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论娶个好媳妇的好处
    ,精彩小说免费!

    谢蕴月哭着从房外跑进来,抱住谢远樵的腿,呜呜的道:“爹爹,您饶了姨娘吧,她不是故意的,她还怀着小弟弟呢。”

    陈姨娘也摊在地上,哭得妆花缭乱。这一次她是真的害怕了,她不过是看到那银子这么好赚,给几份老爷的文墨不算什么大事,却不知道会闹着这般大事来。

    王氏看着谢蕴月,转头剜了一眼跟着谢蕴月跑来,此时却只敢站在门口的丫鬟一眼,目光凌厉。

    两个丫鬟不由吓得低下了头去。

    既然要审问陈姨娘,王氏自然不会让谢蕴月看到,早早就让人将她带走了。但她没想到几个丫鬟连个小孩子都看不住,竟然让她跑回这里来了。

    谢远樵看着谢蕴月,又想起陈姨娘肚子里的孩子,叹了一口气,心生了两份怜悯,便低着头瞪着陈姨娘道:“看在孩子的份上,我暂且饶了你。等孩子生下来后,你就和方姨娘作伴去吧。”

    陈姨娘吓得抬起了头来,瞪大了眼睛看着谢远樵,声音有些发抖的道:“不,老爷,不老爷,妾身伺候您十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妾身还替您生了蕴月……”接着又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急忙道:“您不是想多要几个儿子吗……老爷,妾身这次一定能给您生个儿子的,妾身保证给您生个儿子,求您原谅妾身……”

    谢远樵看着她,冷冷的摇了摇头,脸上没有一丝感情。

    他虽然喜欢儿子,但他已经有两个儿子了,多一个儿子是锦上添花的事情,少一个儿子也不至于感到肉疼。

    王氏对丫鬟使了使眼色,让丫鬟将谢蕴月带走。

    丫鬟来扶谢蕴月的时候,谢蕴月却挣扎着不肯走,一步一挣扎的哭着喊道:“不要,我不走,我要和我姨娘在一起,你们不许对付我姨娘……”

    谢远樵心中也有几分失落,毕竟是伺候他十几年的妾侍,又一向得他的心,说没有一点感情也不是。

    只是想起她做的那些事,害得他如今深陷囹圄,又实在失望和恼怒。且谢远樵还想多了一层,陈姨娘头发长见识短,为点蝇头小利便能干出这种陷他于危境之中的事情,这次若饶过了她,不知道以后还要做出多少类似的事情来,说不好他的前程就全毁在了他这个妇人之手。

    坏他前程,这是谢远樵绝对不允许的事情。

    谢远樵目光冷冷的看着陈姨娘,又说起道:“真是糊涂至极,你和你那兄嫂为这点银子就卖了老爷我,却没想过后果。我若能被证清白,你兄嫂便是勾结外人陷害朝廷官员;老爷我若是被获罪,你兄嫂便是我贪污受贿的帮凶,左右都逃不过牢狱之灾。按照朝廷律例,最重者甚至可能被问罪抄斩……”

    说完挥了挥衣袖,转身走了,一副不欲再看到陈姨娘的模样。

    陈姨娘被吓得目瞪口呆,好半会才恍过神来,伸手想要去抓谢远樵的衣摆,哭着道:“不,老爷救救我的兄长,我就只剩下兄长一个亲人了……”结果却是连谢远樵衣摆上的风都没有抓着。

    见喊谢远樵没用,陈姨娘又转头看向王氏,嘴巴动了动喃喃的想求饶,王氏却只给了她一个冷漠的眼神,见她吩咐完方姨娘道:“以后就不要让陈姨娘出来了,毕竟怀着孩子,吃穿用度倒不必苛着,按老爷说的,等她生下孩子再行处置。”便走了。

    等谢远樵和王氏走后,方姨娘让人将陈姨娘扶上了床,也不欲与她多说,带着人关上门走了,只留了她贴身的一个丫鬟在屋里伺候。

    陈姨娘坐在床上简直泣不成声,肩膀一耸一耸的,仿佛连自己的心脏都哭出来了。

    最后还是她的贴身丫鬟灯芯有些怜悯她,倒了一杯茶递给她,小声的唤了一声:“姨娘……”

    陈姨娘一边抽噎一边道:“不,我还没有一败涂地,等我生下了儿子,老爷一定会回心转意的……”说完又像是为了让自己更坚信一般,转头抱着灯芯的手,眼含期望的问她道:“你说是吧,灯芯,一定是这样的……”

    灯芯没有说话,心里却是叹了口气。老爷别的什么都可以原谅,但涉及到他的前程的,他却不会轻易原谅。这一次,陈姨娘害得老爷差点丢官,现在都还前程未卜,老爷恐怕不会这般轻易原谅陈姨娘。

    陈姨娘以后再想要翻身,只怕是难了。

    这边谢远樵和王氏回了正院之后,在榻上坐了下来。谢远樵还在摇着头叹道:“真不知道陈氏如今怎么会变成这般模样,明明初进府时,还是个挺懂事的姑娘。”

    王氏给了他一个讽刺的眼神,陈氏从来就没有懂事过。当年不过是他看她年轻貌美,在自己面前婉转小意,所以看她哪样都是好的。结果却不曾想,色字头上一把刀,自己在这上面栽了跟头。

    谢远樵被王氏看得有些尴尬,轻咳了两声,手摸了摸鼻子。

    概因谢远樵此次所遇之事算是受了她的连累,凤卿心中多少有些歉疚,所以十分殷勤的亲自泡茶,端了茶上来,然后双手捧着递给谢远樵,笑盈盈的道:“爹爹喝茶。”

    谢远樵看了她一眼,接了她手上的茶水,叹道:“还是卿儿懂事啊!”

    凤卿又捧了茶递给王氏,王氏接过来也抿了一口。然后凤卿便抱了托盘,站到了王氏身后。

    凤卿又笑着问谢远樵道:“不知父亲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谢远樵道:“什么怎么办,自然是等着大理寺和刑部查明事实,还为父一个清白。”这不是什么复杂的案件,只要用心多查查,自然便能水落石出,首先一个书信和私章,找人鉴定一下便能知道是假的。

    谢远樵继续道:“我此时是嫌犯之身,须得避嫌,许多事都不能主动出面。好在外面还有两位舅兄、大女婿等替我转圜,我在大理寺与上峰下属相处得也还不错,大理寺卿就算不帮我也应不会故意为难我,内阁首辅李大人和刑部尚书于大人当年都受过岳父大人的恩惠,也会替我上心一二,这件事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所以这时候就显示出姻亲的好处了,岳父大人当年是吏部尚书,官至内阁辅臣,掌管官吏升迁。如今朝中任着重要职位的官员中,不知有多少是岳父大人提拔起来的。特别是如今的吏部尚书李大人,更是受岳父大人一手提携。

    岳父大人虽然已经过世,但却为儿子和他这个女婿留下了大片的香火情。他若不是娶了王家的女儿,今日之祸还真未必能安全无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