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 承情
    ,精彩小说免费!

    珊瑚走后,杭氏看着桌子上的两匹珍贵布料,叹着气道:“原来如此,凤卿并不是爱使唤姐妹的人,难怪你提出要帮她做鞋子的时候,她没有拒绝你。凤卿向来大方,她是想给你一些好东西,又怕直接给你让你心里不舒服,便借着让你帮她做鞋的借口把东西给你。”

    杭氏都忍不住要夸赞一声凤卿会做人,又道:“凤卿便是这点难得,想送人东西,又不让人接受得心里不舒服,让人有嗟来之食之感;也不想让人铭记,时时想着要人回报她这份人情。”

    让蕴心帮她做鞋子,她自己出布料,既然出布料,总不能要用多少然后量着出多少,必要多给一些的。除了做鞋子的量,剩下的留给蕴心当是拜托她帮她做鞋的回礼。

    这是礼尚往来,不是因怜悯你没有这些好东西所以我送一些给你的赠送,蕴心接受起来,自然会更心安理得一些。只是这多出来留给蕴心的布料,有些多而已。

    谢蕴心摸着这两匹布料,显得有些爱不释手,然后问杭氏道:“娘,我们是要换用了这两匹布料来做鞋吗?”

    这么好的布料,谢蕴心怕自己下剪刀都会抖。

    杭氏摇了摇头,道:“不用,这么好的布,只怕凤卿手里也不会多,她匀出来两匹给你,分明就是想让你攒着当嫁妆的。我们承她的情,这两匹我们留起来。那匹云锦也是好布,我们就用那布料给凤卿做鞋。”

    谢蕴心深叹了一口气,道:“娘,我现在才觉得,跟七妹妹相比,我差她良多。我刚刚却还嫉妒她,真是不应该。”

    先不说其他,单论这份熨妥帖心,她就是做不到的。

    拾得院里。

    凤卿坐在椅子上,用手托着下巴,无聊的盯着甜白瓷茶碗里装着的一碗混了一堆东西的褐白色甜品看。

    如今谢府闭门谢客,她不能出门,王氏那边也没有什么事让她做的,看书又看不下去,闲得实在无聊,便倒腾着去找一些陈年的茶叶,问小厨房要了几个鸡蛋,然后自己在那里捣弄着弄茶叶蛋。

    后来想到了现代的奶茶,便又让人去找了一些牛奶来,跟茶水放在一起兑。试了一口,觉得味道有点奇怪。

    于是又往奶茶里面加椰丁、蜜豆、葡萄干、花生米、蜜枣、红豆、蜂蜜等,当做弄烧仙草。

    在茶叶蛋、奶茶和烧仙草都接连失败了之后,凤卿不得不承认,啊,她果然没有其他穿越女那种厨艺天分,学其他穿越女将现代的美食带到这里来也很不现实的。

    珊瑚从外面走进来,凤卿转过头来问她:“怎么样,布料送过去了吗?”

    珊瑚点了点头,道:“我刚刚将布料带过去的时候,二夫人和五小姐眼睛都看直了。不过也难怪,紫英刚搬出来的时候,我们的眼睛也看直了。”

    接着抱怨道:“小姐倒爱大方,这样好的布料,您也才存了十匹。在福州的时候,四小姐出阁之前,您跟四小姐下棋拿布料当彩头,输给了四小姐两匹。现在您让五小姐帮忙做鞋又给了她两匹,那您只剩下六匹了。以后六小姐、八小姐、九小姐出阁,您是不是也要找着借口一人给两匹。这样好的布料,您存着给自己当嫁妆多好啊。”

    不说自己用,以后到了夫家,裁来做点衣裳鞋子袜子取悦丈夫或孝敬公婆也好啊。

    珊瑚送布料送得心肝肉疼,又忍不住道:“八小姐便罢了,六小姐、九小姐这两人对您不好,您可千万不能给她们了。您倒是留点好东西给自己,别当散财童子全散出去了。”

    凤卿叹着气道:“你家小姐我嫁还不知道能不能嫁出去呢,存嫁妆有什么用。”

    珊瑚奇怪她怎么会有这样消极的心思,连忙道:“小姐怎么能说这种丧气话,您这般十全十美的人。”然后用手指一一数着凤卿的优点,道:“您看您啊,人长得漂亮,聪明,贤惠,心地还好,您要是都嫁不出去,别人可更嫁不出去了。小姐以后的婚事,只会比别人好的,不会比别人差的。”

    凤卿只是笑笑,并不说话,接着将自己跟前那碗“毒药”移过去给她,道:“知道你跑这一趟辛苦又肉疼,这是你家小姐我的新发明,赏你尝一下。”

    珊瑚一向知道凤卿在厨艺上不行,摆了摆手不要,接着又说起二房下人的怠慢,道:“我刚刚去二房的时候,发现那里的下人连当值的都没有一个在二夫人和五小姐身边伺候的,问了二夫人才知道,人都跑到别处去玩了。拿着主家的俸银,却这般怠慢主子,不拿主子当回事,真是让人心寒。”

    凤卿微皱了一下眉,却并不惊讶,道:“二婶不管府里的中馈,二房也没什么进项,府里的下人都是从大房手里领俸银,不领二房的吃用。二婶又是个软和不爱生事的人,从不在母亲面前诉苦,久而久之,二房的下人难免对二房心存不敬之心。”

    又叹道:“也是二房服侍的人的风气不好,前面进去的人把后面进去的小丫鬟们都带坏了。我跟母亲说一声,正好现在府里闭门谢客,禁止丫鬟随意出入府中,趁机将下人整肃一遍,那些十分不安分的人换掉几个,杀鸡儆猴,应该能让其他人学乖几分。”

    其实凤卿有点明白杭氏的心思,这谢府原来是王氏的陪嫁宅子,她们跟着兄长一起住到王氏的陪嫁宅子里来,完全靠着大房吃穿用度,心里难免觉得自己像是客居,生不出自己是这里的主人的感觉来。

    既然是客居,总不好给主人找麻烦,所以平日里受点委屈,能忍便忍着算了,不愿意生事。

    二房如此想法,或许能赞一句有自知之明,可在凤卿看来,其实完全不必如此。

    王氏帮着二房,心里本是秉承着善意,但二房让下人随意怠慢,却让这份善意带上了瑕疵,王氏看见了心里会不舒服,心里有愧,二房自己过得也不如意。

    若是二房能端起主人的架子来,对下人该责罚的责罚,该打发的打发,使下人行止有度,不敢怠慢,王氏心里反而会更高兴一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