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凤签(收藏2200加更)
    ,精彩小说免费!

    这世上有些事情总像是冥冥注定的,比如说那支凤签一直摆在那里,但就是没有几个人能抽中。而只要抽中的人,最后却又俱都成了皇后。

    因此有人相信,抽中这支凤签的女子,便是上天选定的皇后。

    没到选秀之年,栖凤寺的香火就格外的旺盛。那些想要送姑娘进宫的人家,便会带着姑娘来栖凤寺里来求一签。

    只是凤签难得,距离上一个抽中凤签的人,如今过了也有几十年了,凤签却再未出现。

    袁夫人悄悄的与王氏道:“你们还未回京之时,你的姐姐英国公夫人常带着张家小姐来这里求过签,可惜抽中都是普通的姻缘签。”言外之意就是,抽了多次,却没有一次抽中凤签。

    王氏笑着道:“那签哪里有这么好抽,您看我们活了这大把年纪,可有见过抽中这支签的人。抽得中抽不中,也不过是寻个心里安慰,倒不必强求。”

    袁夫人笑道:“说的也是。”

    这凤签虽然灵验,也只是说抽中凤签的一定能做皇后,却没有说没抽中凤签的就一定做不成皇后。

    自这第一支凤签抽出以来,三百多年间,皇后不知出了多少,但真正抽中凤签的只有那寥寥几人。难道说那些没抽中凤签却当上皇后的人就没有凤命。

    英国公府有心捧出一个皇后,主要看的还是自家的实力,以及东宫以后能不能争过其他的皇子们。

    她们几人走走停停,将这栖凤寺的景色都观赏了一遍,然后走累了,便回了寺里。

    寺庙的师太替她们准备了厢房,她们一起去看厢房歇脚。

    在厢房里面,袁夫人含笑着拉了儿子的手,又看着站在王氏身边的凤卿一眼,道:“今天带你们来这里干什么的你们也知道,我也不遮遮掩掩的,或避讳什么。晗儿,你跟娘说,你觉得你七妹妹如何?娘若替你定下你七妹妹,让她将来做你的媳妇,你觉得可好?”

    袁晗的脸色一下子“噌”的红了,跟像是充了血似的,低着头,有些手足无措的捏着自己的衣裳,半天说不出话来,却又偏偏时不时羞笑着偷看凤卿。

    袁夫人忍不住笑道:“一个大男人,扭扭捏捏的做什么,你看你七妹妹可比你大方。你就直接说你的心里话,你可喜欢你七妹妹?”

    袁晗似嗔还怨的唤了一声:“娘。”又找借口道:“我去问问师太们斋饭做好了没有。”然后转身就跑,走到门口又忍不住停下来,面红耳赤的回过头来说了一句:“七妹妹很好,我,我……很喜欢。”说完便低着头跑出去了。

    王氏和袁夫人看着忍不住笑了起来,接着袁夫人便又将头转向了凤卿,目光和蔼。

    对于凤卿,则就由王氏来问更加合适了。

    王氏含笑问她道:“卿儿,你对你袁二表哥的心意又如何?”

    凤卿垂头含羞浅笑道:“婚姻之事,自然该父母做主。”然后佯装作羞涩脸红状,也找了个借口,道:“女儿想出去方便一下,母亲和袁伯母先聊着,女儿稍会再回来陪你们。”

    说完屈了屈膝,出了厢房的门,只听得后面王氏含笑着对袁夫人道:“这两个孩子真是……”

    而后袁夫人也带着欢快的声音道:“都是未成婚的小子姑娘,害羞些也不足为奇。我们年轻的时候,又会比他们强多少。”

    凤卿出了房门之后,迎着外面的风,才深深的呼了口气。脸上羞涩的表情都收了起来,然后心里却有一些空落落的。

    她看着远处的一颗苍天古树,忍不住心里问自己,就这样把自己的婚事定下来了?虽然心里知道袁晗是她最好的选择,但心里依旧忍不住有些伤感,仿佛自己丢失了一些什么。

    说出来方便本就是凤卿随意找的借口,她只是想出来透一口气,此时无处可去,便不由得踱步到了供奉观世音菩萨的观音殿里。

    只是她刚走到观音殿门口,却看到观音殿里站了一个人。此时手执蜡烛,正在点殿中的一盏长明灯。

    凤卿看到那个背影,自觉想在他发现她之前避开,于是打算扭头就走。

    只是刚没走两步,便听到站着的那个人背对着她喊道:“站住!”

    凤卿深叹了口气,只好停下了脚步。

    接着又见那人手中不停的依旧在点那盏长明灯,连手都没有抖一下,声音却洪亮的传来:“怕本王会咬你吗,见到本王就跑?”

    他身侧站着的两个小师太循着他的声音也发现了凤卿,双手合十,对凤卿喊了一声:“施主。”

    他终于将长明灯点着了,将蜡烛移开,吹灭蜡烛,这才回过头来。

    凤卿只好走上前去,对他屈了屈膝,道:“见过燕王殿下,殿下万福。”

    萧长昭背着手一直打量着她,目光依旧如熠熠耀眼的曜石,又仿佛深不见底的潭水,却并不说话。

    凤卿不喜欢跟他接触,看着他刚点燃的长明灯,心里想了一下,又浅笑着恭敬道:“殿下在这里祈福,臣女就不打扰殿下了,臣女告退。”

    萧长昭终于开口道:“这么怕本王?”

    凤卿垂头道:“殿下身世高贵,威仪赫赫,气势不凡,臣女自然敬畏。”

    萧长昭“哼”道:“本王还以为你是不怕本王的。”在福州的时候在他面前不还张牙舞爪的跟只发怒的小兔子一样,怕大约是不怕他的,就是不想见到他。

    他重新转过身去,拿一根小簪子去拨弄他刚刚点燃的那盏长明灯的灯芯,以希那盏长明灯能够燃烧得旺一点。

    他又问道:“你来栖凤寺做什么?求姻缘?还是来相看亲事?”

    凤卿默了一下,才不打算告诉他来栖凤寺的真实缘由,于是语气认真道:“回殿下,臣女陪母亲来进香。”

    萧长昭却像是根本没听见他的话,继续道:“本王刚刚看到袁家的那位二公子,想必你来相看的便是他了。听本王一句劝告,那小子配不上你。”

    凤卿心道,配不配得上又不是你说了算。

    凤卿不说话,且他那话也根本没法让人接下去。他们两人的脑回路不在一个频道上,也没法对话。难道她还要跟他辩论一番,她一个庶女能嫁给袁晗这个世家嫡子,是她高攀了?

    凤卿不说话,萧长昭也没说话。

    观音殿中一时安静得有些令人觉得尴尬,只有长明灯偶尔“噼啪”的燃烧声。

    凤卿被他喊住,没有他的吩咐又不能走。就这样傻愣的站住,又实在觉得不自在。

    想了想,于是打算随便说点什么,看向他手里拨弄的那盏长明灯,以为找了个十分安全的话题,笑着道:“殿下点的这盏长明灯真是明亮,殿下如此诚心,得到殿下祝愿的那个人,定然会福寿安康,永享安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