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七章 惊马后续(加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凤卿随着王氏等人从房间里面出去,将房间留给了谢蕴华、骆霖和骆偃一家三口。

    骆霖此时仍还有些傻乐傻乐的,笑着跟谢蕴华道:“娘知道你又有了身孕之后也高兴得很,还跟我说她这些年攒了一些细软的专给小孩子做小衣裳的布料,这下子终于派上用场了。大晚上的就让人开箱,要把布料收拾出来明天送到绣房让人做小衣裳。”

    骆霖没有提起颍川伯,但丈夫不说谢蕴华也知道这个公公是什么德行,对他没有期望心中自然也没有不满。

    骆霖接着道:“娘好说了,现在晚上走夜路不安全,等明天一早就让我接你回去,说她亲自来照顾你这一胎。”

    谢蕴华想了想,却道:“我娘最近心情有些不开,我还想在娘家多住阵子陪陪她呢。我怀了身子,娘心里高兴,她忙起来照顾我的时候心情也能舒畅些。”

    骆霖想了想,道:“也行,我去跟娘说。”说着又含笑讨好的跟谢蕴华悄悄的道:“我给小梅氏找了一户人家,等我将她嫁出去,再接你回来。”

    谢蕴华听着愣了一下,问道:“爹和大梅姨娘不会有意见?”

    骆霖耸了耸肩肩,道:“这一次可是小梅氏自己愿意的,爹和大梅氏能说什么。”又道:“小梅氏自己也不是傻子,我常年累月的不进她的屋子,她总不能一辈子枯熬。女人的美好岁月就这么多年,再多熬几年她就老了,想换人家都换不了了。我跟她说,我有嫡子有嫡女的,她跟着我没有前途。我帮她找的这户人家,绝对也是个大户人家,那一家的夫主虽然年纪大了些,但那一家的主母没有生下嫡子,她若进门能生个一儿半女,地位可不是跟主母可以平起平坐了。”

    谢蕴华笑了一下,拍了拍他的胸口道:“算你识相。”

    她与骆霖夫妻恩爱,谁也不希望中间还杵着一个第三人。能将小梅氏弄走,她自然求之不得。

    谢蕴华接着又担心起来,道:“你这样将小梅氏弄到别人家,可别害了别人家吧。”

    骆霖笑着道:“放心,那家的主母厉害得很,小梅氏就是有些小聪明,真卷起袖子斗起来,她不是那家主母的对手。且小梅氏也是她自己问我要的,她家老爷最近养了个新宠,大约是怕她对她不利,不肯带回府里,养在了外宅,如今肚子已经大了。那位夫人不好亲自出面跟一个外宅置气,便想纳一个有些小聪明的妾侍,先把外面那个弄下去,然后她再割韭菜收拾家里的这个。”

    说来说去,骆霖多少就是有些将小梅氏给坑了。他给她画了一个大饼,先把她弄了出去,可是那个大饼未必是真的大饼,就算是真的大饼可能也是发霉了的大饼。

    谢蕴华松了一口气,没有了烦心事,心情也舒畅了起来。

    夫妻两人依偎在一起说着话,旁边靠着骆偃,气氛显得格外的亲昵。

    只是孕妇嗜睡,没一会谢蕴华便打起了哈欠,而玩累了的骆偃则是靠在谢蕴华的大腿上已经睡着了。

    骆霖先抱了骆偃在床上躺下,又扶了谢蕴华一起在床上躺下,拉着谢蕴华的手哄着她睡着了,才给老婆儿子盖上被子放下床帐,然后从房间里面出来。

    骆霖去了正房找谢远樵和王氏,他进来的时候,王氏和谢远樵聊完了凤卿和谢蕴华,然后聊起了远嫁的谢蕴锦。

    谢远樵道:“华儿都已经又有了喜信,锦儿出阁也有四五个月了,肚子也不知道有没有好消息。”

    王氏难得听他关心除凤卿以外的女儿,便道:“老爷若真是关心,妾身帮明日帮老爷写封信去问一问蕴锦不就知道了。”

    这种事情谢远樵一个大男人写信去问显得怪异,由她这个嫡母出言来问就显得正常多了。

    谢远樵点了点头,道:“那便写吧,顺便问问她,今年的乡试少繁复习得如何。成了亲,别学那些没见识的小女人总缠着丈夫浓情蜜意,要懂得督促夫婿上进,别让少繁在学业上懈怠了。”

    王氏皱了皱眉头,但还是道:“妾身知道了。”

    然后下人便进来禀报骆霖来了。

    谢远樵道:“快进他进来。”

    骆霖进来后,先对谢远樵和王氏拱手行了礼,然后道:“有件事情我本也打算明天就来跟岳父岳母说的,今天来了府里,便就提前直接跟岳父岳母说了。”

    谢远樵指了椅子让他坐下,然后才问他道:“什么事情这么着急要说?”

    骆霖道:“是关于岳母和七妹前几日在街上惊马的事情。我这两日一直在查探,倒是查出了点蛛丝马迹,上次的事情恐怕与郑家有关。”

    谢远樵皱了皱眉,问道:“郑家?”

    骆霖道:“确切来说,应该是跟郑家的那位四少爷和郑大老爷的那位白姨娘的娘家有关。七妹妹上次与李家姑娘和信国公府的傅小姐去街上游玩,正好遇上白家公子在街上欺负良家姑娘,七妹妹她们救了那姑娘,因此得罪了郑四少爷和白家公子。那两位碍于当时靖江王殿下在场,不敢还手,可事后一直都想找机会报仇。靖江王殿下、信国公府和李家他们都不敢惹,所以就将目标瞄准了七妹妹。白家公子行事本就有些像地痞流氓,自那天后就找人一直盯着七妹妹,但奈何七妹妹一直不怎么出门,直到那日七妹妹和岳母一起去福王府,他们总算找到了机会。”

    那位郑四少爷和白家公子也算有点小心机,怕别人查到他们头上来,又想顺便离间一下谢家与英国公府的关系,倒是知道弄来一匹带着英国公府标记的马匹。

    谢远樵听完冷冷的哼了一声,道:“白家仗着郑家的势在外面嚣张,手里怕也犯了不少事。这些人不整治整治,我看对百姓就是一个祸害。”

    郑家的那位少爷他动起来还有所顾忌,那个白家他整治起来还怕不成,他就不信郑家会为了一个姨娘的娘家跟他一个大理寺少卿翻脸。晋王和郑惠妃更不会为了郑家的一个姨娘的娘家而对他怎么样。

    不过就算晋王和郑惠妃看他不顺眼他也不怕,如此这些皇亲国戚里头,也多有看他谢家不顺眼的。

    骆霖向来是个好女婿,早就替岳父大人准备好了,道:“我调查了一下,白家跟人争田抢地,手里犯了不少人命,我手里查到了一些证据,明日就把那些材料取来交给岳父大人。”

    谢远樵听着点了点头,觉得这个女婿真是甚合他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