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敌人有点多(加更)
    ,精彩小说免费!

    凤卿倚在窗户前,看着窗外的一棵杏花树,显得有些愁眉苦脸的。

    三月杏花满枝头,四月樱花上粉妆。

    已是四月初,但府里的杏花却依旧开得十分妍丽。黄色的小花朵一朵挤着一朵开在枝头上,让人觉得十分热闹,也让人觉得春日好像还没褪去。。

    旁边的紫英看着一动不动坐了一个上午的凤卿,有些担心的问身边的吕麽麽道:“吕麽麽,小姐没事吧?”

    吕麽麽也有些拿不定,只觉得凤卿这样一直坐着总归是不好的,于是上前去劝道:“小姐,这天气好,您要不出去走走。”

    凤卿摇了摇头,深深的叹了口气,身体终于动了动,然后道:“很多人都看不得我好啊!”

    紫英有些讶异,并不知道凤卿何出此言。

    想了想,只能以为是芳英院的六小姐说的那些话让凤卿有如此感慨。

    小姐抽中凤签的事,府里现在无人不晓,六小姐虽然还在被禁足,但也有消息传到她的耳朵中去。六小姐从昨天听到这个消息后,就在自己的院子里发了好大一顿脾气,还说了好些难听的话。

    紫英劝凤卿道:“小姐,您别在意六小姐说的那些话,她嘴巴没把门呢,她就是嫉妒小姐您,您就当她是喷粪。”

    蜜蜡想着紫英一个下人说六小姐嘴巴喷粪总归是不好,不由的拉了拉她的衣袖提醒她。

    凤卿摇了摇头,并没有说话。

    谢蕴湘的话从来不会对她造成任何影响,真正让她心绪不宁的,是今天从府外传进来的消息。

    今天早上,晋王妃便进宫去了惠阳宫见了郑惠妃,说起了凤卿贤慎淑德,壶仪懋著,欲为晋王纳其为侧妃。

    而她刚进去不久,鲁王妃也进宫去宁德宫见了何德妃,表示凤卿天香国色,有倾城之姿,鲁王爷见了她的画像便念念不忘,茶饭不香。其不忍鲁王受此相思之苦,愿为殿下亲求凤卿入府,奉为姐妹,共同侍奉鲁王。

    若是这些都不至于将凤卿逼上绝路的话,那么福王亲自跑到凤阳宫去,跟皇后娘娘表示其府中正妃空置已久,府内无人主事,致规矩不全后宅不宁。今愿续娶一贤良淑德的女子入府,主家理事,以安后宅。

    至于这贤良淑德的女子是谁,自然是凤卿。

    凤卿可不会天真的以为,晋王妃和鲁王妃会因为她抽中凤签,于是顾全大局,不顾自己的地位受威胁,于是为自己的丈夫前来求娶凤卿。

    别看她们妯娌两人昨日在谢家口刀子去口刀子来,斗得跟鸡眼似的,此时利益一致,联手一致来致凤卿于死地都不需要相互打声招呼。

    几个皇子纷纷都想求娶凤卿,帝后听闻之后,你说他们是会以为凤卿具有良好的品德和优秀的品貌,所以引得皇子们纷纷争抢,然后对凤卿大为喜欢,还是会觉得凤卿导致皇家兄弟不和,皇室不睦,然后心生厌恶,甚至生出杀之以平兄弟之争的心呢。

    很显然,这会是后者。

    晋王和鲁王两个男人,未必能猜透女人的小心思。一听到自家的王妃不顾自身利益,为他们求娶有凤命之身的凤卿,如此顾全大局,自然要心生怜惜,说不定她们就在自家丈夫面前又争取了印象分。

    至于郑惠妃和何德妃,大约看得出两位王妃的目的,却未必不乐见其成。

    凤卿的凤签仿佛一枚炸弹,打破了如今皇子间的平衡。

    大家心照不宣都想争储位,可是凤卿却只有一个,谢家未必就会在众皇子中就选择自己阵营,就算选择了自己阵营,却也可能会惹得其他几方联合起来先攻克了自己这得了凤命之人的一方。

    但是自己不要,却也不能让别人得到。栖凤寺的凤签是次次都灵验的,难说这一次就会不灵验。

    既然得到了是个烫手山芋,得不到又不能让别人得到,最好的办法是什么,让凤卿消失吧。

    什么是杀人不见血,这就是杀人不见血。自己手不出刃,把凤卿推到火上烤,然后借助别人的手来杀她。杀了人还能不让人知道她们有坏心,就算知道了,也让人说不出她们的不好来。

    而这还不像直接的暗害下毒,知道了她们的阴谋就想办法避开。而这是知道她们的目的,却也避无可避。

    凤卿从不小看皇家里生存的女人。

    至于让她的处境雪上加霜的福王,他大概跟晋王妃和鲁王妃不是一样的心思,倒没有想要害她的意思。

    他大约是跟其他皇子一样对储位有些想法,听到她的凤命之言也有点小心思,又怕来的迟了她便被别人抢走了。但想出这么蠢的办法,直接往皇后面前说要求娶她,那就肯定是背后有人唆使。

    福王没有害凤卿的想法,他背后却有。福王比起他其他的兄弟,只是想得少了些,耳根子软了些,又比较喜欢枕头风。

    福王府里,谢侧妃是她的亲姑母,她不会想要害她,萧禹诤害她也没有什么好处。

    但是阮侧妃和邓如意就不一定了,她们是会见不得凤卿好的人。唆使福王的人,若不是她们其中的一人,就是她们联合一致。

    凤卿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觉得老天对她坑得很。她明明没有得罪过这些人,可是瞬间,好像全世界都与她为敌了一样,个个都恨不得她马上去死。

    凤卿想到了至今还没有动静的东宫和燕王妃,以及将要和东宫结成亲家的英国公府。

    他们对她又是什么想法呢?是不是也巴不得她死,还是……

    凤卿想起了那张熟悉的脸,前世那张脸上总是桀骜得像是脱缰的野马,这一世却是完全不同的温文尔雅、清朗温和。

    明明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凤卿却常常总是分不清前世的脸和今世的脸。

    若是连他也希望她死的话……

    凤卿突然感觉自己心里微痛,然后便不敢再想下去。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回到窗子边上,看着窗外在春风中摇曳而落英纷飞的杏花树。

    多有生机啊,杏花谢了,绿叶却也已经长了出来,今年的秋天,这棵树上便会结出杏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