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 好名声
    ,精彩小说免费!

    凤卿笑着奉承了谢远樵一句道:“爹爹为官清正,忠心社稷,朝廷自然会还爹爹清白。”

    但她还是提醒了谢远樵一句:“只是女儿担心,那些人不能用这件事陷害爹爹,便可能借着这件事用其他的方式来泼污爹爹,爹爹还是要小心为上。”

    谢远樵“嗯”了一声,抬头望着凤卿,不知道她提醒的是什么事。

    凤卿道:“比如说,可能会有人带起舆情,让爹爹在百姓心中形成一个贪官污吏的形象,就算他日洗刷了清白,但这个形象已成,却难以消除,恐怕对爹爹以后的仕途无意。”

    有时候老百姓是不会认真思考的,别说在这古代民智未开,法治不全,老百姓更喜欢道听途说。

    那怕在现代那样的文明社会,在网络中又有多少还未查清的事实,网民便仅听信一面之词或部分事实,对事件当中的所谓坏人群起而攻击之,口诛笔伐,恨不能在法律之前先用舆论将这个人审判至死。当然,这里面汹涌的舆论不少都是被某些人故意带起来的节奏。

    坏人是否是坏人尚未被证实,但坏人的形象已经形成,就算他日水落石出,人们也很难去否认自己之前对这个人的印象,反而怀疑这件事情其中有猫腻,是有人在偏袒坏人一方。

    你说是这些人性愚容易被挑唆也好,还是这些人故意装睡宁愿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事实而不愿相信真实的事实也好,但这就是人性。

    这件事上也一样,尽管谢远樵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但他当官却没做过祸害百姓这种事的,相反他治下甚至算是有方。虽然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政绩,是为了升官,为了得到更大的权势,而并不是真的心系百姓。

    但若有人趁着近日这件案子,故意在百姓中带起节奏,传诵一些谢远樵为政期间似是而非的鱼肉百姓的事,说的人多了,百姓听得多了,再结合眼前谢远樵因为索贿受贿被停职查办的情境,恐怕会有大部分人都相信谢远樵是真的有问题,然后形成民声鼎沸之势。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要不然别人怎么不去陷害别人,却来陷害他谢远樵,那他肯定就是有问题。再有百姓当中“无官不贪”的固定印象模式,那就更加深了他就是贪官污吏的印象了。

    就算他日谢远樵洗刷了清白,百姓也会勾着下巴表示,嗯,有猫腻,一定是朝中有人袒护他,官官相护,听说这位谢大人的岳父从前就是当大官的。然后这又变成了官场黑暗的佐证。

    谢远樵脸上凝重起来,他是把凤卿的话听了进去,真的思考起事情的严重性来。

    百姓当中的官声,还真的很影响他的仕途。若是官声坏了,就算他日圣上想用他,也要考虑一下百姓心中怎么想。

    朝廷最不缺的就是人才,圣上又不是只有他这一个选择,就算不用他也还可以用其他人,没必要跟百姓的想法作对。但对他的仕途来说,却是完了。

    谢远樵问:“那你觉得,为父应该怎么做?”

    凤卿道:“自然是以其道还治其道。”

    舆论这东西嘛,自然是谁先炒起来谁赢。他们想将谢远樵塑造成一个贪官污吏的形象,那谢远樵就先将自己塑造成一个好管,受害者的形象嘛。

    谢远樵心思通透,凤卿不说太多,便知道他一定能想明白,并想好了接下来该怎么做。

    谢远樵摸着自己的下巴,微微抬了抬眸,心思灵转间,还真的就想清楚了怎么办。

    过了不到两日,京城之中果然流传起了一些谢远樵这个大贪官的劣迹。

    比如说有百姓就列举起了自己的亲戚为例子,一副早有先见之明的到处跟人道:“我早就这道这位谢大人是位道貌岸然的大贪官,想我有个亲戚就是住在福州,他不过是街边摆了个小摊谋生活,却被官府的衙差收了吃饭的家伙,我那亲戚不过是跪在地上抱着衙差的大腿求给一条生路,却被衙差以袭击公差的罪名给抓了过来。后来找了门路求到了这位谢大人面前,原以为他是个清正的青天老爷,没想到他却硬逼着我那亲戚拿出了一百两银子才肯放人,且出来时还损了一条腿,啧啧,这人真是贪得无法无天啊,如今被查出来,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一旁的人听着差点就相信他了,口中同情了他那亲戚一会,心里也在琢磨,难道这位谢大人真是这样的人。

    结果这时其中听他讲的一个人却大声骂了一句“放屁”,又道:“我便是从福州来的,在福州,当地的百姓包括我谁不知道谢大人为官清正,治理有方,为民请命,是咱们福州的青天老爷。她的夫人更是位大善人,拿出了自己的体己嫁妆,施粥行医布药行善,捐银建学资助寒门学子,修建济慈堂收养孤儿,对耋老弱残也是多有关照。这样的大好官,这样的大好人,究竟哪里找。如今谢大人深陷囹圄,不过是为小人所害,岂能容你们这样毁坏他的名声,你不怕遭天打雷劈吗。”

    然后在谢远樵是贪官的流言还没广泛流传开来之前,先被另外一种“谢大人是好官啊,是难得的清正廉洁的好官啊”这种论调的舆论给压了过去。

    而后又过了不少时日,一群从福州来的由当地学子、餮老、普通百姓等组成的群众手持福州百姓的万民请愿书,跑到了刑部和大理寺为谢远樵请愿,纷纷要求查明此案,还我们的谢青天一个清白和公道。

    这一群人来得颇为气势汹汹,又在大理寺的官署前手举万民书长跪不起,倒是引起挺大的反响。

    至此,谢远樵廉洁清正的形象便被立了起来了。

    王黎、王冕兄弟在听到自家妹夫闹出这么一出事来之后,倒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王冕道:“妹夫一向是这样的,行事高调,一点小绩便喜欢夸大,让别人夸赞他的好处。从前我觉得他过于喜好名声,不是正经心思。如今觉得,好名声也有好名声的好处。”

    王黎道:“这样也好,这样一来咱们倒是轻松了。”

    言官咬着谢远樵不放,刑部和大理寺有跟他们不是一心的人,他们要求对那封书信和印鉴进行鉴定,竟然鉴定出这是一份真实的出自谢远樵手并盖了他真实私印的书信。他们对鉴定结论表示怀疑,那些人便说他们包庇亲戚。

    他们若过多争执,的确有偏私的嫌疑。于尚书过多帮着他们,也容易被扣上不公正的帽子。

    如今是万民请愿,于尚书下令要求重新鉴定,合情合理,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宫里的明熙帝听到这件事后,也是觉得好笑的哼了一声,跟卫皇后道:“这个谢远樵,倒是会为自己壮声势。”

    接着合上了折子,又道:“这样也好,谢远樵这件事是要好好彻查一番。若他真的贪赃枉法、索贿受贿,自然不能姑息。若是有人为点小心思便陷害朝廷命官,朕也绝不允许。”说完将手里的折子“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脸上有几分严肃,将身边伺候的宫人都吓得大气不敢喘息。

    卫皇后正在低头给明熙帝做衣裳,闻言抬起头来,小声劝道:“圣上有话就好好说,看这脸色严肃的,到将臣妾宫里的宫人都吓住了。于尚书大公无私,定然会将此案彻查清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