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六章 喜信(加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拾得院里。

    杨姨娘匆匆的从外面走进来,让屋里的紫英等人都下去,然后问凤卿道:“夫人肯见你了没有,你有去向夫人道歉了吗?”

    凤卿一边给她倒水一边道:“今日傍晚去给母亲请安,母亲让了我进去,我也认了错。”

    杨姨娘语速有些急,问道:“那夫人原谅你了没有?”

    凤卿笑了笑道:“自然。”

    但杨姨娘却仍不放心,在屋里团团转,最后又有些生气,一巴掌拍在凤卿的脑袋上,凤卿手里正端着茶水,被她这一巴掌拍得水都洒了出来。

    杨姨娘恨她不争气的骂道:“让你自己逞能耐,那些事情是你一个小孩儿该做的吗。”

    那是该由她这个当娘的来做的,本应该是她这个当娘的来护住她的孩子们。如果害了人要承受报应,应该由她来承受。如果会因此得罪夫人,也让她来得罪。

    杨姨娘是真的伤心了,活到这个岁数,当年她的兄嫂说要把她卖到青楼去,杨姨娘都没有这么无助过。

    杨姨娘一副快被气哭的模样,又一脸忧愁的道:“你的婚事还没着落呢,让夫人生气了可怎么办好。”

    凤卿却笑呵呵的,伸手拉了拉杨姨娘的手,撒娇的唤道:“姨娘,你这好好儿的做什么生气。”

    杨姨娘看着她一副装出来的傻笑,越发的觉得她烦,甩开了她的手,气恼道:“你别理我,我还没气消呢。”

    吕嬷嬷这个时候敲门从外面进来,脸上笑盈盈的,跟凤卿道:“府里有喜事呢,今天傍晚大姑奶奶一直呕吐不止,刚刚夫人让人去请了刘大夫,然后大姑奶奶就被诊出有了两个月的身孕。”

    凤卿听着“咦”了一声,想起谢蕴华今日吃桔子的样子来,心道难怪大姐吃酸牙的桔子能吃得这么津津有味,原来是这么回事。

    杨姨娘一听,脸上也是喜笑颜开,忙拍着膝盖道:“这真是大喜事,顶顶的好事。”大小姐怀孕,夫人心里一高兴,说不定气就消了。

    吕嬷嬷笑着道:“可不是喜事,夫人心里高兴,赏了宝善堂上下每人多一个月的月银,现在宝善堂里外都高兴得很呢。”又道:“夫人已经让人去颍川伯府报喜信去了。”

    凤卿心里也高兴,笑着道:“你要是羡慕母亲院里的人都多一个月银,我也给你们多发一个月的月银好了,银子从我的体己里面出。”

    凤卿手头宽裕,并不缺银子。除了每月的月银,谢远樵、谢凤英,包括王氏都会经常贴补她。

    王氏药铺的那些药丸子卖得好,王氏虽然从来没有说过要给凤卿算干股,但每年都会将药铺盈利的十分之一折成银子或其他东西赏给她。

    从前的时候凤卿还想,她以后要是嫁给普通的门当户对的人家,便是公中不给她出嫁妆,她自己攒下的银子和东西都能给自己置办一份体面的嫁妆了。

    吕嬷嬷摇了摇头,跟凤卿建议道:“小姐还是等等再说,夫人行事一向周到,既然赏了宝善堂上下的人,恐怕也会赏赐府里其他的下人。您要是先赏赐了,等过会夫人又赏,倒显得我们院里伺候的越过了夫人跟前伺候的那些人,多不好。若夫人没有赏,您再来赏我们也不迟。”

    凤卿觉得她说的有道理,便点了点头,不再说赏月银的事情。

    凤卿回房间换了一身衣裳,然后去了宝善堂探望谢蕴华。

    府里的气氛这几日都显得有些沉重,像是天空上飘着沉甸甸的乌云似的。可是此时,宝善堂里一扫这几日阴暗的气氛,大家脸上都带着笑意,显得喜气洋洋的。

    谢蕴华此时就半靠躺在一张贵妃榻上,身上盖着一条薄毯子,脸上带着红晕,嘴角还含着笑意。

    王氏这几日一直紧皱的眉头也舒展开来,难得的带上了浓浓的笑意,伸手握住谢蕴华的手,却不住对女儿抱怨道:“……瞧瞧你是多大的人儿了,也是生过两个的了,竟然连有了身子都不知道。”

    谢远樵也在,此时站在贵妃榻旁,含笑着捻须道:“这样很好,这一胎你要是能再多得一个儿子,这样在夫家的地位才算安稳。”

    谢蕴华抚着自己的肚子,笑着道:“我只愿这个孩子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不管儿子女儿我都喜欢。”

    凤卿自己撩了帘子走进来,谢蕴华先看到了她,笑着对她招了招手,唤了一声:“凤卿。”

    王氏心情好,对凤卿的态度也缓和了一些,看着凤卿的目光也是慈眉善目的,带着宽和的笑意。

    凤卿笑着走过去,先对王氏和谢远樵屈了屈膝,然后才笑着对谢蕴华道:“看来我不是先要帮姐姐绣个荷包或帮偃儿、瑛儿绣件披风,倒是应该先给未出世的外甥先绣件肚兜。”

    谢蕴华笑着嗔道:“就你会卖乖。”又道:“那你好好学了针线绣了来,你要是能做出来,我自然要给孩子穿上。”

    正说着,外面方姨娘笑盈盈的进来通传道:“老爷,夫人,大姑爷带着偃少爷来了。”

    王氏连忙道:“快,快让他们进来。”

    骆霖父子两人是一路快马过来的,骆偃一下了马,便一路小跑着进来。骆霖眉眼带笑的走在后面,却也健步如飞。

    丫鬟撩起了帘子,骆偃一下子冲了进来,一边进来一边喊道:“小弟弟呢,小弟弟在哪里,我来看小弟弟。”

    王氏连忙对他伸开手,不断的叮嘱道:“慢点走,慢点走,别摔着了。”

    等他跑到了贵妃榻旁,谢蕴华笑盈盈的伸手摸了摸骆偃的小脑袋,道:“小弟弟没这么快出来,得要再等八个月呢。”

    骆霖也快步的走上了前来,蹲在了谢蕴华的榻边,伸手握住了谢蕴华的手,心情有些激动的喊了一声:“蕴华。”,然后一双眼睛都是闪亮的,却又仿佛激动得不知道该说什么话。

    谢蕴华忍不住笑着敲了敲他的脑袋,道:“傻样,又不是第一次当爹。”

    骆霖道:“但这一个不一样。”说着又怕她以为他不在乎骆偃和骆瑛,又补充了一句道:“每一个孩子对我来说都是不一样的。”

    谢蕴华的脸色慈爱起来,伸手握了握丈夫的手。

    骆偃还在一旁说着孩子话,问道:“娘,小弟弟是还在你的肚子里吗?那他吃什么?不吃的话会不会肚子饿坏了。”

    结果他的话引得屋里的人都笑了起来,谢蕴华笑着跟他道:“不会,娘肚子有东西给他吃呢。”说着又觉得肚子里的未必是儿子,怕以后生出来跟他的期望值不一样让他失望,又道:“说不定不是小弟弟,是个小妹妹呢。”

    骆偃一本正经的道:“不会,一定是小弟弟。”

    要是个小妹妹,生出来跟瑛儿一样是个爱哭鬼,那他多可怜呐,那他以后不是要哄两个女孩子,他才不要。小弟弟多好,可以跟他一起玩,也不怕他会哭。

    方姨娘则在旁边笑着奉承着道:“人都说小孩子的眼睛是最亮的,可以看到大人看不到的东西,既然偃少爷都说是个小弟弟,那大姑奶奶这一胎就一定是个儿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