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 小心(加更)
    ,精彩小说免费!

    凤卿愁着脸道:“大姐姐觉得这是贵命吗?我怎么觉得是麻烦呢。”

    凤卿从来到这里开始,就从来没有想过要当什么皇后,当然凭她的出身她也从来不敢想。

    若说她不慕权势富贵,视权势为空气,视金钱为粪土,她也没有这么高洁。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之间,她还是想选择当统治阶级的。

    她从前最理想的生活状态,是嫁给一个门当户对的男子,不愁吃不愁穿,家庭融洽,公婆宽厚大度,然后她就作为一个统治阶级使奴唤婢,混吃等死,平平淡淡的过完这一世。若真让她嫁给一个穷光蛋,需要整天为柴米油盐而发愁,她大概也会觉得很糟心。

    要是运气好,这一世过完之后让她回到现代的家庭,她会觉得更幸福的。虽然前世的时候总是跟父母吵架,但是现在她还是很想念他们,哪怕她和他们还是吵吵闹闹的也好。还有那个人,他也想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死了,还是幸运的活了下来……

    谢蕴华听着凤卿语气有些可怜的话,想了一想,也是点了点头,道:“这倒也是。”

    说是凤命,但也只是个兆言,连影子都还没有的事,可是你看晋王妃、鲁王妃,甚至连福王都在搀和,一个个跑进宫里面去说要求娶凤卿。听着好像是贤惠,内里一个个都是想要置凤卿于死地。

    相比较起来,东宫和燕王府就比较厚道一些,没在这时候掺一脚,将凤卿架到火把上烤。

    谢蕴华拍了拍凤卿的脑袋,叹道:“大姐也只能安慰你一句,福与祸相依了。”

    谢蕴华说完,又转头与王氏道:“那母亲打算现在怎么办?总不能一直闭门谢客吧。”

    王氏现在还真想不出什么应对之法来,找谢远樵商量,两个人的脑频道也总是合不到一个频道上,只好皱着眉头道:“先躲一阵子,等这件事造成的形势在京中冷一冷再说吧。”

    谢蕴华道:“我看难。说句大不敬的话,圣上现在年纪大了,几位皇子争夺储位正是激烈的时候,这时候闹出凤签的事情来,我看泼盆冷水都冷不下来。”

    王氏问谢蕴华:“你能想到更好的办法?”

    谢蕴华摇了摇头。

    王氏微叹,既然没有办法,那就只能暂时用这不是办法的办法。

    谢蕴华又道:“我这次回来,主要是提醒您,您们可得小心点晋王府和鲁王府。您们久不在京城不知道,现在朝堂上闹得最凶的就是这两府,还有晋王妃的娘家厉家和鲁王妃的娘家宣阳侯府,那手段也都是层出不穷的,且心狠手辣。”

    王氏道:“府里我都小心着呢。”

    谢蕴华又道:“不止是家里,我看爹爹在朝堂也得当心些,别让人抓住了把柄。那些人不仅是要对付凤卿这个正主,肯定是连她身边的人也一起对付的。”让凤卿身无依仗,就算有个凤命在身又如何。

    最简单的,要是谢远樵的这个父亲变成了罪臣,凤卿这个罪臣之女你让她怎么当皇后。

    “我听二爷说,最近宣阳侯梁家跟御史走得挺近,不知道是又想参谁。还有凤英,那些人狠起来,那是连狗都咬的。凤英又在国子监念书,那里人多混杂,关系也盘根错节,真出个事情连查起来都困难。”

    王氏道:“这个你不必担心,你父亲虽然爱阿谀奉承了些,但还是爱惜羽毛的,不会做出有损自己前途的事情。”

    谢远樵这个人喜欢的是权势,不是金钱。贪污受贿,贪赃枉法,假公济私这些容易被人抓把柄,影响他前途的事情他不会做。因此这么多年来,也好在王氏擅长经营,谢家能维持如今富贵生活,吃穿用度大部分用的都是王氏的嫁妆。

    “至于凤英,他虽然性子耿直,但不是不知人间险恶的人,该怎么避祸避灾,他心里有数。我每日也有仔细提醒他,在国子监念书要小心些。”

    谢蕴华道:“就算爹爹手脚干净,也得要小心防备着那些人从爹爹身边的人入手啊。更别说咱们家姨娘多,姨娘的亲戚更多,这些姨娘的亲戚们的品性也不一,难保不被人利用。”

    王氏的娘家王家那是完全不用担心的,王家要是能被人利用了去,那他们都别在官场上混了。但姨娘们的娘家就不一定了,这些人家的身份不高,难免会有人贪图小利,被利用了来对付娘家。

    王氏微微蹙起了眉头来,这件事倒还真的是说到了王氏的心坎上。府里的姨娘好约束,但姨娘们在外的娘家却不怎么好约束了。

    谢蕴华也知道王氏愁眉,心里叹了一口气,也不再多说了。

    继续喝了一口茶,放下茶碗转头看着凤卿,想了一下,又跟王氏建议道:“要不,让凤卿去庄子上躲一阵子,她在京城,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王氏道:“不成,京城好歹是天子脚下,别人要动手脚好歹还会顾忌一些。去了人少的庄子,真发生点什么都不会有人不知道。”

    举个简单的例子,凤卿住在庄子上,要是有山匪冲进庄子打家劫舍,杀人劫色什么的,你能说什么。

    谢家是可以多派些人跟着去庄子上保护凤卿,但是谢家派再多的人,也比不过那些手里有兵的人。

    在京城,左邻右舍都是人,五里路外就是顺天府,五城兵马司的人也时时刻刻在巡防揖盗,你总不能说有山贼冲进谢府里来吧。

    与庄子比起来,还是谢府更安全一些的。

    谢蕴华道:“真是左也不行,右也不行,愁死人了。”

    王氏默了一下,看了看外面的天,然后对谢蕴华道:“这些事情我自会想办法,你在这里坐一坐就回去吧,最近也别常回来,免得引来一堆的麻烦。”

    谢蕴华忍不住笑道:“娘真是的,我这才呆了多久,您就赶我走了。真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看我现在在您心里的位置,还比不上凤卿。”

    她这一句当然是玩笑话,所以王氏和凤卿都没当回事或急着解释。

    谢蕴华站起来道:“罢了,我也的确是差不多要回去了。我是坐送菜的马车进来的,回去也还得坐那马车回去。”

    等谢蕴华走后,凤卿坐在王氏身边,小声而抱歉的唤了一声:“母亲……”

    王氏知道她想说什么,拍了拍她的肩膀道:“不关你的事,不要觉得自己给家里带来了麻烦。”

    凤卿抿着唇,没有说话。

    王氏又道:“你先回去吧,没事就写写字,别想太多。”

    凤卿道了声是,然后告退回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