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 贵不可言
    ,精彩小说免费!

    谢府中。

    谢远樵今日难得的还没道下差的时候就回了家,他是骑快马回来的,到了家门口的时候下得太急,差点踉跄的从马上一头坠下来。

    旁边的门房上前扶住了他,他站直起身来,对门房摆了摆手让他们不必扶他。

    他虽然差点坠落下来,为此还在下人面前失了态,但他脸上却荣光满面的,红光焕发,就跟他当年刚刚高中时被召去参加琼林宴,完了顺便还被告知被王家选为女婿时的心情一样。

    想笑因而嘴角弯起,却又想内敛些于是压着脸上忍不住的笑,导致最终他的表情很有些扭曲。

    他先微微整理了一下衣裳,接着脚步匆匆的进了府里,去了王氏的正院。

    他进到正院的时候,王氏刚梳洗完毕,正坐在妆台前梳妆。

    见到他回来,毫不意外,却还是说了一句:“老爷今日怎么这么早回来了?大理寺不是还有三司会审的案子,不怕您的上峰要找你。”

    谢远樵道:“没事,三司会审已经完了,下午没什么事,老爷我就先回来了。”

    接着就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的,走两步瞄一眼王氏,瞄完两眼又走两步,一副想从王氏身上看出点什么,或等着王氏主动告诉他点什么的模样。

    王氏知道他的性子,有些见不得他这样,反故意不说,继续拿着梳子梳头。

    最终还是谢远樵先忍不住了,轻咳了两声,然后问起道:“夫人今日没有什么话要对老爷我说的?”

    王氏问:“老爷想让妾身与你说什么?”

    谢远樵也不想表现得太焦躁,显得他对这件事十分上心,就等着靠女儿来铺垫自己的前程得到权势似的,虽然他本就是这样的心思。

    谢远樵左右看了一眼,又问道:“对了,卿儿呢?她不是和你一起回来的。”

    王氏道:“今天在外面走了一天了,累了,妾身让她回去休息去了。”

    谢远樵左右走了两步,最终停了下来,在王氏妆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挥了挥手让屋里的丫鬟下去,这才又开口道:“你今日不是带着卿儿要去和袁家的小二相看,栖凤寺的姻缘签这般出名,怎么你就没让凤卿抽上一签?”

    王氏心道,果然。

    王氏道:“既然去了,自然是要抽上一签的。”

    谢远樵连忙伸过头来问:“抽中的是什么签?”

    王氏转过头来,有些无语的看了他一眼,道:“老爷此时回来,不就是知道卿儿抽到了什么签,又何必还装模作样的来问妾身。”

    谢远樵这下子终于忍不住,双手啪啪的拍在膝盖上站起来,大愉,道:“凤签,凤签,是从来没有出过错的凤签,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好,我一向就知道,卿儿与别的姑娘不一样,她以后必然有大前程的,必能光耀我谢氏一门的。”

    说完又抱怨起了王氏,道:“我早与你说过,袁家的小子配不上我们卿儿,你还不信。这一次可是天命如此,你可不能不服了。”

    这凤签一出,袁家可不会再敢打娶凤卿的主意。

    谢远樵又站在原地转着圈的乐,脸上是遮不住的得意,又提起道:“……说起来卿儿的命贵可不是这时候才有兆示,她小时候,那个相士是怎么说她的,其命贵,贵不可言。”这世上女子的命贵不可言,还能是什么,可不就是凤命。

    王氏见他提起,却也忍不住回忆起了那件事来。

    凤卿刚出生时候,总是痴痴傻傻的,不怎么肯吃喝,不会哭也不会叫,病恹恹的,眼见着越来越瘦,像是立不住的样子。

    这大夫看也看过了,药灌也灌了,依旧没有多大的成效。后来听人说,这孩子大约是出生时惊了魂,得让人将她的魂叫回来,后来王氏也叫了神婆回来给她叫魂,依旧没有多大的成效。

    就这样看她病恹恹、艰艰难难的活到了半岁,每日参汤灵芝汤的吊着她的命。

    后来有一个算命的路过,拿着一个卦招牌,上书“十卦九不准”。当时杨姨娘大约也是着急,便将这算命的扯到了家中来,让他算一算她这孩子能不能好,什么时候好。

    凤卿本来从她姐妹们的“蕴”字,取名蕴卿。那算命的看了凤卿的面相后,说她这名字不好,太轻,压不住姑娘的命格,得改。

    而他绕着孩子又啧啧啧的看了半天的功夫,又断定:“这孩子可不一般,其命贵,贵不可言。”

    这命贵之语,她没信,既然他自己都说了“十卦九不准”,那大约就是骗人的。杨姨娘看着大约也是没信。

    但是谢远樵却信了,信他这个姑娘有贵不可言的命格,还听了这相士的话,要给凤卿改名为“凤梧”。简直是将他的野心**表达得一展无遗。

    只是谢家是什么人家,当时谢远樵不过是个六品官,凤栖梧桐,心这么大,不够人枪打出头鸟的。

    不过王氏也觉得,凤卿不好养活,改个名字说不定有转机,那时她也束手无策,便也只能司马当成活马医了,于是建议让凤卿从了他兄弟们的字,改名“凤卿”。

    不过这名字大约是改对了,改了名字之后,她给她换了一个新的奶娘。

    姑娘小小的被抱在杨姨娘的怀抱里,她端了奶来喂她,她一直盯着她看,突然咧嘴一笑,之后人就慢慢精神了起来,慢慢的开始愿意喝奶了,米糊也愿意吃。

    几乎是大人给她喂什么她就吃什么,不挑嘴,极好养。虽然人还是静静的,但是学什么都快。学坐,学爬、学走路,仿佛一学就会,十分伶俐。

    谢远樵又跟王氏说起道:“那年杨氏生产,倒是跟我提过,说她晚上做了个噩梦,有只模样奇怪有长长尾巴的鸡,突然从树上飞下来撞到了她的肚子里去,结果她就梦到自己生了一只鸡,把自己给吓醒了,醒来就发现自己羊水破了。我当时没在意,只当她是真的做了个噩梦。现在想想,长长尾巴的鸡,说不定就是凤凰入怀,却因杨氏见识有限,把凤凰看成了鸡。”

    王氏懒得跟他说话,现在在他眼里,当年发生的什么都能成为凤卿天生凤命的佐证。

    王氏又问道:“既然凤卿抽中了凤签,就是我们不信这签文的预言,别人大约都要信的,咱们家以后恐怕难以安生,老爷打算怎么办?”

    谢远樵重新坐到了椅子上,简直像是翘起了尾巴,又道:“夫人不用着急,我们只管静观其变。反正卿儿年岁还不大,亲事也用不着着急。我们只管多看看那几位皇子皇孙的品行和手腕,再挑定哪一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