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三章 禁书
    ,精彩无弹窗免费!

    凤卿走后,吴姨娘看着凤卿留下的那个小瓷瓶。

    看了许久许久,然后用她那只没有受伤的手伸手去将地上的那只小瓷瓶拿了过来,用拇指挑开上面的盖子。

    瓷瓶里面的毒药却偏偏弥漫着令人沉迷的甜香,仿佛带着诱惑力。

    吴姨娘知道,这里面的药她只要吃上一粒,一切就都结束了。不管是她身体的疼痛,还是这炼狱一般没有指望的生活,一切都会结束。她不会再有痛苦。

    可是突然之间,她握紧了小瓷瓶,仿佛浑身都在颤抖。然后她将小瓷瓶狠狠的向外掷去,小瓷瓶摔落在地上,两颗小手指大的药丸从碎了的瓷瓶里滚落了出来。

    她握紧了拳头,浑身都在发抖,眼睛因为睁大而变得瞳孔眦裂。

    不,她吞下这颗药,绝对不是一切结束,而只是她的结束。王媛那个女人,她的人生依旧有无数的可能。就算她能得到报应,她也看不到了。

    就算是日日如同活在地狱里,她也要活着等到看到王氏下场的那一天。

    这边凤卿回到拾得院之后,杨姨娘正在她的院子里,脸色有些乌沉的走来走去。见到凤卿回来,连忙走出去将她拉了进来,然后左右看了一眼,让屋里的紫英和珊瑚等人先下去,然后才小声的问她道:“你刚刚去干什么了?”

    凤卿回答她道:“我去偏院的柴房跟吴姨娘说了几句话。”

    杨姨娘脸上的表情越发沉了下来,问道:“你,你……”可是你了两声,却什么话都问不出来,更不知道从何处问。

    凤卿感觉自己很累,握住杨姨娘握在她手腕上的手道:“姨娘,我今天很累,让我先休息一会,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好不好?”

    杨姨娘垂下眼来,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什么话都没有再说,放开了自己的手。

    凤卿独自回了自己的房间,也不让人跟着。关上门后读了两卷经,然后就在床上躺下了。

    她还以为自己会睡不着,可是躺下闭上了眼睛,没多久就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很沉,等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

    吕嬷嬷撩起了床帐,扶了凤卿起来,一边替她穿鞋一边碎碎念道:“小姐这次可睡得真久,从昨天傍晚就一直睡到现在。昨天晚上晚膳也没吃,澡也没洗,就这样合衣躺下了。晚膳的时候我来喊您也喊不醒,我差点以为小姐生病了,要不是杨姨娘说让您安静睡着,我差点就要报夫人让去请大夫了。”

    说着扶穿好了鞋子的凤卿起来,又道:“您昨天晚上没洗澡,我让丫鬟准备了洗澡水,您先洗个澡梳洗后再用早膳吧。”

    凤卿点了点头,接着顿了一下,犹豫了一下,才又问道:“奶娘,从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府里可有发生什么大事吗?”

    吕嬷嬷脸上有些奇怪,反问道:“会发生什么大事?”

    凤卿摇了摇头,道:“没事。”

    等她洗了澡重新梳妆之后出来,吕嬷嬷已经让人将早膳摆好了。

    杨姨娘也在,就在膳桌上坐着,看见她出来,就一直看着她。

    凤卿脸上表现得与往常无异,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笑着唤了一声“姨娘”,然后就在她旁边坐下,给自己夹了一个龙眼包子,又帮杨姨娘夹了一个。

    凤卿将龙眼包子小小的咬了一口,接着便听杨姨娘道:“今天早上,夫人让人给吴姨娘换了一个地方,把她移到北院那个废弃的马棚去了。又让人将马棚的门窗都封死了,就只留下一个能容一人进出的小门,多派了两个人去那看管吴姨娘,又下了命令不许人再靠近那个马棚。被烧坏的小佛堂,也请了人进府重新修缮,夫人说要把它改成放杂物的库房。”

    凤卿听着手中的筷子顿了一下,眼睛微微动了一下。

    这样说来,吴姨娘最终选择没有吃那两颗药。凤卿很难说明自己心里是失望,还是松了一口气。

    她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后依旧什么话也没说,放下筷子拿着勺子低着头吃桌上的一碗红豆薏米粥。

    用过了早膳,凤卿去宝善堂给王氏请安。但在门口,却被方姨娘拦了下来。

    方姨娘有些尴尬的对她笑着道:“七小姐,夫人今日有些不想见人。”

    说是不想见人,但是里面却传出了谢蕴绣和谢蕴华的声音。大约,王氏现在只是不想见她。

    凤卿知道,她拿毒药给吴姨娘的事情必会让王氏知道,她也从来没想过能瞒得住王氏,她也知道这样会让王氏不高兴。

    凤卿没说什么,对方姨娘屈了屈膝,道:“那我晚上再来给母亲请安。”

    方姨娘张了张嘴,一副欲言又止想劝她什么的模样,可最终又什么都没说,对她客气的笑了笑,道:“七小姐慢走。”

    凤卿绕到外院去探望了一下谢凤明,然后便回了撷芳院。

    今日依旧有史姑姑的课,她习惯比凤卿等人更早来。但除开史姑姑,凤卿今日却是最早来的一个。

    谢家前日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但对史姑姑来说,却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她依旧只是上她的课,连一句过问的话都没有。

    见到凤卿进来,她对凤卿招了招手。

    凤卿走过去对史姑姑屈了屈膝,唤了一声:“姑姑。”

    史姑姑问她道:“让你抄写的女四书抄了多少了?”

    凤卿有些羞愧,道:“弟子懈怠,至今抄了不足十遍。”

    史姑姑点了点头,又道:“不用着急,比起抄完更重要的是理解其中的含义和精髓,并得出自己的理解。你这两日不必急着抄,先写一篇关于女四书的自己心得体会吧。”

    凤卿道是。

    史姑姑接着,又把桌子上的几本书递给她,道:“我另外给你找了几本书,你平日若是无事也可以翻翻。”

    凤卿接过来低头看了一眼,接着却是大惊,忙道:“这是……”

    史姑姑却对她做了一个“嘘”的动作。

    凤卿心里仍是忍不住有些颤动,史姑姑给她的那几本,分明是朝廷的**。

    其中两本是杨魏朝女帝霍氏的著述《垂枢集》和《紫宸集》,里面记叙的是霍氏如何从一个不得宠的宫嫔到得宠的皇后,最后当上皇帝的过程,一部分是她宫廷生活的日记,更多一部分则是她治国的经验总结。

    霍氏从夫家手中取得天下,后又被自己的亲孙子所推翻,虽其主政期间政策稳当、兵略妥善、文化复兴、百姓富裕,塑造了一个长治久安的盛世。但女子为政,毕竟破坏了男人的三纲五常,被视为牝鸡司晨,为世人所不容。

    因此世人对她的评价并不高,在史书内更对她的所作所为大加鞭鞑,直斥其阴险、残忍、善弄权术,其废除太子自称为帝的行为,更被斥为霍氏之乱。自然她的著作,从她被逼退位开始至今五百多年,也都被列为了**。

    而另外一本,则是景朝摄政胡太后的著述。胡太后一生四废幼帝,临朝听政并执掌朝堂四十多年。与霍氏一样,虽其执掌朝政期间,为景朝做了不少经济和政治的改革,推动了景朝的社会发展,但因其“牝鸡司晨”之举,同样没有得到世人的认可。

    史姑姑拍了拍书面,对凤卿道:“好好收着,别让人看到了。如果你想走得更远,这几本书对你有好处。”

    凤卿犹豫了一下,然后才屈膝道是。

    然后谢蕴湘进来了,凤卿便连忙将书收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