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卫仲卿
    ,精彩小说免费!

    凤卿放下茶杯站起来,看着谢凤英走到门口迎出去,然后便看到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从门上映入了进来。

    来人比谢凤英还高了好几公分,凤卿目测至少有一米九以上。穿一身宝蓝色暗紫纹云纹团花直裰,浓眉大眼,芝林玉树。手握一把折扇,面目中带着几分疏阔爽朗之气。

    看到谢凤英,伸手用力的拍了拍谢凤英的肩膀,朗笑着道:“我就知道你窝在家里,怎么,难得沐休,难道还要继续闷在家里苦读不成。我知道你刻苦,但要劳逸结合,劳逸结合知不知道……”

    他话还没说完,从那少年的身后又冒出一个年约十四五岁,穿靛蓝色纱衫偏襟直裰,头裹蓝色巾帻的另一“少年”来。

    那“少年”身材矮小,比另一少年矮了有快一个头。脸上笑盈盈的,还带着两个梨涡,朱唇秀目,十分可爱。

    谢凤英对年长的男子拱了拱手,道:“原来是仲卿兄。”接着看向他身后的小个子“少年”,一时不知道该如何称呼,正为难间,就见那位“仲卿兄”伸手将他轻轻巧巧提了出来,往前面一放,对谢凤英道:“这是我家远房亲戚家的小兄弟,姓傅,自小寄居在我们家。大约她长得十分二,他家父母给他取名叫‘傅二’。”

    傅二狠瞪了他一眼,嗔怒道:“你才二呢。”

    谢凤英这才发现,这位傅小兄弟不仅长得像个女孩子,连说话的声音都像是个女孩子。

    谢凤英拱手对他行了个礼,道:“傅小兄弟好。”

    傅二轻咳了两声,双手交叠,也认认真真的弯腰给谢凤英行了个礼,道:“谢大哥好。”

    谢凤英将他们请了进来,然后向他们介绍凤卿,道:“这是我七妹妹,闺名凤卿。”

    接着又向凤卿介绍他们两人,道:“这是我在国子监的同窗,姓卫,名唤做仲卿。这一位则是仲卿兄的远房小兄弟,姓傅名二。”

    那位名唤“仲卿”的看到凤卿,目光惊艳了一下,睁大了眼睛道:“好漂亮的妹妹。”结果被身边的傅二掐了一下手臂,被狠狠的瞪了一眼。

    凤卿则心里动了一下,这京城之中,姓卫最出名的,当属卫皇后的娘家信国公府卫家。若凤卿猜得不错的话,这位卫仲卿,当应该是卫皇后的娘家人。

    凤卿对着他们屈膝见礼,道:“见过两位公子。”

    傅二大约是不想卫仲卿一直盯着凤卿看,走过来拦在了卫仲卿前面,然后弯嘴一笑,对凤卿也回礼道:“妹妹不必客气。”

    卫仲卿却又伸手将傅二一拎,提到了一旁,继续上前两步走到了凤卿跟前,笑眯眯的道:“你叫凤卿?好有缘分,我的名字里也有一个卿字,我们两人同名。”

    傅二被卫仲卿拎到一旁,不满的跺着脚。

    卫仲卿不理她,继续与凤卿说话道:“我与凤英是好朋友,他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以后有事报上我的名号,必没人敢欺负你。”

    凤卿笑着道:“多谢公子。”

    卫仲卿又道:“别公子公子的叫,多生分。你要是不嫌弃,以后叫我一声卿哥哥吧……”接着自己摇了摇头,否决道:“你名字也带卿,叫卿哥哥不好,而且这听起来有点像叫‘情哥哥’,显得我像在占你便宜。叫仲哥哥?卫哥哥?”

    凤卿含笑替他做决定道:“要不我就唤您一声卫大哥如何?”

    凤卿以为,信国公府虽为外戚,但并不参与皇权之争,且深受圣上恩宠,结交卫家的人并没什么坏处。

    卫仲卿点着头道:“很好,十分好。”

    谢凤英请了他们上座,让下人重新换了茶水上来。

    卫仲卿伸着头跟谢凤英说起话来,道:“今日沐休,我来是找你出去,别老闷在家中,多出去走走才能增长见识。今日十三尺茶楼举办才子论辩,以文会友的聚会,你才学好,我们也去凑凑热闹去,说不定还能争个第一回来。”

    十三尺茶楼是京城一家专门开办了给文人墨客喝茶聚会、谈经论道,评论国家大事的地方,那里也经常会举办一些诗友会、辩论会或联诗联对等活动。因是风雅之地,自然吸引了一大批文人学子在此聚集,很是热闹。

    谢凤英有些心动,那个地方他去过一次,的确能够听到一些别人独到的见解。只是碍于凤卿还在家中,他却不好留下她独自一人离开。

    凤卿明白他的顾虑,笑着道:“这样好的地方,哥哥自然应该多去见识一番,于哥哥读书也有见益。”

    卫仲卿拍着桌子道:“就是嘛,你看七妹妹多有见识。”

    谢凤英正想说什么,却见卫仲卿旁边的傅二坐在那里一直扭来扭去,身体很不舒服的模样。

    不止谢凤英看到了,卫仲卿也发现了,不由转过头来看着她,问道:“你干什么?你身上有虫啊,在那里扭麻花?”

    傅二垂着头小声道:“我内急,想上茅房。”

    谢凤英连忙站了起来,道:“那我马上让人带傅兄弟去。”说着将观墨喊来,道:“你马上带客人去茅房。”

    卫仲卿和傅二的脸色却有些不对劲起来,一时都为难得没有动作。

    最后还是凤卿站了起来,笑着对他们道:“还是我带傅小姐去吧。”

    傅二大概的确是很急,都来不及问她是怎么知道她是女儿身的,站起来拉着凤卿就往外跑。

    等带了她去茅房,凤卿在外面等,傅二在里面呆了一会儿后出来,让丫鬟给她打了水洗过了手,然后才走到了凤卿的身边。

    凤卿又带着她原路回去,傅二一边走一边悄悄的看凤卿的脸色,然后问她道:“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是女的?”

    凤卿道:“你刚进门我就知道了。”她又不是女生男相,她眼睛也没有瞎,怎么都会看不出来她是男是女,最主要的是她耳朵上还有两个明晃晃的耳洞呢。

    傅二叹着气道:“果然。”

    等重新回到了谢凤英的房间,“傅二”重新介绍了自己,道:“我姓傅,父母希望我以后宜室宜家,所以取名“双宜”。我父母早亡,所以一直寄居在信国公府。信国公府对外称呢,说我就是远房的表侄女,但实际上我与卫仲卿指腹为婚,是他的童养媳。”

    说着手指还扯着卫仲卿的衣袖,继续道:“等我十五岁及笄后,卫伯母便会为我们定亲,然后过三书六礼。”

    卫仲卿“哎哟”了一声,捂着眼一脸不忍听的表情,道:“你小姑娘家家要不要脸呐,见人就说你是我的童养媳。还有,谁说要娶你了。”话虽这样说,但脸上却并没有多少不甘愿的表情。

    傅双宜“哼”了一声,道:“反正我这辈子是赖定你了,你不娶我,我就绑了你跟我拜堂。而且卫伯母说了,娶不娶我你说了不算,她说了才算。”

    看得出来,她口中的卫伯母应该是极宠爱她的,所以才会让她在寄人篱下的情况下,依旧长成大胆活泼的性子。

    她说完又笑着跳着走过来,挽着凤卿的手臂,露出两个可爱的梨涡,道:“七小姐,我喜欢你,我们义结金兰吧。”

    卫仲卿指着她对凤卿道:“你少听她胡扯,这丫头见谁都说喜欢她,金兰都快结了半个京城了。金兰姐妹在她这里可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

    傅双宜呸了他一句道:“要你管,反正我就是最喜欢七小姐,她在我的金兰姐妹里肯定是要排第一位的。”

    卫仲卿道:“你上次拉着李家的四姑娘结金兰的时候,也这样说。”

    傅双宜不理他,转而问起凤卿几岁,几月生人。等听到凤卿今年十四,冬月生人的时候,有些可惜的道:“我还以为你比我大呢,原来你比我还小几个月,其实我比较喜欢做妹妹,这样姐姐们就可以照顾我了。不过我既然我比你大,那我也是不会推辞的,以后我就是姐姐了,我会照顾你的。”

    接着又道:“等一下我们去十三尺茶楼看他们辩论,谢妹妹一起来吧。你跟我一样,换上男装,打扮成男人的模样,没人会认出来的。”

    凤卿:“……”凤卿真的很想说,我刚刚可是一眼就将你认了出来的。

    卫仲卿也道:“你别逗了,就你这小身板,哪里像个男人了。早让你不要跟着出来你非要跟着出来,再发生刚才的事情,你看多尴尬。”

    凤卿看着他们二人觉得挺有趣,不过最终她还是拒绝了她的邀请,笑着道:“不了,我今日要随我母亲去进香。”

    傅双宜嘟着嘴道:“进香?进香多没意思啊。卫伯母也常让我陪她去进香,去了好没意思的。”不过最终她也没有勉强凤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