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一章 燕王府的宸院
    ,精彩小说免费!

    燕王府里。

    刘侧妃才刚从福王府回来,她的侍女青菱手里边捧着一盆曼珠沙华。

    她的另外一个侍女青荟见她们回来,笑着迎上来,一边扶了她的手一边道:“娘娘,您回来了,福王府的宴会好玩吗?”

    刘侧妃此时心情有些不好,抱怨道:“什么好玩不好玩的,不过是被人当了一回看戏的观众。”

    青荟讶异的看向青菱,青菱对她摇了摇头,然后青荟便不敢跟刘侧妃嘻嘻哈哈的了,小心翼翼的服侍她进了内室,换了一身衣裳后出来。

    刘侧妃坐到了榻上,接了青荟递上来的一碗茶,抿了一口,想起了什么,又问道:“谦儿呢,这个时辰他也应该下学回来了。”

    青荟回答她道:“乔先生今日放了他假,说要带他去钓鱼。他中午回来让奴婢找了鱼竿给他,然后高高兴兴的和乔先生去前院的东湖里钓鱼去了。想是玩得尽兴,忘记了时辰。”

    刘侧妃皱着眉不高兴道:“这大热天的,钓什么鱼,皮肤晒坏了怎么办。乔先生怎么连这点规矩都不知道。”

    青荟道:“奴婢这就是前院把大公子给带回来。”

    刘侧妃却又拒绝道:“不必了,殿下不喜我插手太多谦儿的教育,我管得太多,殿下又该怪我将好好一个小子宠成了娇娘儿了,嫌谦儿长在妇人之手。乔先生带他玩累了,自然会送他回来了。”

    说完嫌天气热,又拿了把宫扇扇风。

    有时候刘侧妃心里也气苦,这个儿子生出来,他萧长昭管过几回。他以为养个孩子跟养只宠物这么简单,从孩子出生到现在要费多少的心力,她连一个好觉都没有睡过。

    还有外面不知道多少人想他萧长昭断子绝孙的,她防备这些都防备得筋疲力尽。

    她辛辛苦苦将儿子养这么大,他就只会怪她没有将孩子养好。

    刘侧妃微恼的将手里的宫扇扔到了桌子上,坐在榻上不说话。

    说来说去,也不过就是看她这个当娘的不顺眼,这要是他自己喜欢的姑娘替他管教儿子,教成什么样恐怕都不舍得说。

    说着她又想起了今日见到的那位谢七小姐,长得这般绝色,也不知道是不是妲己转世,越想又越发心烦。

    过了一会,她深吸了口气顺下,又道:“让小厨房把绿豆汤煮上吧,等谦儿回来给他祛暑。”

    青荟道了声是,然后下去了。

    接着她又看着青菱放在桌子上的那盆曼珠沙华,青菱以为她喜欢,便道:“不如找个会养这个的花匠,植到咱们的院子里来。”她还想刘侧妃要是真的喜欢,她就让人去外面再寻一些来,跟这个一起种起来。

    刘侧妃摇了摇头,她不喜欢这么妖冶到近乎妖魔的花。

    刘侧妃吩咐她道:“你将这花送去给翠屏姑娘吧,就说是我从新福王妃那里得来的花,觉得新鲜,便给她送了去。她要是喜欢,就放在屋里养着。”

    青荟脸上讶异,嘴巴动了动想劝。虽说那位翠屏姑娘是殿下重用的人,殿下之前常年在外身边只跟了她一人伺候,与殿下仿佛也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但她们娘娘事事都想着这位翠屏姑娘,得了什么好东西也不忘给她送一份,显得过于礼遇,倒好像她正经的侧妃娘娘反倒是要去讨好她一个无名无份的翠屏姑娘一样。

    不仅是她们娘娘,连隔壁院子的胡夫人、柏夫人都是一样的行事。青荟有时候不懂,有必要将翠屏捧得这么高吗。

    刘侧妃却转开了头,继续拿一把宫扇取凉,并不打算听青荟说什么话。

    她并不喜欢翠屏,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女人却太把自己当回事了,燕王府内外的事情都喜欢揽着,对她们这些王府的内眷也事事打着一副“请娘娘/夫人多为殿下考虑”的旗子指手画脚,倒显得只有她一个人关心殿下为殿下考虑也不怕得罪人,她们这些王府内眷都恨不得殿下倒霉一样。

    她算个什么东西,是真把自己当成这王府的女主人了。

    她现在无需对她做什么,只需要将她捧得高高的,等到有人看她不顺眼一把将她踩下来的时候,她才能摔得重摔得死。

    青荟不敢不听刘侧妃的,道了声是,心中可惜的捧了那盆曼珠沙华准备出门。

    却在这时,萧长昭身边的一位小厮进来笑对刘侧妃道:“听说侧妃娘娘从福王府里捧回了一盆曼珠沙华,殿下说也想见识见识这种传说中的花,让小的将这花带去给殿下看看。”

    刘侧妃听着愣了一下,不知道萧长昭什么时候倒有闲情欣赏花草了。

    但她很快就反应过来,指了还没出门的青荟道:“我也觉得这花稀罕,正打算让人给殿下送去呢。”

    青荟高兴将花递给了小厮,比起将花送给翠屏,她自然更喜欢殿下得了这花去,说不定它还能帮娘娘讨好了殿下。

    小厮笑着接了花之后,道了谢便又匆匆的走了。

    刘侧妃脸上奇道:“什么时候殿下对花感兴趣了,你去打听看看,殿下要这花做什么。”

    萧长昭让人要了这曼珠沙华之后,倒真的挺有闲情逸致的用手举着欣赏了一番。

    花状如龙爪,艳红如血,花开不见叶,美而妖冶得不可方物,带着幽冥鬼魅的气息,但仿佛又像是带着迷毒一样,让人恋眷其中。

    萧长昭嘴角翘了起来,觉得这花就像一个人,像一个美得同样不可方物的女人。

    萧长昭将花递给身旁的云箭,道:“去外面再找一些这种花回来,植在宸院里头。”

    云箭心中讶异,但却什么都没问,道了声是。

    刘侧妃听到萧长昭要了曼珠沙华,却是为了种在宸院里之后,沉默了半天都没有说话。

    青荟十分奇怪的道:“殿下这些日子一直让人修缮和扩建宸院,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用。”

    刘侧妃黯着眼道:“那恐怕是未来王府女主人的院子。”

    先前的王妃曹氏住的棠梨院自曹氏过世后就被封了,以后再有继妃进门,殿下恐怕也不会让她再住棠梨院。

    宸院一直在扩建,等扩建完成之后恐怕面积还要大过棠梨院。

    殿下亲自画图,连院里哪个角落该植什么树该种什么花都操心到了,前几日还说让人去移植一株有年头的石榴树回来,石榴多子,代表什么意义难道她会不懂。

    他操心这座院子,倒比当初对燕王府的建造还要上心。

    殿下上心院子,自然是对他想让住进这座院子里的女人上心。这座院子若一直空着便也罢了,若真的迎回了它的主人,凭殿下对她的上心劲儿,哪里还有她们这些人的日子过。

    想想也真是令人烦心的。

    比起燕王府里的风平浪静,福王府里此时真可谓是快闹成一锅粥了。

    福王此时脸上乌黑乌黑的,圆圆的脸庞都快憋出猪肝色了。他都能想象得到现在别人是怎么看他的,恐怕早觉得他绿云罩顶了。

    邓如意却跪在他的脚边,哭得梨花带雨姿态妖娆,道:“殿下,妾身是被冤枉的,妾身根本不认识那个男子。”说完又愤恨的看向谢氏,道:“是有人要陷害妾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