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五章 做错还是没做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凤卿坐在一旁,看着刘大夫帮谢凤英换好了药,替他裹上纱布。

    谢凤英看了看自己的手,倒是没有太觉得什么。

    刘大夫叮嘱道:“三少爷这几日手不要碰水,不要吃发物。”

    谢凤英点了点头,道了声谢:“多谢刘大夫。”

    因知道他们兄妹二人,大约还有自己的体己话要说,换好了药之后,便告辞了。

    房间里好弥漫着药味,但并不难闻,清清凉凉的。

    凤卿问谢凤英道:“疼吗?”

    谢凤英笑着道:“这点小伤,怎么会疼。”说完大约还为了显示自己并没有大碍一般,伸手用那只受伤的手摸了摸凤卿的脑袋。

    凤卿弯了一些嘴角,脸上却并没有多少笑意,又道:“这几天哥哥可能写不了字了,不知道哥哥能不能习惯。”

    谢凤英伤的是右手,他又是那种标准的学霸,很爱学习,且孜孜不倦。一天不读书,都会手痒的那种人。且他习惯每天练一会儿字,一是为了沉心静气,二是他将这当成了一种休息。

    谢凤英笑道:“正好我最近在练左手字,因为练得不好有些想放弃,如今倒是有了理由不得不练了。”

    凤卿微微笑了一下,没再说什么。

    谢凤英又问道:“姨娘今日受惊不浅,可有好些了?”

    凤卿道:“用了一碗安神汤,已经睡下了,没有什么大碍,就是有些为自己上了吴姨娘的当而连累你自责。现在凤明在陪着她。”

    谢凤英皱了皱眉,道:“这怎么能怪姨娘,谁能想到吴姨娘今日会突然发疯。”又道:“算了,我过会儿去看看她。”

    凤卿连忙道:“哥哥还是安心照顾母亲吧,姨娘那里有我们呢,您不必担心她。”他这时候丢下王氏,亲自专门去看杨姨娘,反而是在给杨姨娘找麻烦。

    凤卿看了看谢凤英,脸上显得有几分欲言又止。最终又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没把心里话说出来。

    谢凤英看了她一眼,看着她脸上的表情。默了一下,才有些黯然的低声问:“你也觉得我今日去救姨娘做错了吗?”

    凤卿摇了摇头,一开始她的确是觉得他这样有些欠妥。

    她不是说让他不要顾忌杨姨娘的安危,但觉得他至少应该思虑得更加周全一些。吴姨娘想要报复王氏,所以想害的也是谢凤英的命,谢凤英没有如她的愿,她不会狠下心来跟杨姨娘一人同归于尽。

    在吴姨娘看来,王氏可不会在乎杨姨娘的命。相反,她害死了杨姨娘,让谢凤英没有了生母可顾念,反而只会一心一意孝顺爱戴她这个养母,杨姨娘又是死在她吴姨娘手上的,跟她王氏无关,谢凤英就算要恨也是恨她吴姨娘,不会因此母子离心。所以她害了杨姨娘,反而是帮了王氏。

    王氏有多恨吴姨娘,吴姨娘就有多恨王氏,吴姨娘是不会做这种损己利王氏的事情的。

    若谢凤英还活着,王氏还活着,她就不会让杨姨娘死了。

    所以,当时若谢凤英没有按照吴姨娘的话做前来救杨姨娘,或者没有照她的话做自己留在了小佛堂里让其他下人都出去,杨姨娘会是安全的。

    可是凤卿又想,关心则乱,当时的谢凤英焦急之下未必能想清楚这些。就算想清楚了,也未必能够理智的去赌吴姨娘的这个心理。万一,吴姨娘就是发狂了什么都不顾要拉一个人来垫背,哪怕是杨姨娘呢。

    亲人的安危之前,倘若谢凤英真的能够如此理智的对待,多少也令人寒心……至少表明他对杨姨娘的性命没有这么在意。

    就是凤卿自己,在当时那种情形之下,再理智思考得再清楚也做不到不顾杨姨娘的安危,恐怕也只能受吴姨娘的节制。

    所以,谢凤英没有做错。

    只是当时吴姨娘挑拨的那几句话,终归应还是听进了王氏的心里。谢凤英以后王氏以后的关系会怎么样,会不会心里因此有了隔阂,会不会觉得谢凤英将杨姨娘这个生母看得比她还重,谁都不知道。

    谢凤英也没有那么天真,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尴尬。

    他叹了一口气,道:“姨娘生我,予我血肉之躯,她虽不曾养我,也不肯与我亲近,但我心里总记得她的生母的。生恩养恩皆是恩,姨娘和娘在我心里皆是一样的重要,今日若是遇到危险的是娘,我也会拼全力救她。”

    凤卿听着点了点头,但还是劝他道:“哥哥以后还是应该将更多的心思放在母亲身上,我知道你也关心姨娘,但是姨娘身边有我有凤明。而自从大姐出阁之后,母亲身边就只剩下你一个,母亲比姨娘更需要你。”

    就是杨姨娘自己,恐怕也不希望谢凤英因为她而与王氏的母子情分有了嫌隙。今日,她恐怕是更希望谢凤英没来救她。

    至于现在可能已经造成的裂缝,也只能希冀于以后慢慢弥补。

    谢凤英没有再说话,只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有时候谢凤英也会觉得左右为难,不知道怎么平衡王氏和杨姨娘之间的关系,他希望王氏好,希望王氏能活得高兴,可他也希望杨姨娘好,希望偶尔能和杨姨娘亲近。

    可他又知道,他亲近杨姨娘必然又会让王氏不高兴,就算她面上装作大方,心里也是不舒服的,所以他很为难。

    谢凤英伸手拍了拍凤卿的肩膀,道:“你好好照顾姨娘。”卿儿说的对,娘现在比姨娘更需要他。

    凤卿点了点头。

    谢凤英又问起道:“听说今日你们回来的时候遇到了惊马?差点被撞上了?”

    骆霖并没有告诉他,他后来听说驾车的马夫受伤了问起,才知道他们在府外竟然差点又发生了意外。

    凤卿不由笑道:“那个下人这么大的嘴巴跟哥哥说了。”又道:“哥哥放心,我身边现在有云雀和飞燕两个高手在呢,别人轻易伤不了我,你看几日我不就没事。”

    谢凤英皱起眉道:“我让人查一查究竟是怎么回事。若是有人故意要害你,也要心里有数,防着些好。”

    从卿儿抽中凤签之后,家里就没有了太平日子过,总是一桩意外接着一桩意外的,让人防不胜防。

    谢凤英又有些自责道:“都怪哥哥,保护不了你。看你总是遭遇险境,却束手无策。”

    谢凤英从来没有像想在那样希望功名,都是他太弱小了,不够强大,才无法保护妹妹。若是他能早日考到功名,早日出仕为官,早日在朝堂中有了一席之地,别人又何敢轻易来欺负他的妹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