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三章 谢蕴月的改变
    等上好了药之后,凤卿问刘大夫道:“你这药还有吗?”

    刘大夫道:“这不是什么名贵的药,但对消肿止痛很有效,能放在家里做常用药。我配的时候多配了些,自然是有的。”

    凤卿道:“那给五姐姐、六姐姐还有八妹妹、九妹妹都送一瓶去吧。八妹妹和九妹妹今日也受了罚,五姐姐和六姐姐虽然没受罚,但估计以后也是用得上的。”

    凤卿又对杨姨娘道:“九妹妹那边,姨娘您去走一趟,顺便安慰安慰她。”

    杨姨娘奇道:“怎么要我去?我可不会安慰人。”

    凤卿道:“她姨娘现在被关,爹爹又冷落她,夫人这么多事要忙也不会整天关注她。她今日受了罚,恐怕心里比我们更委屈,有个人在身边安慰安慰她,心里会好受些。”

    谢蕴月刚因为陈姨娘的事情被打击,现在又受了罚,受罚的原因还只是因为多说了一句话,说不定心里就会觉得自己没爹娘疼爱所以人人都欺负她,从而产生孤独、伤心、愤懑的情绪。那种心理,凤卿觉得她还是可以感同身受。

    凤卿又道:“再说了,平日里你不是也有关照九妹妹嘛。她对你没对别人那么排斥,你去安慰她,她会听两句。”别人去了,以谢蕴月现在这种别扭的心里,说不定还以为是来瞧她热闹的。

    杨姨娘听着点了点头,接着又跟凤卿说起道:“其实我觉得蕴月这孩子也挺可怜的,她本性也算不上坏,就是从前让陈姨娘纵得脾气不好,跋扈了些。她现在性子比以前也好多了,还懂得省着自己的份例菜偷偷给陈姨娘送去,又拿了自己的月银给照顾陈姨娘的丫鬟,求着她们对陈姨娘好一些。一个人还懂得孝顺和改变,总不是太坏的。”

    凤卿心道,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亲姨娘被关,自己又在父亲跟前失宠,处境恶劣如此,自然知道改变。要是这样她都还不知道改变,还跟以前一样,那她可就真的是没救了。

    杨姨娘说着又拿了邓如意和谢蕴湘两人作对比,道:“你看谢蕴湘和邓如意就不是,那可真是黑了心烂了肝的,心思忒歹毒了。”说着又提醒凤卿道:“昨日邓如意来,也不知道偷偷跟谢蕴湘说了什么。谢蕴湘这个人的脑子又不好使,没准要干出什么坏事来,你小心一点她们。”

    凤卿道:“知道了,姨娘。”

    然后杨姨娘去给谢蕴月送药,吕麽麽则去给谢蕴湘和谢蕴绣送。

    杨姨娘去的时候,丫鬟莲香仿佛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道:“五姨娘,您来了可就好了。九小姐回来就蒙在被子里哭,奴婢怎么劝都劝不住,您帮奴婢劝劝九小姐。”

    九小姐刚刚一直哭着说“怪她没娘疼没爹爱,所以活该被欺负罢了。”,听得莲香心里也有些不好受。

    杨姨娘进去之后,看着蒙在被子里的谢蕴月,开口道:“不就被打了几戒尺,至于哭成这样吗,娇气。我家凤明读书不好,先生是三天两头上戒尺的,我可也没见她伤心成那样。”

    谢蕴月一听,越发哭惨了。

    “你别哭了,起来吧,我给你上点药手就不会疼了。”

    谢蕴月主要不是手疼,而是难受在心里。

    杨姨娘看她哭得可怜,想安慰她又实在不知道怎么安慰,想来想去,她就只知道吃,于是问道:“你想吃云片糕吗?白糖糕呢?或者乌梅糕要不要……”

    见谢蕴月仍是哭,杨姨娘也有些不耐烦,摆着手道:“行行行,你继续哭吧,我把药放在这里,等你哭完了让莲香给你上药,我先走了。”

    说完放下药就打算离开。

    谢蕴月却在这时候伸手扯住杨姨娘的手,杨姨娘转过头来看她,便见她泪眼朦胧的,用被子蒙着半边脸,瓮声瓮气的道:“杨姨娘,你不要走,你陪陪我好不好,我不想一个人。”

    自从姨娘被关起来了之后,她就变成一个人了。爹爹不喜欢她了,丫鬟们也不肯搭理她,除了一个莲香,没有人愿意和她说话。

    杨姨娘叹了一口气,坐回床边,对她张开手道:“你要是实在想哭,就在我怀里哭一哭吧,这可是你七姐姐都没享受过的待遇,便宜你了。”

    主要是凤卿甚少在外表现出她的伤心,她想发挥母爱都发挥不了。

    谢蕴月慢慢的挪过去,将脑袋靠在杨姨娘的膝盖上,继续呜呜的哭着。

    另外一边,吕麽麽将药送到谢蕴绣的院子时,柳姨娘也在帮谢蕴绣上药,脸上心疼得不行。

    晓月在一旁道:“这个史姑姑真是不知分寸,是宫里出来的就把自己当个人物了,听说她是在宫里呆不下去,被排挤才不得已出宫的,有什么了不起的。谢家好心赏她一碗饭吃,不好好恭敬着小姐们,倒是对小姐们下这样重的手。”

    柳姨娘打断她道:“好了,她是夫人重金请回来的,少说两句。”但却并不认为晓月说错了。

    柳姨娘对史姑姑也很不满,但夫人都不认为她做错了,她也不能说什么。

    等从吕麽麽手里得了药,柳姨娘恳切的谢过之后,接着便对晓月道:“七小姐那里的一向是好药,你帮我把绣儿手臂上的药洗了,重新换了这药来用。”

    至于谢蕴湘,她倒是也接了药,还笑眯眯的十分客气的表示:“七妹妹真是贴心,替我多谢七妹妹。”

    结果等吕麽麽刚走,她转身就黑了脸,进了屋子之后将药瓶扔在地上,吐了一口口水,呸了一声。

    而正院那边。

    王氏今日去了福王府探望谢侧妃,等回来之后,盛麽麽自然是将今日史姑姑上课的情形告诉了她,她虽然受王氏的命令在课堂上给史姑姑撑腰,但对她的教学方式也是有些疑虑的。

    王氏听完犹豫了一下,道:“还是再看看吧,蕴华既然说她是有几分本事的,那就应当是有些本事的,让她教导一段时间再说。”

    王氏对自己的女儿还是信任的。

    “另外,你替我准备一些厚给史姑姑礼送去,就说带我的话,我将府里的姑娘们交给姑姑,就一定相信姑姑的能力。只要不将姑娘们给打坏了,姑姑再严厉我都不会反对,更不会干涉,让她尽管放开手脚的教。”

    盛麽麽却明白,王氏这句话的重点不是最后那句“尽管放开手脚的教”,而是中间那句“别将姑娘们给打坏了”,多少是有些让史姑姑悠着点来的意思。

    王氏又道:“再有给姑娘们的奖励,不好让姑姑破费了,以后这些都从谢家的公中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