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 凤命所归
    ,精彩小说免费!

    正在领着弟子去做功课的栖凤寺主持慧云师太听到观音殿里小弟子的惊呼声,连忙在观音殿外停下了脚步,眉头一紧,抬脚便进了观音殿。

    慧云师太身后的小弟子们相互对视了一眼,脸上的神色各异,却也跟着师傅进了观音殿。

    慧云师太走到凤卿的跟前,手持佛珠双手合十,说了一句“阿弥陀佛”,然后便对凤卿道:“施主,可否把你手上的签递于贫道看一看?”

    凤卿从刚才开始还有些发愣,像是还没闹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她知道栖凤寺的凤签很出名,就跟中彩票似的,能抽中的人极少,但却从来没有不准过的。但她却不知道,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凤签。

    实在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就跟普通的签一样,看起来就是一支上了年头的竹签,上面刻的字却还很清晰,写着“凤凰于飞,翙翙其羽,鸣于九天之上”几个字。

    凤卿发了一下愣,才点了点头,将手里的那支签递给了慧云师太。

    慧云师太看过之后,仅那么一瞬,便像是拿着千斤重的东西一般,紧紧的将那支凤签握住,脸上的表情凝重得让凤卿都有些发慌。

    最终,慧云师太将那支签交还给了凤卿,又道了一句“阿弥陀佛”,却用佛家的礼仪双手合十举过头顶,向凤卿行了一个大礼,却是其他什么话都没说。

    殿中其他的栖凤寺弟子自然也跟着师傅用同样的动作向凤卿行了一个大礼。

    凤卿吓得急忙跳开,避开她们的大礼,脸上的表情惊恐起来。

    来到这里这么多年,她第一次如此沉不住气得师太,仿佛所有事情都脱离了她的掌控一般,让她觉得惊恐。

    凤卿勉强的挤出一个笑来,想装作轻松,却依旧有些声音发抖的问道:“莫不是有什么地方出错了吧。”

    慧云师太行完礼后,重新立在凤卿跟前,手不停的转着佛珠,神色凝重的看着凤卿,才道:“三百多年来,本寺的凤签从未出错。施主是天命所归之人,必当贵不可言。”

    慧云师太身旁有一位年长的师太,看模样应该是慧云师太的大弟子,此时不由怅叹道:“本寺的凤签,有将近八十年没有人抽中过了吧。没有想到弟子有生之年,却还能看到有人抽中这支签。”

    慧云师太微微抬起了脸,目光变得神幻莫测,又仿佛有一股怅然之色。

    她想起大约四十年前,有一对母女也来栖凤寺求姻缘签。

    本寺上一次出现凤签,并不是七八十年前,而是四十多年前。

    那一年,也是如今日这般山花烂漫、和风丽日的春日,那时她还不过是栖凤寺里的一个小尼姑,是师傅坐下年纪最小的弟子。

    那一日刚好轮到她在观音殿当值打扫,因刚好潭拓寺的主持佛坛讲经,香客都跑到那里去了,栖凤寺中没有什么香客,显得十分清静。但那一日却有一位三十多岁的夫人领着她年少的女儿来栖凤寺求签,希望观音菩萨保佑,能赐给她的女儿一段良缘。

    那家的姑娘那时也如今日的这位施主一般,不过十四五岁的年纪,只是不如今日这位施主长得颜容姣好。

    那姑娘在观音殿里摇签,摇中的便是这凤签,当时殿中就她一人,她还很是惊叹了一番,想去告诉她的师傅。

    只是那日的那对母女在知道自己抽中凤签之后,脸上露出的不是激动高兴,而是巨大的恐惧惊慌,仿佛这不是天大的福分,而是会刺人会割人会伤人的刀,是洪水猛兽,是邪恶之物。

    那姑娘的母亲拉住她,塞给了她一包银子,求她不要将今日她女儿抽中凤签的事情说出去。

    她当时不解,后来才听她解释,她们不过是一低级小将的家眷,寒门出身,家族中仅丈夫一人为官,在朝中毫无势力,身后还跟着一屁股的穷亲戚。

    她们只怕这凤签在带给他们无上荣光之前,先带给他们家族的是无尽的杀身之祸。

    她同情于那双母女,并未收下她的银子,却答应帮她们隐瞒。

    以那姑娘的家世出身,本不配嫁入皇家。但凤签出后不过两年,她却意外的被赐婚给了当时被圣上厌弃的某位皇子。

    当年的那位皇子,谁都没有看好过他能成为皇帝。但最终,他却扭转颓势,战胜了多位在朝中根基深厚的兄长,最终成为天子。

    而那位姑娘,也随丈夫一步步位极至尊,母仪天下,再一次验证了凤签的预言。

    这是她第二次看到凤签出现。

    慧云师太看着眼前的凤卿,心里却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当年的那位抽中凤签尚且有她为她隐瞒,但是今日这位,众目睽睽之下,遮掩不了万一。

    眼前这位施主好似出身也并不高贵,父亲不过是四品官,身份还是庶出,今日来栖凤寺,本还是来相亲的。抽中凤签,于她来说,难说是福还是祸。

    福祸相依,这也或许是凤命所归之人的命运。

    慧云师太心中不忍,再次双手合十,对凤卿道:“南无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慈悲,愿保佑施主以后无灾无祸,顺遂一生。”

    凤卿捏着那支凤签,手指用力捏得甚至有些发疼,脸色苍白。今日之事隐瞒不住,她可以猜得到,她以后面对的命运会是什么。

    一旁的王氏一直没有说话,她像是从一开始就被震惊住了。等反应过来,却是如同凤卿一般的脸色苍白。

    她动了动嘴唇,想说点什么,最终却苍白无力得什么也说不出来。

    去质疑今日的凤签有错?三百年多年,凤签从未出过错。去花银子堵住在场所有人的嘴?人太多了,根本堵不住。

    最终她也只能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走过去轻轻的拍了拍凤卿的肩膀。

    袁夫人在经过最开始的震惊之后,此时已经渐渐反应过来并镇定下来了。之时反应过来之后,她的表情又变得复杂难辨。

    她也是轻轻的叹了口气,然后慢慢的撇过了头去,不忍再看。想到自己的儿子,心中也是无尽的不忍和失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