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 消息(收藏2600加更)
    ,精彩小说免费!

    卫皇后闻言“嗯”了一声,眉头微动,手中喝茶的动作停了下来,听平阳公主继续说道:“有家府上的千金小姐,去栖凤寺本来是相看亲事,想顺便为自己的这份姻缘求一个吉签,结果倒好,这一抽就是一支凤签。结果原本跟她议亲的那户人家也不敢再提这门亲事了,亲自然是议不下去了。”

    卫皇后放下手里的茶碗,问道:“是哪家的姑娘?”

    平阳公主笑道:“倒不是什么出名的人物,发生这件事情之前,儿臣倒还不知道她这个人,听到了这个消息,便特意去打听了一下。”然后才跟她解释道:“便是新任的大理寺少卿谢远樵的第六女,在谢家排行第七的小姐,闺名凤卿,是庶出的姑娘,与她议亲的那户人家是国子监祭酒袁大人家。”

    卫皇后道:“国子监祭酒袁培啊,他做事恭敬小心,很少出差错,你父皇倒是常夸他。”

    卫皇后对朝堂中的文武百官和京中的人事自然了然于心,又接着道:“谢远樵,本宫记得他原是福州的知府,最近才调任大理寺少卿。你父皇说他为人圆滑擅谄,但做事还是有几分真本事,值得一用,但得擅用。本宫记得他的夫人,是王家的姑娘。”

    平阳公主道:“正是。”接着笑着摇了摇头,又道:“身份不高,却偏偏抽中了那么一支贵签,也不知道算是那位谢七小姐的福气还是她运气不好。先不说栖凤寺的凤签是不是真的这么灵验,终归是有人相信它灵验的。就是不相信,不也还有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说法吗。”

    “凤签啊。”

    卫皇后喃喃了一句,手指摩挲着自己手腕上的一只玉手镯,目光有些放空,像是回忆起了什么。

    平阳公主喝了一口柚子茶,继续闲话道:“都说栖凤寺的凤签灵验,但传言中上一个抽中凤签的人都是七八十年前的事情了,谁也没有亲眼看见过她抽中凤签,也不知道这栖凤寺的凤签到底是不是名符其实。”

    卫皇后笑笑,并不说话。

    平阳公主在亲母面前说话并没有这么多的顾忌,想起了什么,又嗯了一声,继续道:“母后昨天不是也让阿昭去栖凤寺见那位故人吗,不知道谢七小姐抽中凤签的时候他是不是刚好在场,母后真该将他叫进来问问。”

    “这位谢七小姐也是刚从福州回到京城不久,阿昭前两年不也是在福建,他们两个到还挺有缘,也不知道阿昭之前有没有听说过她。听闻这位谢七小姐长相貌美,在福州还小有贤名。”

    卫皇后微笑着道:“你对别人家的事情倒是挺上心。”

    平阳公主伸头过来拉起母后的手,笑着道:“这怎么能算是别人家的事,若是栖凤寺的凤签真的这么灵验,这位谢七小姐以后便可是母后的儿媳妇或孙媳妇,是我们皇家人,儿臣自然要多关心。”又笑道:“难道母后就不关心这位谢七小姐?”

    卫皇后含笑摸了摸平阳公主的脑袋,拍了拍她的肩膀,并不说话。

    却在这时,门外有宫女进来通传道:“娘娘,南宫公主来了。”

    南宫公主并非卫皇后亲生,但因其生母早亡,一直养在卫皇后膝下。其比平阳公主年长,下嫁堂邑侯冯顺。

    平阳公主对卫皇后挤了挤眼睛,使了使眼色,小声道:“翘着吧,皇姐进宫,肯定也是因为这件事。”

    卫皇后笑笑,对宫女吩咐道:“让公主进来吧。”

    拾得院里。

    谢凤英今日去了国子监,还没进门,就被一群同窗围着问东问西的,十分烦躁得很,便干脆去跟助教请了假,先打道回府了。

    回了府中闲得无聊,便来了拾得院,拉着刚装了一场病起来的凤卿下棋。

    凤卿的棋艺不如谢凤英,加上不能心无旁骛,下了两盘都是节节败退,之后便有些急躁,越急躁输得越快。

    然后终于在连输了十盘,被谢凤英虐得找不着北的时候,扔了手中的棋子,有些耍小性子的道:“不下了,再下也下不过。”

    谢凤英将棋盘上散开的棋子重新摆放好,他的记性好,原来的残局竟然能原封不动的摆放了回去。

    然后谢凤英便又十分严肃且认真的跟凤卿说话道:“其实做人跟下棋一样,最重要的是平常心,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你看你平常与我对弈,虽棋艺略逊于我,但下个两三盘,总能赢我一盘。你今日连输我十盘,并不是因为你的棋艺不行,而是因为你心情急躁,缺了平常心,又不能一心一意的缘故。”

    谢凤英最喜欢的就是以事喻人,教导弟妹。

    凤卿拉握起谢凤英的手,笑着道:“哥哥想跟我说什么你说吧,我都听着呢。”

    谢凤英笑着拍了拍她的脑袋,温和道:“凤签的事情虽然并非我们所愿,但也不必视它为洪水猛兽,当以泰然处之。便是因它带来些许无妄之灾,也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切不可因它失去平常心,焦虑惶恐,惴惴不安。别人还未对你如何,你倒先将自己吓病了。沉着应对,方能千帆过尽、柳暗花明。不管怎么样,哥哥都在你身边呢。”

    凤卿脸上做出无辜的模样,对谢凤英眨了眨眼睛,用力的点了点头,道:“嗯,我都知道了,哥哥。”

    却在这时,谢凤明从外面走进来,看到谢凤英在里面,却又掉了个头,转身出去了,却是连声招呼都不大。

    谢凤英看见了他,刚要喊住他,却又被凤卿拉了拉衣袖,笑着对他道:“你别喊了,他就是看到你在这里他才出去的。”

    谢凤英有些不明白的道:“凤明何故总是这样排斥我,卿儿,他可跟你说过原因?”谢凤英自认为对这个弟弟还是十分爱护有加的。

    凤卿心里有些想笑,说排斥那还都是轻的了,谢凤明表现出来的分明是讨厌。

    凤卿道:“他那时嫉妒你呢。”

    “嫉妒我?”谢凤英讶异道:“我们一母同胞,有什么可嫉妒我的。”

    凤卿心里道,正因为是一母同胞,所以他才嫉妒呢。

    都是一个妈生的,谢凤英却是自小被抱到王氏身边抚养,府里上下将他当成嫡子看待,父亲也对他看重。而他这个庶子就真的只是庶子,地位远不如他。

    又都是同一个妈生的,谢凤英却样样优秀,将他这个弟弟衬托得十分没用。别人一说起他的时候,总会顺带的提起他这个弟弟,摇着头表示他这个弟弟远不如这个兄长。

    谢凤明的性子本就有些执拗阴郁,听多了不心里对谢凤英生妒才怪。

    凤卿没有将这些告诉谢凤英,而是道:“哥哥别跟他计较,等他大了慢慢想开了就好了。”

    他必须要明白,虽然是一母同胞,但人与人的人生也是不同的,他必须主动想开并接受这些,别人说再多都没用。

    谢凤英含笑道:“他是我弟弟,我怎么会与他计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