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三章 邓如意的下场
    ,精彩小说免费!

    福王府里。

    谢氏坐在临窗的炕上,手里正在打一个络子。萧莘则盘腿坐在她的另外一边,靠着小几拿着一个橘子剥皮。

    然后自己将剥了皮的橘子吃了一瓣,觉得味道还行,又喂了谢氏一瓣。谢氏张口咬了,继续熟练的去打络子。

    过了一会,一个嬷嬷走了进来,对谢氏和萧莘屈了屈膝,唤道:“王妃娘娘,郡主。”

    谢氏点了点头,然后仿若随意的问道:“邓氏送走了?”

    嬷嬷一脸为难的摇着头道:“邓夫人拿簪子对着自己脖子,一直吵着闹着要见殿下不肯走。奴婢怕她真的会想不开伤了自己,不敢近身,所以才来请娘娘的示下。”

    王爷说要将邓夫人送到庄子上,却没说不管这位邓夫人的死活了,这邓夫人万一真的死了,她们这些下人也不好交代。

    谢氏道:“既然她要找殿下,那就去请殿下吧。”

    嬷嬷为难道:“殿下一大早就出府去了,说是去找宁王殿下喝酒。”

    这怕是他自己也知道邓如意定然不会甘心离府会去闹他,所以干脆自己先遁了。谢氏脸上有几分嘲讽,他也就只有这点本事了。

    就他那脑子,还老是想打储位的主意,难怪连圣上都看他不顺眼。

    谢氏道:“那你们就直接将她押上车,就算她真刺了自己的脖子,人死了也还有本宫担着。”

    嬷嬷有了谢氏的话自然没有了担忧,道了声是就出去了。

    嬷嬷走了之后,屋里又只剩下了谢氏和萧莘母女两人。

    谢氏将打好的络子递给萧莘,道:“用这个来配你兄长送你的那个玉佩正好。”

    接着见女儿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又问道:“怎么了,愁眉苦脸的。”

    萧莘忧心忡忡的问道:“母妃,您和父王闹成这样,真的没事吗?”

    谢氏不甚在意的道:“能有什么事,你别忘记了,你母妃已经是正经的福亲王妃,不再只是王府的侧眷。亲王正妃,可不是你父王想休就休得了了,你父王动我他自己也要掂量掂量。”像昨日那样陷害邓如意,她还只是侧妃的时候不能做,但现在她却敢大胆的做。

    萧莘的担忧并没有半分减轻,就算父王不能休妻,一座王府里面男人想要折磨女人,方法也多的是。母妃没有儿子,而她又马上要出阁,以后府里还有谁能帮她撑腰。

    萧莘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希望自己有个同胞相连的弟弟,这样母妃膝下至少有靠。

    谢氏看了一眼萧莘,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许多事情她也不打算瞒她,便与她道:“你以为母妃算计邓氏,只是一时冲动或只是想鱼死网破?”

    萧莘抬头看向谢氏。

    谢氏道:“母妃没有这么笨,于母妃来说,母妃是精美的瓷器,她邓如意是碍脚的石头,母妃不会为了踢开她这个石头,就拿自己这只精美的瓷器去碰。你食邑的事情上让母妃彻底明白,你父王靠不住,既然靠不住母妃索性也不靠了,倒不如做一场局,送份人情给你的兄长,顺便将碍眼的邓氏打发了。”

    福王只是让人将邓如意送到庄子上,再没有别的处置,她倒是多少能猜出福王的心思,他心里还是有些舍不得邓如意的。不过是想将她送到庄子上暂时避过了闲言碎语,等这件事的风头都过去了,他再想办法将人悄悄的接回来。

    但既然她能将邓如意送走,她就绝对不会允许她再回来,邓如意这辈子都别想再回到福王府。

    且昨日的事情之后,福王身为亲王却在她手中保不下自己心爱的侧夫人,他的威信必然大为下降。与之相反的,福王的威信下降了,萧禹诤这个王府世子的威信必然会增加。

    不断降低福王的威信,渐渐的让萧禹诤掌控这座福王府,这才是谢氏和萧禹诤想要做的。

    谢氏继续道:“与其寄希望于你父王会念及与我的情分,我宁愿寄希望于你兄长会念我这份人情。”

    萧莘依旧担忧道:“可大哥毕竟不是母妃亲生的,以后大哥和大嫂会真心孝顺母妃吗?”

    若是大哥和大嫂对母妃只是面子情,背后委屈母妃怎么办,到时候母妃就算有口也难言。

    谢氏笑了笑,道:“不会的。以后待崔氏进门,我将王府的管家之权交给她,不与她有利益之争,她乐得将我高高的捧着得一个孝顺之名。你别忘了,就算我并未真的教养过你兄长几年,但毕竟担着一个抚养过你兄长之名,她若不敬我,必然会有损她的名声。再有,阮氏生下二子一女,除非她自己脑抽作死弄出什么非死不可的大事来,否则就算阮氏一直像现在这样故意生事,你兄长也不能将她怎么样。你兄长和大嫂身为小辈,直接对付阮氏会落下苛待父妾的名声,他们要压制阮氏不让她给他们找麻烦,也必须要通过我的手。”

    谢氏顿了一下,继续道:“这是从利益一方面来说的,再从出身来说,你母妃可不像邓氏那样没有娘家的人,你兄长大嫂若是对我不好,你的舅舅们难道不会为我出头。”

    她敢轻易动邓如意,却也是因为拿定了绝不会有人替她出头。就被冤枉了就被冤枉了,她就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

    “再者从人品方面来说,你兄长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他的品行与你父王不一样,更重情重义。博陵崔氏是名望大族,他们家教养出来的姑娘品性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比起你父王我也更加愿意相信他们会善待于我。”

    至于福王会为难她,他最多也就是不进她的屋子冷落着她,这些男人的恩宠她早已想开了,就算没有又如何。他想支使下人来欺负她?也要看下人听不听他的话才行。又或是他要敢亲自动她一根寒毛,那她就敢直接冲到凤阳宫去求皇后娘娘做主。

    谢氏摸了摸萧莘的脸,道:“所以你不必担心母妃,等出了阁,过好你自己的日子,母妃在福王府生活了近二十年,有足够的自保能力。”

    萧莘虽仍有些担心,但还是点了点头。

    又过了一会,刚才的嬷嬷又回来回禀,说是将邓夫人送走了。

    谢氏点了点头,邓如意惜命,她不会真的舍得刺自己的脖子。

    萧莘想起了什么,又问起道:“那昨日的男子和玉泉酒坊的人……”

    谢氏又道:“你放心吧,你兄长早将他们送走了,你父王或阮氏等人找不着他们。”

    黄桃是她的人,她也找了个好去处将她送出了王府。至于伺候邓如意的绿葵,她帮着邓如意坏事没少干,她则灌了一副哑药将她发卖出了王府。

    萧莘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她就怕那些人被找到有人替邓如意平凡,然后对她母妃不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