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再遇
    王老夫人的院子里。

    英国公夫人端着药丸,用勺子一勺一勺的喂着王老夫人喝药。张顺端着一碟蜜饯则站在英国公夫人的身后,准备王老夫人喝完了药,随时将蜜饯送上给王老夫人甜口。

    而王氏则坐在王老夫人背后扶着王老夫人,替王老夫人顺着背,时不时的拿帕子擦一擦王老夫人嘴边流出来的药汁。

    僧多肉少,活儿不够干,凤卿实在没什么能帮着做的了,只好站在王氏身边当背景板。

    王老夫人左右看了看两个女儿,接着道:“你们两个都别忙了,知道你们都孝顺,但我还没老得端不起药碗。”说着对英国公夫人伸出了手,道:“把碗给我吧。”

    英国公夫人笑道:“娘也真是,却是连女儿想孝顺您都不给女儿这个机会。”话虽然这样说,但却依言的将药碗给了王老夫人。

    王老夫人接了药碗爽快的将药一口饮尽,将碗还回给了英国公夫人。

    张顺急忙端着蜜饯上前,蹲趴在王老夫人跟前,掐了一块蜜饯递到王老夫人的嘴边,半撒娇半讨乖的笑着道:“外祖母,来,吃几块蜜饯甜甜口。”

    王老夫人对小辈还是很慈爱的,笑呵呵的道了声乖,然后将蜜饯含了。

    蜜饯糖分高,吃多了容易口渴,张顺喂了王老夫人两口就端走了,走之前还笑吟吟的对王老夫人道:“外祖母,这些可要留在明天吃咯,不然明天就没了。”

    王老夫人依着小辈,没有说不是的。

    过了一会,王老夫人才叹着气,抬起手将王氏的手拉了过来,缓缓的道:“我本打算将绫儿许给你的凤英的,一来绫儿是你的侄女,她做了你的儿媳妇,你有个知心的人,也是为了你好;二来不管是我还是你两位兄长都看好凤英这孩子。只是你二嫂她……”

    王氏打断她道:“母亲,我明白,您不必说了。”

    王氏本也有心让凤英娶自己娘家的侄女的,只是既然康氏不乐意,王氏心中虽有遗憾,却也不想勉强。

    结亲结亲,结的是二姓之好,总要两家都欢欢喜喜的好,免得两家结出仇来。

    康氏不愿意,他们就是勉强让绫儿嫁过来,凤英被岳母不喜处处为难,绫儿夹在丈夫和母亲中间为难,对他们二人来说也不是良缘。

    更何况,凤英自从被抱到她身边来,她连一丝委屈都不肯给他受,此时绝不会想让他在康氏面前忍气吞声和受委屈。

    王氏叹道:“是凤英这孩子与绫儿没有缘分。”

    英国公夫人听着,心下动了动,对凤英的亲事都是有些上心起来。

    英国公府是太子妃的娘家,顺儿以后还要嫁到东宫去,英国公府与东宫注定是绑在一条船上的了。谢远樵虽然官职不大,在朝中说话也甚微,但大理寺卿毕竟还是个实权部门,人多好办事,支持者总是多多益善。

    若是能将谢家拉拢到东宫这条船上来,却是又为东宫增添了一助力。而拉拢谢家最好的方法是什么,自然是结亲。

    英国公已经仔细思考起来,东宫阵营的人中,有没有哪家有合适谢凤英的姑娘的。

    这边凤卿见王老夫人和王氏及英国公夫人母女三人要说知心话,张顺这个嫡亲的外孙女时不时的凑个趣或卖个乖,也能讨得王老夫人呵呵大笑。

    只有凤卿这个与这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便宜外孙女,既无法像张顺那样在王老夫人跟前做小女儿的撒娇姿态,也不能参与王氏等人的话题,站在这里当背景板实在尴尬。

    加上她今天精神状态也不好,站在这屋里也觉得闷,于是找了个方便的借口,从王老夫人的屋里出来了,将空间留给了真正亲近的这一家人。

    王老夫人的院子门口就有一个大湖,湖边种了垂柳,垂柳正苍翠。湖中养了一些鸳鸯,正成双结对的在那上面游来游去。

    凤卿站在垂柳下,深吸了几口新鲜的空气,然后便站着看湖面的鸳鸯戏水。

    春风而过,波浪起伏。

    有杨花翩然而落,落在少女的头发和肩头。少女的碧色襦裙在春风中飘然而起,像是在空中柔软的跳舞。

    萧禹询走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绝美的画面。

    少女亭亭而立,袅袅身姿,虽背对着他,但伴着这苍翠青柳,纷飞柳絮,波澜湖面,却形成了一副极美的画。让人只是看着她的背影,便能知晓,少女的面容当也倾城绝色。

    有垂柳丝摇曳在少女的发髻上,让人想忍不住走过去将它拨开。

    而事实上,萧禹询也真的这样做了。

    凤卿发觉了背后的来人,身体微微动了一下,然后回过头来,看向来人。

    接着看到清贵俊雅的少年的面容时,微微恍惚了一下,又惊讶了一下,接着退开一步,屈膝下来给他行礼,道:“臣女拜见皇长孙殿下。”

    萧禹询微笑着道:“不必多礼。”说着想伸手去扶起她,但接着想到男女授受不亲,这多少有些失礼,便又将手收回来了。

    凤卿谢恩道:“谢殿下。”才起身来。

    然后看到只身一人过来的他,心里多少有些奇怪。萧禹询是龙子凤孙,王家的两位舅舅不应该如此失礼,让其一人进后宅来而无人陪伴。

    萧禹询倒像是知道凤卿在想什么一样,开口解释道:“本宫是轻车简从一人来的,到了门口也没让府里的人去通知两位王大人来迎接。”说着又笑道:“不过本宫猜,府里的下人恐怕不会听本宫的话,两位王大人恐怕很快就会赶来了。”

    凤卿嘴角微微弯了弯,算是听过了他的解释。

    凤卿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她从来没觉得自己这么嘴拙过。气氛一时安静得有些怪异,身旁也只有杨柳的沙沙声。

    接着还是萧禹询先开了口,关心的询问她道:“你怎么一人站在这里?这里风大,听闻七小姐前不久刚小病了一场,小心再次着凉。”

    凤卿垂头道:“谢殿下关心。”接着正要找借口解释她为何会在这里,结果这时候出院来寻她的张顺刚好看到她们,“咦”了一声,问道:“询表哥,您怎么来了?”接着有些少女雀跃的笑着飞奔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