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 床上的死人(加更)
    ,精彩小说免费!

    晋王妃暗暗决定,得尽快给父亲写封信才行,让他节制一下商氏才行,免得闹出大乱来。

    晋王妃坐到椅子上,目光有些发恨,手用力的拍在桌子上,暗暗决定,若是商氏不能安分守己,她不介意送她那位三妹妹上西天。

    什么凤命,哼,让她到阴曹地府里去当皇后去。

    谁都别想挡她的路,否则她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身边伺候的侍女嬷嬷收她拍在桌子上的那一掌的惊吓,却是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她手放在桌子握成拳头,脸色阴沉了一下,接着又喊道:“来人呐,给本宫准备笔墨纸砚。”

    一旁的侍女道了声是,然后下去将笔墨纸砚端了上来。

    但不知道是不是晋王妃脸色阴沉得实在可怕,侍女显得有些战战兢兢,等走到晋王妃跟前时,脚上却不知怎么的一软,手里的笔墨纸砚洒了下来,上面的墨水更是直接洒到了晋王妃的裙子上。

    晋王妃看了自己的裙子一眼,目光狠厉的抬起头来看着她。

    侍女吓得跪在地上,连忙声音哽噎的求饶道:“王妃饶命,王妃饶命……”身子却在簌簌发抖。

    晋王妃身边一个稍年长的嬷嬷连忙出来道:“鬼哭鬼叫什么,你这是想继续冲撞娘娘。”又对旁边的其他侍女道:“这婢女冲撞了娘娘,还不将她拖出去打。”

    侍女道了一声是,然后上前将跪在地上的侍女拖出去了,外面很快便传来了打板子的声音。

    那嬷嬷扶着晋王妃道:“娘娘,奴婢扶您进去换一身衣裳吧。”

    晋王妃站了起来,进了内室,等换完了衣裳出来,外面的板子声却仍是没有停,但侍女的叫唤声却越来越弱了。

    但晋王妃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嬷嬷心里叹了一口气,那侍女是活不了命的了。晋王妃面上看着是严厉,但实际上是心狠,在她跟前伺候的人,哪一个不战战兢兢的。

    等她重新出来,笔墨纸砚自然已经重新准备好了。晋王妃提笔飞速的写好了信,递给嬷嬷,吩咐道:“快马加鞭,送去云南给本宫的父亲。”

    嬷嬷道了声是,便将信捧了过来,却是一个字也不敢看,等将它晾干之后装进信封,用红蜡封起来,然后交给了外面的人去送信。

    晋王妃又默默的呆了一会,看外面天色已暗,认为她那所谓妹妹身上凤命的事,还是应该跟晋王好好商量一下,于是问旁边的嬷嬷道:“殿下呢?去看看他回来了没有。”

    恰在这时,有侍女从外面进来,对她屈膝行礼道:“娘娘,殿下回府了。不过殿下还从宫里带回了一个宫女,说是惠妃娘娘赏给殿下和娘娘让她来伺候您们的。殿下说,他还有事要与几位先生相商,今晚就不回内院了,让娘娘好好安顿那位宫女。”

    晋王妃气得直接将桌子上的一只茶壶几只茶杯扫到了地上,什么伺候她和殿下的,惠妃分明是嫌她将晋王管得太死,觉得她这个晋王妃没常让他近侧室的身,亏着她儿子了,所以赏赐了这么一个宫女下来。惠妃分明就是让她来服侍晋王的。

    默默招了招手叫来了侍女,让她们将地上的瓷片都收拾干净。

    晋王妃深吸了好几口气,才让心口的那几口郁气重新回到肚子里面去,收拾了脸上的情绪,重新变得端庄起来,吩咐道:“既然是惠妃娘娘赏的,那就让人小意照顾着。放到蔷薇院去,让跟夏氏住在一块儿吧。”

    来跟晋王妃回话的那个侍女小声道:“那宫女说,想先来拜见娘娘。”

    晋王妃眼睛剜过来,像是带着杀气一般的,侍女吓得连忙道:“是,奴婢这就跟那宫女说,娘娘不是她想见就见的。”

    然后屈了屈膝,便像是逃跑一般的走了。

    晋王不回内院,晋王妃自然是独自用膳、洗漱,然后上床歇息。侍女伺候她躺下,放下帐子之后,便行礼出去了,站在门口守夜。

    但是晋王妃躺下不久,刚闭上眼睛,她突然感觉仿佛有什么人影在外面闪过似的。

    她立刻睁开了眼睛,可又发现房间里和房间门什么都没有。

    她以为是自己的幻觉,于是重新闭上眼睛。可是闭上眼睛之后,那种外面有人影掠过的感觉又来了。

    如此反复多次之后,晋王妃确认自己不是幻觉,而是外面真的有人在故意窥探她。

    她连忙从床上做起了身来,对外面喊道:“来人。”

    嬷嬷和侍女匆匆进来,点了蜡烛,问晋王妃道:“娘娘,您有什么吩咐?”

    晋王妃问:“你们刚刚有没有发现或听到什么动静,有人在本宫的寝殿外跑来跑去。”

    嬷嬷和侍女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回答她道:“回娘娘,没有啊。”

    晋王妃沉着眼坐了一下,并不相信外面没有东西。她道:“点灯,本宫要出去看看。”说完便伸腿出来穿鞋子。

    嬷嬷和侍女一人去点灯笼,一人去服侍晋王妃穿鞋,又拿了大衣给晋王妃披上,陪着晋王妃出去走了一圈。

    最后在寝殿背后发现了一只黑色的猫时,晋王妃才算是松了一口气。但接着又有些生气,怒道:“为何会有夜猫跑进本宫的院子来,还不快将它弄走。”

    侍女道是,连忙招来了另外的侍女,将夜猫抱走,夜猫在侍女的怀里,倒还“喵”的叫了一声。

    晋王妃重新回到寝殿,闹了一通,也不想下人再跟着她,便道:“你们下去吧。”

    侍女和嬷嬷屈了屈膝出去,关上了门。晋王妃将身上披着的大衣脱下,正准备重新上床睡觉,结果刚掀开帐子坐到床上,却发现床上的被子下面鼓鼓的,仿佛有什么东西。

    晋王妃的眼睛沉了下来,连忙从床上跳开,看着床上杯子鼓起来的地方,伸手将被子一掀,等看到被子下面躺着的东西时,仍是惊得忍不住大喊:“来人,来人!”

    门外的嬷嬷和几个侍女一哄而入,急忙的问道:“娘娘,怎么了。”

    接着提着灯笼往床上一照,结果却被吓得灯笼一扔,整个人摊在了地上,脸上惊恐的看着床上。

    晋王妃的床上躺着的,分明就是一个死人。那个人看着已经是死了有一会了,此时已经全身乌黑僵硬,毫无生气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让人觉得十分恐怖。

    侍女忍着颤栗,匆匆忙忙将寝殿内所有的灯都点了起来。

    晋王妃出身将门,自小习武,胆子比一般的闺阁女子大一下,虽然不至于被吓得像嬷嬷一样摊在地上,但仍是气得脸上乌黑青紫,浑身发抖。

    晋王妃握紧了拳头,厉声怒道:“查,去查,大半夜的,竟然有人能将一个死人放在本宫的床上,这府里一定有内鬼,给本宫好好的彻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