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章 抓奸
    ,精彩无弹窗免费!

    谢氏给贺宴还安排了一场游园子的节目。

    谢氏笑着道:“年初的时候,西域的商人给我送了一些花,说那是经书上说的佛花曼珠沙华。那花喜阴暗,不好移植,我将它们种在花园背阴的一处角落里,还专门请了一个懂种植的人来料理它们。可巧了,这些曼珠沙华前几日刚开了花,花的颜色红得十分妖艳,漂亮得很。你们倒是有眼福,今日我带你们见识见识去。”

    吕嫔“哦”了一声,道:“我常读大乘妙法莲华经,知道经书上写的曼珠沙华,却从没见到过。传闻这花开在冥府三途河边,是阴间的花,却没想到我们凡间也有。早知道王妃这里种了,我早该来您这里开开眼界的了。”

    众人中自然多有对曼珠沙华这种花好奇的,脸上都露出了几分急欲前往观瞻的模样。

    谢氏笑着道:“我们福王府不比别处,没有什么好的景致,也就我那几盆新近栽的曼珠沙华还值得我向你们炫耀的。”

    有人催促着道:“娘娘快别叨嗦,赶紧引我们去开开眼界去。”

    谢氏笑着道:“那行,我这就带你们去看看去。”

    说完站了起来,引着一大堆的人出了花厅,笑盈盈的一边慢步闲散,一边往她说的种着曼珠沙华的那个地方去。

    身后谢蕴绣悄悄的拉了拉凤卿的衣袖,她对曼珠沙华也很好奇,悄声问道:“传说曼珠沙华是地狱之花,你见过曼珠沙华吗?”

    凤卿点了点头,曼珠沙华这种花在现代并不少见,现代人更喜欢叫它红色石蒜。小的时候听一些关于黄泉的爱情故事,定会出现曼珠沙华这种花,她听多了动容,又少女情思,还专门找了这种花做成了书签夹在了书页里。

    不过今日,谢氏领着众人去看花,恐怕目的不是真的想炫耀她种的曼珠沙华。

    有一句话叫做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只是不知道这沛公是府里的谁。

    一群人走了一段距离,正到了花园,却突然听到花园里的一处院子突然传来了一阵“啊”的呼叫声。

    谢氏眉头一皱,停下来脚步,不由问道:“这是什么声音?”

    其他人相互对视了一下,有些觉察出不对劲来。大家都是内宅浸淫出来的,有些事情还真不是想不到。

    杭氏犹豫着道:“仿佛是从那院子里传来的声音。”她没敢说那声音听着有点像是邓如意的声音。

    吕嫔笑着道:“去那院子看看吧,别是那里有人出了事。”

    谢氏点了点头,然后往前走了去。吕嫔随着她的脚步跟上,其他人就算觉察出了几分不对劲来了,也不好不跟上。

    刚走到院子的门口,却看到伺候邓如意的一个叫做黄桃的侍女站在那里,她最信任的绿葵倒是不在。

    黄桃看见谢氏等人过来,脸上明显大惊失色,顿时慌慌张张起来的“砰”一声跪下,结结巴巴的道:“见,见过娘娘……”

    谢氏蹙着眉道:“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应该呆在如意院里伺候邓夫人。”

    黄桃“奴婢,奴婢”的磕磕巴巴了几声,却没有了其他的话,脸上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仿佛又像是在害怕谢氏等人发现什么般的,不由自主的扭着身体往后面的屋子瞧,又马上垂下头来身子发抖。

    一旁的吕嫔含笑的看向谢氏,便看到谢氏一副皱眉严肃的模样,看向前面的院子。而就这时,隔着门墙,倒影出了里面慌乱而走的两个身影,一个窈窕,一个粗壮……

    谢氏的目光冷了起来,顿时抬脚就往前面走了过去,推开房间的大门。

    然后,然后众人皆惊……

    只看到里面一男一女,正衣不蔽体的站在房间里面。

    男的只穿了一身里衣,此时还袒着胸膛,手里抱着自己的衣裳看起来就像刚刚打算找地方躲起来的模样。女的同样衣衫不整,外面只着一件轻纱外衫,里面就只见胸衣,手中也是抱着自己的衣裳。

    男的认不出是谁,但那女的众人分明看清楚了,这不是刚刚因为身体不适提前离开宴会的邓夫人。

    众人面面相觑,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谢氏则是一副震怒的模样,指着他们道:“你们,你们……”然后便是一副被气得说不出话来的样子。

    那男子看着突然进来的这一众夫人,仿佛是吓到了,手上的衣衫滚落下来,“砰”的一声跪在了地上,不断的磕头道:“王妃饶命,王妃饶命……”

    磕了两个头之后,又伸手指向邓如意道:“是邓夫人勾引我的,是邓夫人勾引我的,不关我的事,求夫人饶命。”

    邓如意气得浑身颤抖,指着他道:“你在胡说什么,你究竟是谁,我根本不认识你。我跟你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邓如意就算再后知后觉,也知道这是有人算计了她。

    她从谢氏的贺宴上提前退场,本是打算回自己的院子休息的。然后呢?她只记得她从设宴的花厅出来,然后后面的事情她已经完全记不起来了,再醒来便是衣衫不整的躺在这里,而身边躺着一个同样衣衫不整的男人。

    她因为太过惊讶而尖叫了一声,然后她便听到了外面往院子纷至沓来的众多脚步声。情急之下,想要自己喝这个男人躲起来几乎是她下意识的反应,但这反而更像是坐实了她与外男通奸……

    邓如意抬起头,将目光望向谢氏。这个女人,这个额度的女人是故意的,她就是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坐实她的罪名。

    而谢氏迎向了她的目光,下巴抬了起来,表情中有几分高傲,显得居高临下。

    这世上不是只有她会耍阴暗的手段,她也会,只是她从来不喜欢做。

    她进福王府快二十年,她才进府多少时候,论收拢府里下人她以为她比得过她。

    想要收拾她,真的是太容易了,只不过从前她多少还记挂着与福王的夫妻情分。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她是王妃,圣旨扶正的亲王妃,有没有与福王的情分,对她来说已不那么重要。福王就算看她不爽,他也废不了她这个王妃。

    同在人群里的刘侧妃只是冷眼旁观,仿佛在看一场不关她戏场的表演。吕嫔则一脸不知道该什么表情的道:“这是,这真是……”

    谢氏又看着邓如意一副痛心的模样道:“你做出这样伤风败德的事情,我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处置你了,殿下开府二十年,福王府里还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请王爷来吧,让王爷亲自来处置。”

    说完转身,又对身后的来客道:“真是对不住,请了你们来本是想让你们乐呵乐呵的,却不想让您们看到了这样不堪的事情。”

    说完又是道歉又是自表失礼的,然后让人将众人先请了出去。

    事情到了进行到了这一步,有众人给她作证已经足够了,剩下的就是他们福王府内部要解决的事情了。

    等人都走了之后,邓如意愤怒得几乎眼睛都要喷出火来,盯着谢氏咬牙切齿的道:“你故意栽赃我,你以为王爷会信你的话。”

    谢氏冷冷的哼了一声,道:“信不信,等他来了不就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