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一章 求娶?
    ,精彩小说免费!

    晋王妃哼了一声,讽刺道:“本宫可不像四弟妹,出门便喜欢认亲戚。”

    说完伸手拉起凤卿的另外一只手,用力的扯着,微抬起了下巴,看着鲁王妃,脸上相争之色明显,道:“弟妹这看够了,是不是得让本宫瞧瞧了。”

    凤卿左右看了一下晋、鲁两位王妃,一个左边拉着不肯放,一个右边扯着不肯让,最后变成她夹在中间像是被扯橡皮筋一样,两只手都被拉扯得生疼。

    饶是凤卿心有七巧玲珑,此时也拿不出办法来应对这两个人,只好装作惶恐,低声懦懦道:“王妃娘娘,臣女手疼,可否放开臣女?”

    两人依旧是不肯相让,鲁王妃转头笑看着晋王妃,道:“三嫂,听到了吗,人家手疼,还不放开人家。”

    晋王妃道:“要放开的难道不应该是妹妹吗?”说完又用力的一扯。

    这晋王妃身带武艺,手劲可不一般,这一扯凤卿又是一顿疼。

    凤卿心里真是想呼喊一句,坑爹啊!

    凤卿只好再次提醒了一句,道:“晋王妃娘娘,鲁王妃娘娘,臣女的手真的很疼。”说完干脆转头对王氏道:“麻烦母亲替我去请个大夫来,女儿这手大约要脱臼了。”

    这话大约就更像是奉劝了,您这两位王妃一来,人还没走呢,府里便请了大夫,很容易让人揣测什么,对您二位贵人的名声可不好。

    王氏心里本也着急,此时心思一动,连忙吩咐身边的方姨娘道:“快去,请个大夫进府里。”

    接着来对她们屈膝,对晋王妃鲁王妃道:“两位王妃娘娘爱怜小女,臣妇感激不尽。只是小女胆小,两位娘娘盛恩,其心中难免惴惴。加之小女体弱,又有手常脱臼的毛病,还请两位娘娘先放开小女,让她先缓一缓。”

    鲁王妃扫了凤卿和王氏一眼,最终先败下阵来,放开了手。

    凤卿一下子跌到了晋王妃那边,晋王妃手用力捏在凤卿的肩膀上,并不受她那些话影响,冷冷淡淡的道:“不就是脱臼嘛,本宫便会接骨,何须请什么大夫,除非谢夫人想陷本宫和四弟妹于不义。”

    王氏不想多生是非,自然不是真的让方姨娘请太医,不过是装个样子罢了。

    晋王妃在凤卿肩膀上随便揉了一揉,便知她的手根本没事,倒是让凤卿疼得嘶嘶叫了两声。

    晋王妃冷睥了凤卿一眼,表情中并不像鲁王妃一样带着热忱,而是冷冷清清的。

    手从她的肩膀上又一路往下滑,最终停在她的手腕上,将她的一只手拿了起来,仔细的看了两眼,啧啧道:“好漂亮的一双手,芊芊玉指,白如青葱,柔若无骨。倒是应了诗中说的“手如柔荑”。原便是这双手抽中了那快近百年没人抽中的凤签吗?”她说那话的时候,心情难说是羡慕还是嫉妒。

    晋王妃盯了她的手一会,最终将她的手放开,又道:“本宫可不想鲁王妃这么多弯弯绕绕,就直接说本宫今日来的目的。我们家王爷身边少一个侍奉的人,王府尚有侧妃位置闲置,问谢夫人和七小姐一句,谢家可愿与我晋王府结个二姓之好。”

    说完对身边的侍女使了使眼色,侍女端着手里的一柄玉如意上前一步,跪下高高举起在凤卿跟前。

    晋王妃说完后,端起身边的茶碗,用碗盖拂着上面的茶叶,不紧不慢的继续道:“本宫现在等着谢夫人和七小姐的答复。”

    凤卿吓得身体抖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反应,身边的鲁王妃就一脸不满的道:“三嫂您这就不对了,论先来后到,也是本宫先来的,您怎么倒先跟本宫抢起了人了。”

    说完也对身边的人使了使眼色,让其端着两个翡翠玉镯上前,笑着对凤卿道:“你一看她就不是个好相与的人,去她府上还不让她磋磨死。来本宫府里,本宫和王爷都都会将妹妹当成心肝一样对待的。”

    王氏心中叹气,本想说一句凤卿的婚事她做不得主,要老爷决定才行,好将眼前暂时推脱过去,结果这时候外面便有下人来传,道:“老爷来了。”

    鲁王妃笑了一下,道:“来了也好,也免得谢夫人说这亲事你做不得主,得问过谢大人再说。”

    谢远樵衣袖猎猎的走进来,对晋王妃和鲁王妃拱手行礼,道:“臣见过两位王妃娘娘。”

    晋王妃冷瞥了谢远樵一眼,弯了弯嘴角,道:“谢大人回来得正好,本宫有心让府上七小姐进府为侧,聘礼、纳迎一切准备妥宜。谢大人,晋王殿下是天潢贵胄,龙子凤孙,娶你的庶女为侧妃,不算委屈了她吧?”

    鲁王妃也道:“我们殿下十分喜欢七小姐,自看了七小姐的画像,便茶不思饭不想,就差害相思病了。谢大人,若论门第,我们鲁王府不比晋王府差吧;论年纪也是我们殿下与七小姐更相适。谢大人可要好好想想,别选错了亲家。”

    谢远樵拱了拱手,不慌不忙道:“两位娘娘抬爱小女,臣不胜感激。只是昨日栖凤寺的慧云师太刚给小女算了一卦,说小女今年命犯太岁,不宜出嫁,否则不仅克己,还会招祸给夫家。臣不敢为己之私,祸及晋王、鲁王两位殿下,还望两位娘娘见谅。”

    谢远樵胡诌起来,那也是草稿都不打一下的。

    晋王妃笑哼了一声,道:“真是巧,七小姐昨日刚抽了凤签,接着栖凤寺的慧云师太便给她卜了一卦得出她今年命犯太岁。究竟是七小姐命犯太岁,还是谢大人想奇货可居?只是看来,我们殿下并不是谢大人心中的楚襄王。”

    谢远樵连忙跪了下来,道:“臣不敢。”

    凤卿和王氏跟着纷纷跪下。

    晋王妃又道:“谢大人想学吕不韦,也要有吕不韦的本事才行。”

    凤卿真觉得老天不带这么坑人的,此时她想来想去,觉得还是杨姨娘出的主意最好,两眼一闭,往地上一趟,至少可以把眼前糊弄过去。

    然后她就真的这样做了。

    王氏惊呼出声:“卿儿,你怎么了。”

    接着又是谢远樵的声音:“快快快,把小姐抬回房里去,拿鼻烟来。”

    再然后花厅里又是一阵手忙脚乱,丫鬟麽麽咚咚咚的走来走去,这个说抬人,那个说掐一掐人中,另外一个又问要不要去请大夫,倒是显得凤卿十分严重一般。

    然后凤卿便被扶回了王氏的房中,对花厅后面的事情一概不知。

    凤卿不知道谢远樵怎么将晋王妃、鲁王妃两位主打发走的。凤卿等她们离开了谢家之后,才敢睁开眼睛,王氏和杨姨娘就坐在她的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