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二章 故意陷害?
    ,精彩小说免费!

    阮侧妃坐在一旁,也为邓如意说话道:“妾身看如意妹妹不是会做出这种事情的人,她对殿下一心一意,情坚如磐石,妾身有时候都自愧不如。今日之事,其中一定是有什么阴谋。”

    她的语音淡淡的,到不像是真心要为邓如意求情,反而把语气强调在了最后的“阴谋”二字上面。

    谢氏叹道:“出了这种事情,臣妾也不敢说一定是邓夫人品行有问题,所以也不敢擅专,请了殿下让殿下自己亲自来处置。不过臣妾已经质问过那个男子了,他倒坦白说他与邓夫人不是有私情,是邓夫人久不见自己有孕心中着急,跟他说这指不定是殿下自己上了年纪身体不行,所以才找他这个身强力壮的男子想求一个孩子,好在王府里站稳脚跟。”

    福王气得站起来指着谢氏道:“你……”

    邓如意也眼睛喷火的盯着谢氏,怒道:“谢侧妃,你冤枉我。我被你和王氏害得这辈子根本不可能有孕,又怎么会为了身孕找男子与他……”后面“通奸”两个字却说不出来。

    谢氏居高临下的盯着邓如意,语气冷冷的道:“邓夫人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连太医都说你这身体好好的,怎么说是本宫与谢夫人害得你不能有孕。你可知道构陷亲王正妃和朝廷四品命妇是什么罪名。”又道:“且本宫不过是复述了那男子的招供之语,也没说他说的就是对的,本宫这不是让殿下自己定夺,你着急什么。”

    有带了几分嘲讽的语气道:“殿下明察秋毫,想必会查明事实真相。”

    福王恼道:“那男的究竟是什么人?谢氏你身为王妃,令外男随意进出王府,治家不严又该当何罪。”

    谢氏一脸意外的道:“瞧殿下这话说的,臣妾这王妃可是还没走马上任的,您没听到邓夫人喊我的还是谢侧妃吗?且前些日子臣妾身体不济,殿下不是将管家之权交给了阮妹妹,如今这治家不严的罪名怎能盖在臣妾的头上。”

    福王恼的指着她道:“你……”

    阮侧妃也不满,道:“王妃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想怪罪我不成。这王府我才管了几天,府里的人事我都还整明白呢。且这府里的管事、嬷嬷、侍女、小厮一向都只听王妃的。”

    谢氏懒理阮侧妃的话,继续平静的道:“至于那男子是什么人,倒是查出来了,是平日常往我们王府送酒的玉泉酒坊的小东家。平日里打着送酒的名义入得王府来,倒也没有人想到别处去。”

    邓如意还在一旁声俱泪下的求福王还她清白,给她做主。

    福王深吸了口气,对屋里的人道:“你们都出去,本王与王妃说几句话。”

    等众人都出去之后,门被关上,屋里就只剩下了福王和谢氏。

    福王沉着脸问道:“是不是你做的,是不是你设计的。”

    福王就是为人再糊涂,也不会想不到今日的事情有问题。

    谢氏一脸讶道:“殿下说的这是什么话,难不成殿下以为是臣妾故意陷害邓夫人不成?殿下说这话可要有凭有据的,不然就是哭到皇后娘娘那里,臣妾也是不服的。”

    福王冷冷哼道:“你不过就是觉得自己是王妃了,觉得本王不能拿你怎么样了,所以就为所欲为了。你算计邓氏,却是连本王的脸面都不顾,不,你根本是故意将本王的脸面往地上踩。”

    邓氏若被坐实与人通奸,除了邓氏的名声坏了,他这个福王也落了一个被戴绿帽子的名声。这于男人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就算邓氏根本什么都没做,别人却只会以讹传讹,每每看他都会与绿帽联系在一起。

    福王又厉声道:“谢氏,本王看你根本就是没把本王这个夫主放在眼里,你真以为你当了王妃,本王就不能拿你怎么样了。”

    谢氏脸上隐隐的带着几分嘲讽,她的确就是故意的。

    她与福王相伴近二十载,不是没有一点夫妻之情。从前她念着夫妻之情,就算他做出再糊涂的事情,也想着这个人是她的丈夫,所以总找理由来体谅她。

    可是莘儿食邑的事情上,也让她彻底寒透了心。那时她便知道,这个男人从来都没有顾及过他们之间的情分,那她又何必再念着这稀薄的情分,索性撕破了脸也没什么。

    谢氏道:“殿下看臣妾不顺眼,自然觉得这所有坏事都是臣妾做的,连邓氏做出这等私通之事,殿下也非要认为是臣妾的算计。那臣妾再是自辩,殿下也不会相信,所以只能无话可说。但只要殿下能找出证据证明是我故意陷害邓氏,不用殿下处置,臣妾自己向皇后娘娘请罪,然后自裁谢罪。”

    福王恨道:“你既然有心陷害,又怎么会留下证据,恐怕就是有证据也被你毁掉了。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简直是太可怕了。”

    谢氏道:“臣妾多说无益,不愿再辩。今日发生的事是王府的家丑,殿下是这座王府的主人,该怎么处置邓夫人,自然由殿下决定。未免殿下又说臣妾与邓夫人过不去,不管殿下下什么决定臣妾都不会反对。”

    说着抬了抬眼,又道:“不过有件事情臣妾不得不提醒殿下,今日邓夫人与那男子衣衫不整的独处一室,许多人都看见了。臣妾虽找了理由遮掩了过去,但毕竟众目睽睽之下,别人会不会信可就不知道了。殿下对邓夫人若没什么处置,恐怕外面更不知道要将咱们府里传成什么样,我们福王府的颜面就更加荡然无存了,恐怕连宫里的圣上和皇后娘娘也会对我们福王府失望。”

    她倒是想看看,他萧长业是想继续保下邓如意好还是维护他自己的脸面好。被戴了绿帽子已经是件伤尊严的事情,这时候还不将给他戴了绿帽子的女人处置,别人只会越发看他这个福王爷不起。

    他萧长业是怎么样的人她最清楚不过,邓如意就算有几分颜色和小聪明,但在他的心里也不会有多重要。这一次,她就让邓氏彻底看清楚,这个男人究竟是什么样的男人。

    福王深吸了口气,虽然觉得心里像吃了两只苍蝇这么让他恶心,但知这件事已成定局,他就算再舍不得邓氏也只能委屈了她。

    福王道:“找个生病的理由将邓氏送到庄子上去吧,多派两个人去伺候她。”说完又狠狠的瞪了一眼谢氏,道:“这下你可满意了。”

    谢氏屈膝道:“是,就按殿下的吩咐办。”

    福王又厉声道:“那个男人呢?把他交给本王,本王要将他碎尸万段。”

    那个男人必定是谢氏的人,他动不了谢氏,也要杀了那个男人泄一泄愤。

    谢氏叹道:“那个男人倒也算是个痴情人,他说他知道邓夫人是在利用她,但他对邓夫人却是真心的。他说他与邓夫人的事情败露,自知道邓夫人恐怕是活不成的了,他愿意殉情追随,希望来世与邓夫人结成夫妻,所以已经咬舌自尽了。”

    又道:“他咬舌的时候,臣妾想让人制止,可惜没制止住。殿下要是不信,臣妾可以让人将他的尸体抬来给殿下看。”

    福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