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一章 傻子和聪明人
    ,精彩小说免费!

    谢侧妃的院子里。

    谢侧妃这些日子有些精神头不好,此时歪在榻上的大迎枕上,闭着眼睛,听着旁边的萧莘给她念经。

    过了一会,她身边的嬷嬷从外面走进来,给她屈膝行礼,道:“娘娘。”

    谢侧妃缓缓的睁开眼睛,问道:“什么事?”

    嬷嬷望了一眼萧莘,脸上有些犹豫。

    萧莘不满的嘟囔着道:“有什么事不能让我听见的。”

    谢侧妃在榻上坐直了身子,摸了摸自己的额头,额头刚刚还是冷的,此时已经热乎乎起来了,人也舒服了些。

    她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才开口道:“无碍,郡主已经大了,下个月都出阁了,也该让她知晓一些事情了。”

    嬷嬷这才说话道:“邓夫人院子那边传来了消息,红柳已经诊出身孕了。”

    谢侧妃笑了笑,道:“难怪她前几日悄悄的给我送投名状,我猜她也该是有消息了。”说着又吩咐了下去,道:“将她前几日送来的那副灵鹫山释迦说法图的刺绣拿出去做成炕屏,摆在我的床头,再将我库房里的那柄玉如意找出来给她送去,就说我谢谢她的礼。等闲了,我去看她。”

    既然红柳已经递了投名状,她自然要接下。

    嬷嬷道了声是,然后下去了。

    萧莘有些不高兴的问道:“母妃是打算接受红柳的投靠?”红柳一直是邓如意那边的人,萧莘对她没有好印象,有些不明白的问道:“母妃难道没想过,红柳今日能背叛邓如意,他日她就能背叛你。她这种不忠的人,母妃收留她做什么。”

    谢侧妃笑着道:“你错了,事情可不是这样看。汉时韩信原是项羽门下的人才,他后来转投刘邦,却助刘邦平定天下。今日红柳也一样,她虽现是邓如意的人,但他日能为我所用,我便要她。”

    她抿了一口茶,继续道:“红柳今日会背叛邓如意,但他日却一定不会背叛我,只要她够聪明的话。”

    萧莘有些不解,看向谢侧妃。

    谢侧妃便向她解释道:“邓如意是什么人,红柳跟随她十几年,难道不比我们更清楚。邓如意想要的是她肚子里的孩子,若继续呆在邓如意身边,孩子出生之时便是她命丧之时。她投靠我,是为了活命。”

    萧莘奇道:“就算她是为了活命,她今日能转投母妃,他日未必不会转投阮氏那边。”她对邓如意手里的人的人品,向来是打个问号。

    谢侧妃道:“她不会,因为她很清楚,只有我和世子能保她和她的孩子平安康泰,因为除了邓如意,是我们最需要她的孩子的。”

    萧莘越发不解了。

    谢侧妃只好继续跟她细说道:“阮氏自己已经有两个儿子了,他日若她生下的是儿子,多她的一个儿子不是雪中送炭,而是锦上添花,阮氏不会过多关心和关照。但是我和世子不一样,世子与阮氏的两个儿子对峙,正感觉势单力薄,需要多一个弟弟作为臂膀。”

    有时候两边打架,真的就是看人多。兄弟多了,气势都不一样。

    “红柳背叛了邓如意,邓如意以后必不会放过她。府里她能投靠的就只有我和世子一方或阮氏一边,阮氏未必肯尽全力保她和她的孩子,只有我和世子才会出手护佑她和她的孩子。所以红柳只会牢牢的抓住我和世子这两棵大树,希望我们长得牢牢的,不会希望我们倒下去。”

    萧莘垂下眼来,有些明白谢侧妃的意思了。

    说句实话,邓如意是有些小聪明,也擅长讨好男人。但她有一个很大的缺点,那就是把别人都看成傻子。

    她是傻子,阮氏是傻子,福王是傻子,她的亲娘妹子也都是傻子,全天下就她一个聪明人。

    她想让红柳帮她生儿子,然后红柳就会乖乖的帮她生,然后等着她去母留子?哪有这么容易的事。谁都惜命,也会为了活命不顾一切。

    便是她现在使手段摆弄阮氏,自以为将阮氏耍得团团转,焉不知阮氏可能是故意让她摆弄。

    阮氏能压下一堆姬妾,生下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又跟她斗了半辈子不分胜负,真当她是傻的。她要是傻的,那也一定是因为她想让别人以为她傻。

    邓如意以为自己在利用阮氏,以为自己才是那个掌控一切的人,然而未必阮氏不是在想反利用她。

    阮氏乐得装傻,看邓如意上跳下窜帮她扫清一切障碍。

    等邓如意再无任何利用价值时,一个没有娘家没有孩子的侧夫人,她想捏死她就跟捏死一只苍蝇这么简单。

    谢侧妃看着仍若有所思的女儿,含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道:“以后看问题不能光看表面,等你嫁到了夫家也一样。”

    说完又将自己的侍女叫了进来,吩咐她道:“去给世子报个喜吧,世子多了个弟弟或妹妹,定会高兴的。你去了正好讨个赏。”

    另外一边,谢家里。

    王氏很快也知道了福王府里,侍妾红柳有了身孕的事。

    盛麽麽笑着跟王氏道:“夫人瞧着吧,这位邓夫人还以为红柳这个孩子是为她生的,却不知,这个孩子恐怕是为咱们家侧妃和世子爷生的。”

    王氏吩咐道:“红柳好歹也是咱们府里出去的,送份厚礼去吧。”

    盛麽麽道是,接着又想起什么事情来,又跟王氏道:“今日邓氏故意支开了奴婢跟六小姐私下说话,也不知道她们姐妹说了什么。还有,她今日故意走到小佛堂那里去,跟里面的那位说了几句话,也不知道心里在打什么小九九。”

    王氏道:“让人多看着朱氏和谢蕴湘,只要朱氏和谢蕴湘不帮着她做蠢事,她的手插不进谢家来。”又说谢蕴湘:“好歹是老爷的骨肉,蕴华和凤英的妹妹,我不想最后她的血非流进我的手里。”

    “至于小佛堂里的那位,更要让人关注着。她毕竟在咱们府里二十余年,又有心计,难保没有其他与外界通信的手段没让我们查出来的。”

    盛麽麽皆是道是。

    王氏又想起了什么,问起道:“我记得侧妃与我说过,世子想和博陵崔家结亲,那亲事定下来了吗?”

    盛麽麽笑着道:“还没过定亲的礼数,但亲事已经是议得**不离十了。说的是崔家四房的嫡长女,便是英国公世子夫人的堂侄女。”

    王氏听着点了点头,这样很好。

    博陵崔家是大族,人丁兴旺。他们家的子孙当京官的少,但是散落在各地方上当地方官的却是一抓一大把,就是任四品、三品的都有不少,又都是地方上的实权职位。

    有崔家这个强力的姻亲,福王或阮氏想动他的世子之位,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崔家的人走出来说几句话,他们都要多怵一下。

    更别说信国公世子夫人就是那姑娘的堂姑母,信国公府可是皇后娘娘的娘家,信国公世子夫人又是皇后娘娘亲自为侄儿挑的媳妇,深受皇后娘娘的信任。

    福王若想做什么,信国公世子夫人往凤阳宫里哭一哭,就够福王好受的了。

    世子可比他老子福王要通透聪明得多,福王自己脑子不够,生母又卑贱,眼睛还老盯着储位,整天想打凤卿的主意。

    世子很清楚储位没他们王府什么戏,所以他想保住的只有世子之位,以后顺利继承王府,当一个富贵王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