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四章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真是一个十分好的天气,天气晴朗,万里无云。

    凤卿坐在撷芳院的书桌前,一只手手托着下巴看着窗外的鸟儿在树上扑扑的飞跃,另一只手在桌子上画着圈圈。

    手边的桌子上放着一本《女诫》。《女诫》下面却压着一本医书。

    凤卿对《女诫》、《内训》等所谓的女四书实在提不起兴趣,而毒燕窝的事情发生之后,凤卿反而觉得医书对自己实用一些,所以平日里也会问刘大夫要两本医书翻一翻。

    前世的她虽然是个好学生,但是遇到自己不喜欢的课,在课本下面压一本课外书,然后装作认真听见却偷偷走神这种事她也不是没做过。

    史姑姑手持着一本书,往下面扫了一眼,继续念自己的书:“班姬有云,女子应以七诫,卑弱第一、夫妇第二、敬顺第三、妇行第四、专心第五、曲从第六、叔妹第七。”接着目光不望下首,突然道:“七小姐,你来为你的姐妹们解释一下,何为敬顺?”

    凤卿微吓了一跳,连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将医术推进去完全藏在《女诫》下面,接着对史姑姑含笑了笑,道:“所谓敬顺。即阴阳殊性,男女异行。阳以刚为德,阴以柔为用,男以强为贵,女以弱为美。因而身为女子,对夫当守敬、顺二道,敬爱、顺从,宽容、谦恭夫婿,这样才不致夫妻离心。”

    史姑姑点了点头,凤卿坐下,这才松了口气。

    凤卿不敢再走神,只是眼睛盯着那本女诫,却始终看不下去。史姑姑继续讲解下面的妇行、专心二章,一边缓缓的往下面来。

    等走到凤卿的跟前停下,讲解的声音也停下,将上面的那本《女诫》拿开,露出下面的那本医术来。

    史姑姑声音不冷不淡的问道:“七小姐,可否告诉我,我今日讲解的是女诫,你在女诫下面藏一本医书做什么?”

    凤卿微闭了闭眼睛,咬了咬唇,然后站起来从座位上走出,对史姑姑屈了屈膝,道:“对不起,史姑姑,我错了。”

    史姑姑手上已经拿出了戒尺。

    凤卿跪了下来,高举起双手。

    然后戒尺一下一下的落在她的手臂,足足二十下,均匀的分布在她的两只小手臂,疼得凤卿直咧嘴。

    谢蕴湘一脸的幸灾乐祸,最后看到史姑姑只打了二十下就停了下来,脸上还有些失望。

    戒尺打过之后,课继续照常上。

    等上完了课,其他人都收拾了东西准备离开。上面的史姑姑抿了口茶,放下茶碗,突然叫住道:“七小姐,你留下来。”

    谢蕴心有些担忧的看着凤卿,凤卿刚犯了错被罚,现在又被叫留堂,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谢蕴湘在旁边路过,笑着看向谢蕴心道:“五姐姐这时候不走,难道也想让史姑姑请喝茶不成。”

    谢蕴心皱了皱眉,只好先离开了。

    凤卿走上前去,对史姑姑屈了屈膝。正想开口先检讨呢,史姑姑便撇了她一眼,问道:“七小姐不喜欢上女四书课,认为这门课对你没用?”

    凤卿连忙道:“不敢。女四书里都是对女子教育的典范,怎敢称之无用。”

    史姑姑却突然笑了一下,笑得甚为和蔼,差点让凤卿以为自己看错了。

    史姑姑笑着道:“没关系,你不必将我当成严厉的老师,就当我们是普通的朋友,谈一谈你对这几本书的理解。不管你说了什么,我也只当你我是交流心得,就算见解不同,也不会放在心上,更不会因此罚你。”

    凤卿真信了她才怪了,垂着头一脸我都知道错了的表情,道:“史姑姑,我下次再不敢上课走神了。”

    史姑姑拿起桌上的女诫,笑着道:“说来我也不完全赞同这书中的观点,只是世人将这四本书当成教育女子的典范,我便不能不教。”

    凤卿十分怀疑的看着她。

    史姑姑笑着柔声道:“说吧,没事。难道我的心胸,还容不下一个观点不同的人。”

    凤卿犹豫了一下,垂着头低声道:“我只是觉得,女四书里面对女子的要求,仿佛严苛了一些。”

    史姑姑“哦”了一声,含笑鼓励她说下去。

    凤卿也有些不吐不快,道:“我以为,女四书里对女子的德行要求,不是女子应该做到的,而是男人希望女子做到的。女诫里要求女子对丈夫要恭顺、卑弱,却不教男人尊重妻子;《女范捷录》里要求女子当贞洁烈女,从一而终,但为何男人却可以三妻四妾。女四书中对女子严苛的德行规范,要求女子在丈夫面前一味的顺从恭敬,压制得女人几乎不能有任何自己的思想。难道真的是女子天生就应该向男人臣服吗。”

    天下阴阳,本应是平等的。为何这时代却如此权利不相等?

    不过是因为在阴阳长久的斗争中,男人从女人手里赢到了统治权。他们希望保住这种统治权,所以便处处压制着女性罢了。

    男人整日念叨女子无才便是德,真的是怕女子通文识字多了挑动邪心,舞文弄法做出无丑事?不过是怕女子知道得多了,不再服从男人的统治。

    又如男人视女子干政为牝鸡司晨,可古代掌权的女性统治天下的手段也不见得比男人差,反而亡国之君却俱都是男人。男人如此畏惧女人有了权力,不过是怕女子手中有了权力,便威胁到了男人的权力。

    男人不想女人抬起脊骨,自然要想办法压弯女人的脊骨。

    偏偏还有一堆女人为了讨好男人,写出了一套处处压制女性的《女四书》,凤卿都想骂一句傻逼。

    凤卿继续道:“恐怕是男人不想让女人强大吧。他们希望女人成为他们的附庸,是为了自己便宜行事,不是女人天生就是他们的附庸。”

    凤卿这一番话,可谓是说得十分大胆了,但史姑姑听着却不见生气。

    凤卿观察着她的脸色,继续道:“古语有云,尽信书不如无书,所以所谓女四书,看一看就好了,也许有天用得着。但真全信了,那就是女人自己傻了。”

    史姑姑听完,点了点头表示她说得很对,然后罚了凤卿抄写一百遍的女四书。

    看清楚,是《女诫》、《内训》、《女论语》和《女范捷录》四本书,不是一本书。且要求今天晚上就抄完,她明天要检查她完成的情况。

    凤卿:“……”不是说只是交流心得,她说什么都不会罚她的吗?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她多傻呀,竟然还真信了她的话。

    史姑姑看了凤卿一眼,却什么也没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