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事故不断(加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王氏和凤卿在福王府逗留了大约一个多时辰便打算回来了。

    出门的时候还发生了一件小事,阮侧妃将她们拦在了门口,一副嘲讽的语气道:“哟,没想到谢七小姐会大驾光临,我上次亲自上门怎么请你都请不来,我当是我们福王府的庙小,请不动你这尊大佛。”

    崔氏三人跟她们同时出门。

    傅双宜听着,故意转过头去跟崔荞小声嘟囔着道:“也有可能不是福王府的庙小,也有可能上门请的人面子不够。”

    傅双宜这样多有些不礼貌,崔荞拉了拉她的衣裳示意她不要说了。

    阮侧妃气得有些脸青,偏偏傅双宜是信国公府的人,信国公府的世子夫人崔氏就站在这里,她却不能对傅双宜发脾气。

    不过阮侧妃也是脸色变得快的人,看着崔氏,又马上变出了一个讨好的笑来,道:“原来信国公世子夫人也在,您可是稀客。快,到我的院子去,我请夫人喝茶。”

    说完又拉住凤卿的手,拉得凤卿的手臂都有些疼,却一副笑脸的道:“谢七小姐也别急着走,殿下可就快回来了,你不应该给殿下请个安再走?我们殿下看到七小姐一定很高兴。”说着又“啊”了一声,道:“我看你既然来了也别回去了,就在王府里小住几日。”说着又意有所指的笑着道:“不管是王爷还是我,都会好好待你的。”

    崔氏道:“不必了,我急着回家还有事。”

    凤卿则皱了皱眉,显得有几分不耐烦,道:“不必了,我择床,睡在别人家会不习惯。”说着伸手去拨她抓紧在她手腕的手。

    阮侧妃却不放,笑着道:“择床怕什么,我这就叫几个人去谢家,把你常睡的床抬过来。”

    凤卿有时候真是佩服阮侧妃邓如意这些人的脸皮,再次声音加大了两分,带了几分凌厉的道:“阮侧妃,您的手抓疼我了。”

    又道:“您不会希望我的两个丫鬟上前来掰你的手吧?我可提醒侧妃娘娘,我的两个丫鬟是习武之人,动起手来恐怕会分不清轻重,若是伤了侧妃娘娘就不好了。”

    没错,她身边带了云雀和飞燕姐妹。

    此时云雀和飞燕上前一步,一副摩拳擦掌准备动手的模样。

    阮侧妃脸上冷了一下,这才放开了凤卿的手。

    凤卿又道:“我和母亲急着回家,侧妃您贵人止步,不必多送。”说完扶着王氏的手臂,道:“母亲,我们走吧。”

    王氏点了点头,这才算顺利的与崔氏等人一起出了福王府。

    谢家和信国公府在不同的方向,两边出了门之后,自然相互告辞,各自上了各自的马车。

    但马车行至半路,正走在闹市上时,凤卿本正与王氏说着话,车厢外的马夫却突然“呀”了一声,道:“前面怎么会有马车冲过来。”

    云雀听着脸上一沉,立马掀开帘子往外看,果然看到前不远的地方有马车横冲直撞着过来,那马像是受惊了一般,还嘶叫了几声,却却不停的往她们这边奔跑。

    云雀左右看了一眼,两旁都是人群,她们的马车想往边上躲都不好躲。云雀当机立断,对飞燕道:“快,你抱着夫人我抱着小姐,我们跳车!”

    云雀和飞燕的速度很快,一人抱着一个“倏”的就蹿出了马车,车夫看着小姐夫人都跳车了自己也跟着跳车,摔在地上“哎哟”了一声擦破了点皮。

    而就在他刚跳下来的一瞬功夫,两车便撞上了,两匹马撞在一起各自嘶叫了一声,都有些受惊起来想横冲直撞。

    云雀和飞燕放下王氏和凤卿之后,又各自上前三下五除二的制住了受惊的两匹马,防止它们冲到人群中去踩伤人。

    谢府自己的马车只是被撞上来的马车吓得受惊,此时制住了之后倒是没有什么大事。另外那匹撞上来的马,云雀费了点功夫将它制住了之后,却像是歇了气一样的跪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云雀蹲下来观察了一下,很快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王氏还没从刚刚的事情中回过神来,拍着胸口惊魂未定,走上前来问云雀是怎么回事?

    凤卿一开始也有些被吓着了,只是很快镇定了下来,此时也走上前来,看着云雀。

    云雀道:“那马像是吃了一些会让它兴奋的药物,那马车里面是空的,看来是有人故意的。”

    王氏沉下了眼来。

    云雀道:“不过这马车就算撞上来,也应该要不了小姐和夫人的命,最多就是让小姐和夫人受些重伤。看来出手的人也不是为了伤夫人和小姐的性命,更像是为了警告。”

    说着“咦”了一声,又道:“这马腿上好像有个标记。”

    王氏只是看了一眼,却并未说什么。

    正好有五城兵马司的人来巡防,来的人还正好是王氏的女婿骆霖。

    他从马上下来,走到王氏和凤卿跟前拱手喊了一声:“岳母,七妹妹。”又问:“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凤卿便将刚才发生的事情简略的说了一遍。

    骆霖沉脸道:“光天化日之下,怎有人敢纵马行凶害人,太不将我这个北城兵马司副指挥使放在眼里了。”

    又对身后的小弟们道:“你们把这马车拉回兵马司去,好好检查一下,看能不能找出是哪家养的马车。”

    这件事的确是五成兵马司管辖的范围,何况又是交给王氏自己的女婿,王氏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骆霖却不放心王氏和凤卿,又道:“岳母,七妹,我送你们回去吧。”

    王氏点了点头,然后由凤卿扶着上了马车。

    因为刚刚的车夫受了伤,便由骆霖在外面赶车。而在车厢里面,王氏悄声跟凤卿道:“刚刚那匹马上的标记,是英国公府的马场里豢养的马匹标志。”

    凤卿微讶,世人养马,的确是习惯在马上做个标记,一来是怕有人盗马,二来则是有时候两个马场的马在同一个地方放养会弄混了,有了标记好认。

    凤卿道:“就算是英国公府马场的标记那也不一定就是英国公府做的,那标记留得太明显了。”

    英国公府要做坏事,哪有将证据留得这么明显的。

    王氏点了点头,就算是英国公府里的人做的,却也不会是她的姐姐让人做的。

    或许是其他妾室姨娘也说不定,顺儿被赐婚靖江王,看起来会视凤卿为威胁的是英国公夫人和顺儿,若真怀疑是英国公府的人做的,一般人首先会怀疑的也定然会是英国公夫人母女。英国公府的妾室未必不会利用这种心理来陷害英国公夫人。

    但她对英国公夫人的人品还是敢作保证的,凤卿身上的凤命或许会让她防着凤卿,她却不会心胸小得容不下凤卿的性命。

    何况她也在马车上呢,她不会连她这个妹妹都不顾了。

    但更可能是别的府上的人。

    世上总有嫉妒她谢家又嫉妒英国公府的人,恨不得他们两家先打起来。做出今日这种事的人,恐怕更可能的是为了离间他们两府之间的关系。

    王氏又道:“你爹还算有先见之明,给你请了云雀和飞燕。你爹算是捡到宝了,一个月不过二十两银子就请到了云雀和飞燕这么有本事的人。”

    她刚刚看云雀和飞燕的身手,分明之前还是有所藏私的。觉得她们一个月十两银子的价格开得实在太过于公道。

    想到云雀和飞燕,凤卿忍不住笑了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