吸了一口。

    结果因为不会吸,却被烟呛得不断的咳嗽,引得他在旁边不断的咳嗽。

    然后凤卿规规矩矩的十七年生涯里,却因为他仿佛打开了一扇新世界,她闯进他的生活,她瞒着老师和家里人,找着各种借口偷偷与他约会、牵手,甚至接吻。

    他带着她逃课、打游戏、赛车,以及骑着摩托车穿过长长的隧道兜风,然后高声呼喊着,将学校里她最讨厌的老师,和经常说她坏话的那个女同学骂了个遍。

    那是完全不同于她以前的那种生活,紧张、刺激、冒险,不管不顾。

    她原本只打算报复一下她的母亲,适可便而止。可是到后来,她越来越不想适可而止,一直拖延着。明明今天想着该结束了,下定了决心要跟他提分手,却看着他逗她开心时,又打住了。

    随着她成绩的下降,母亲最终还是发现了他们这段早恋。那时候她正值将要升高三的关键时期,然后失望、打骂、将她软禁。她的母亲仿佛觉得她是魔障了、被人下了降头,甚至真的请了大师来给她祛法。

    凤卿不胜其烦,最终还是答应了母亲与他断绝了来往。

    她答应母亲的时候,是真的决定这样做的,她知道他们并不合适。但是这场分手,她最终还是在他抱着她哭求不要分手,他是真的爱她的时候而心软,他一向是桀骜不驯的,天不怕地不怕,她说分手的时候,她是真的感觉到他在害怕得颤抖。

    她其实知道,在她被母亲关起来的那段时间,他每天都骑着他那辆破摩托车,悄悄的站在她的楼下,一战就是一整夜。因为怕被她母亲知道让她的处境更差,他甚至只能悄悄的躲着。

    然后他们的恋情继续悄悄维持着,只是这一次比上一次更加小心。

    凤卿其实想过他们的未来,可是越想越觉得没有未来。但是尽管如此,凤卿还想尝试。

    她想,倘若他不是一个坏学生,而是一个成绩优秀,性格温柔,让老师夸奖的好学生,母亲是不是就不会这么反对。

    她督促着他学习,期望他成为她期望中的那个男孩。

    而他尽管对书本深恶痛绝,却依旧配合他。远离了那些被一般人称之为坏学生的朋友,每天啃着书本,纠缠着那些凤卿给他划的重点。

    但大抵不是人人对念书都有天赋,尽管他努力,但进步却并不明显。而凤卿为了不让母亲怀疑,在学习上只能更加努力。

    而后凤卿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而他则在凤卿学校附近的地方上了一所技校。但当两人在一起的刺激感退去,摆在他们面前的是最现实的问题。

    除了来自父母的压力,凤卿还需要承受住的是身边人的目光。在外人看来,凤卿的一切都如此优秀,她可以选择更好的男朋友,而他除了长得还算好看,其他几乎一无是处。

    凤卿看得见自己的未来,但却看不见他们的未来。

    但是承受压力的并不止凤卿一人,上了大学之后,他重新变回了那个叛逆少年。打架、打游戏、以及抽烟喝酒这或者原本才是他真正的模样,他在她身边一直装成她喜欢的模样来讨她欢心,却只是假装。

    然后他们开始无休止的争吵、冷战、分手,又重归于好。

    他们最彻底的爆发,是发生在凤卿大二的那一年。

    她的母亲一直都不喜欢他,却苦于无法彻底将他们分开,最后想出来的釜底抽薪的绝招,是决定送凤卿出国留学。

    在她母亲看来,这个坏男孩会毁掉凤卿的一切。所以哪怕忍受离别之苦,她也要将唯一的女儿送往国外她认为她这是在拯救自己的女儿。

    无休止的争吵和失望令凤卿也感觉到疲倦,所以她认真的考虑了出国的事情。

    她不可能永远叛逆,她总要长大。就像坏坏痞痞才是他真实的样子,理智冷静也终归才是真实的凤卿,她做不到抛开一切和他去迎接一个她看不到的未来。

    他们发生了最激烈的争吵,她将他伤到最绝的时候,是他握着她的肩膀,用一双充满恨意和绝望的眼睛,颤抖着说:“我真想杀了你,也杀了我自己,然后我们都一起死了算了。”

    可是说得这么狠,最后汽车呼啸而至的时候,他却最终推开了她,放了她生,自己赴死。

    那时候她想,他一定是故意的。因为那时候明明他可以和她一起躲开那辆汽车的,他却没有。

    但最终她自己也不争气,最后还是圆了他的狠话,他们一起死了他们大约是一起死了吧?因为她也不确定,他究竟是真被撞死了没有。

    很多年很多年了,凤卿一直不愿意想起来,那天她对他说的最狠的话是:“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你,这三年我跟你在一起,只是想玩玩而已。你知道好学生有时候也想体会一下与坏学生谈恋爱的刺激感吧?这只是一场游戏,现在我不想玩了,所以游戏结束了。”

    可是究竟是多吸引人的游戏啊,她用青春最美的三年,承受着父母的失望,和他玩了三年。

    来到这里之后,她以为她永远都不会再看见他了。可是那天在英国公府,她又看到了那张记忆中相似的脸。

    不同的时空里,两张一模一样的脸,所以凤卿才会如此震惊。

    那个人和他,长得真像啊,可是又如此不同。

    前世里的那个人,不会有他如此温润如玉的气质,不会像他这样亲切温和,皎皎如月。他总是坏坏痞痞的,桀骜不驯的,让人又爱又恨。

    她曾经希望他变成像他那样温雅优秀的少年,如今在不同的时空,她终于看到了,但他却并不是他。

    凤卿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靠在床栏上,心里想着心事。

    吕麽麽担心的问她:“小姐,要不要让人去给你打点水来洗把脸,然后再躺下?”

    凤卿点了点头。

    等凤卿洗过脸后,吕麽麽已经重新将枕头被褥都换了,换成了辟邪的八仙纹的被褥。

    凤卿不想多事,吩咐吕麽麽道:“不必把我梦靥的事情告诉母亲和姨娘。”

    吕麽麽点了点头,道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