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一章 失态的王氏
    ,精彩无弹窗免费!

    王氏却突然像是发疯了一样,冲上前去,怒红着眼睛伸手啪啪啪的不停的扇在吴姨娘的脸上。

    凤卿从来没有看到王氏如此失态过,就好像已经没有了理智,不停的打不停的扇。

    吴姨娘却仿佛打在她脸上的巴掌没有任何感觉一样,看着王氏得意的笑,不停的笑,仿佛是嘲笑一般。哪怕最后她的嘴角被打出了血来,也不见她停下笑。

    凤卿连忙和骆霖一起上前制住王氏,喊了一声:“母亲……”

    骆霖也抱住王氏的一只手臂道:“岳母,有什么事您等岳父回来再一起处置就是,您此时动怒不值得。”

    王氏此时却像是对谁都失去了耐心,对骆霖和凤卿道:“你们都滚开!”

    骆霖和凤卿相互对视了一眼,不想刺激她,于是将她放开。接着却又听王氏黑着脸厉声道:“给我点蜡烛来。”

    旁边的丫鬟愣住了,又被王氏刚刚恐怖的样子吓住,一时不知道她想干什么。

    王氏再凌厉道:“还不快去。”

    丫鬟被她这一吓着,动作就快了许多,连忙找了火折子蜡烛点起来递给她。

    王氏手握住蜡烛,目光愤怒的看着吴姨娘,对押着她的丫鬟道:“把她给我押紧,把她的手给我伸出来。”

    凤卿已经知道王氏想干什么了,想要上前制止。

    盛麽麽却一手拉住了她和也想上前的骆霖,对她们摇了摇头,悄声对他们道:“夫人这口气攒了二十几年,你们让她发泄出来,不然她心里过不去。”

    二十年前,吴姨娘害了大少爷,要了夫人一回命。这一次她又想来害三少爷,又想再要夫人一回命,难怪夫人要发疯。

    吴姨娘最知道夫人的软骨在哪里,她心里清楚,害死三少爷会比害死夫人本人会更令夫人痛苦。

    凤卿垂下了眼来,不再说什么。

    王氏现在的样子谁见了都害怕,她发的话也没有人敢敷衍或反对。自然有小厮马上上前,将吴姨娘的手抓着伸出来。

    吴姨娘脸上的表情终于有了些变化,手挣扎着不肯伸出。但最终却抵不过两个小厮的力气。

    王氏走上前去,将蜡烛放在吴姨娘雪白的手臂下烧。

    整个院子里都传来吴姨娘凄厉的叫声:“啊……”那声音仿佛是从地狱而来一样。

    凤卿和骆霖等人都撇开头去不忍相看。有些丫鬟受不了这惨绝人寰的一幕,吓得直接晕倒在地上,就是一些小厮的腿都打着颤抖。可王氏却连手都没抖动一下。

    谢凤英冲上前,抱住王氏,挥掉她手上的蜡烛,一脸着急的对她道:“娘,您别这样,您看我没事,我没事,您别这样……”

    王氏此时的样子是已经失去理性了,甚至连人性都快失去了,谢凤英不忍心看到她这样。

    吴姨娘的那只手臂定然是已经毁了的,一整块面积被烧得焦化炭化,仿佛可以看到连里面的骨头都被烧焦了,看起来十分恐怖。

    吴姨娘仍在凄厉的叫喊,在丫鬟的手中挣扎着,那种疼痛让她几乎晕过去。她甚至想真的晕过去,可是却晕不了,剜心的疼痛从她的手臂上不断的传来,那么清晰。

    她疼极了,也恨极了。

    王氏的声音如刺骨的寒冰,道:“你所伤在我孩子身上的半分,我都会百倍千倍的还给你。不要再有下次,否则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才是活在地狱里……”

    王氏闹了这一场,也有些失了力气。最终由谢凤英和盛麽麽扶着回了宝善堂,凤卿也扶着杨姨娘回了拾得院。

    骆霖想了一下,也跟着去了宝善堂。王氏的精神状况有些不大好,不管怎么样他这个女婿都不能这时候一走了之。

    刘大夫给王氏开了一碗安神汤,王氏用过之后就睡下了。睡下之前一直拉着谢凤英的手,谢凤英不敢走开,坐在床边陪了她一会,等她睡熟了之后,这才悄悄起身出来招呼骆霖这个姐夫。

    骆霖正在外面坐着喝茶,见谢凤英出来,连忙放下茶碗,站起来问道:“怎么样,岳母睡下了?”

    谢凤英点了点头,嗯了一声,又苦笑道:“让大姐夫看了笑话了。”

    不管怎么说,今日谢家发生的事情都是丑事一桩。

    骆霖摆着手道:“都是一家人,不必说这样的话。都说一个女婿半个儿,难道对我还要客气。”说着又问道:“今天究竟是怎么回事,可是吴姨娘又做了什么?”

    谢凤英也没有细说,只略简单了道:“吴姨娘故意装病将我和姨娘引到了小佛堂去,然后锁上了门便放火。”

    骆霖听着惊讶的张大了嘴巴,道:“这可真是……”他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形容了。

    他虽知道吴姨娘是因为犯了错所以一直被关在小佛堂里,且大约还与蕴华的亲弟弟有关。只是她没想到,吴姨娘会这么彪悍,他这根本是打算跟凤英和杨姨娘同归于尽。

    然后他又想起了刚刚拿蜡烛烧吴姨娘手臂的王氏,忍不住在心里道,这谢家的女人一个两个都是彪悍的战斗民族。

    接着身体突然颤抖了一下,不知道蕴华会不会遗传到了岳母的彪悍。是了,蕴华可是岳母亲自教导出来的。

    又想到自己屋里的那位小梅姨娘,虽说他没理过她,但也难保她会做出什么事惹恼了蕴华。蕴华要是只是恨她也就罢了,要是连他也一起恨上了……骆霖决定了,回去就想个办法赶紧将那位小梅姨娘打发走。

    谢凤英并不知道骆霖心里在想什么,更不知道他因为谢家今日发生的事发散了一下思维,然后发散到了自己家中的事去了,开口问他道:“大姐夫今日怎么会同娘和卿儿一道回来?”

    骆霖想了一下,谢家发生这样的事,也不好再将路上有人故意制造惊马想害岳母和七姨子的事情说出,闹得他多一件事情来担心,于是随便找了个借口道:“哦,今日我轮值巡街,刚好路上遇到了岳母和七妹的马车。最近京城不大太平,发生了几桩盗窃大案却找不到盗匪,我不放心岳母和七妹,所以便护送她们回来。”

    说着又不由无奈的笑了一下,道:“没想到回来就遇上了家里走水。”也不知算他运气好还是他运气背。

    谢凤英点了点头,并没有怀疑他的话。

    骆霖又道:“我看我留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不如我先回去吧。”他留在这里,谢家有些事反而不好处置,比如说怎么处置吴姨娘。

    “岳母精神不太好,我让华儿过来住几日陪陪岳母。”

    谢凤英道:“也好。大姐夫身上还有差事,也不好离职太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