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九章 淮阳公主
    ,精彩小说免费!

    卫皇后与阿若说起道:“前几日圣上问本宫,李尚书家的七小姐如何,本宫看他那意思,倒有些想让李家七小姐当阿昭的继妃的意思。”

    阿若眼睛微亮了一下,道:“这倒是门好亲事,李尚书是内阁首辅,李家更是百年的大望族,娶了他的孙女,对殿下是有好处的。”

    殿下自小在军中翻滚摸爬,在兵权上自是不用担心的。燕王殿下现在缺少支持的,是士族文人中的名望。与李家联姻,则相当于补了殿下如今的短板。

    卫皇后却笑了笑道:“但是让本宫给制止了。”

    阿若脸上诧异,有些不明白卫皇后的做法。

    卫皇后摇了摇头,一副拿儿子没有办法的母亲模样,道:“当年替他挑了曹氏,让他埋怨了好几年。这次他继妃的人选,本宫懒得再管,由着他自己挑中了哪家姑娘,本宫和圣上到时给他下圣旨赐婚就是。他自己挑的中意的人,以后过得是好是歹,可再怨不着本宫和圣上。”

    这门亲事定了会让儿子再次心生抱怨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方面是,身为皇子其支持者过众并不是好事,会让圣上产生威胁感,哪怕这个儿媳妇是他亲自挑选的。

    阿若心里十分为萧长昭可惜,但却也不敢质疑卫皇后的决定。

    卫皇后又道:“说起这件事,倒又让本宫想起淮阳来。她今年十八岁了,虽然公主矜贵不愁嫁,但也总要出阁的,圣上前几日也提起了给她挑选驸马的事情。不过本宫想,淮阳的婚事恐怕惠妃会有自己的主意,本宫也懒得张手,倒不如全交给了她去。”

    阿若赞同卫皇后的做法,道:“娘娘应当这样做。”

    淮阳公主的婚事,皇后娘娘做得再好,惠妃也不会记挂娘娘的好,何必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不过阿若想,惠妃恐怕会利用淮阳公主的婚事,再为晋王寻一助力。

    卫皇后点了点头,又吩咐道:“桌上放了一些京里各府中的青年才俊的名帖,晚膳之后,你替本宫送到惠阳宫去吧。”

    阿若道是。

    等到了晚膳,萧长昭被明熙帝扫地出宫,凤阳宫里就只剩下了帝后和萧禹询用膳。

    萧禹询倒没问萧长昭怎么没有一起用晚膳了,恭顺的陪着明熙帝和卫皇后用了一顿晚膳,并配合着明熙帝让其表现了好一番的爱孙之情。

    用过了晚膳之后,他不好再多做停留打扰帝后,便告退回了东宫。

    而这边阿若将名帖都送去了惠阳宫之后,郑惠妃客客气气的留了她喝了一碗茶,然后再客气的将她送走了,然后便看起了那些名帖。

    郑惠妃看过了之后,心里知道卫皇后倒是不曾藏私,有几户十分适合通过联姻能给他们这边带来助力的人家的名帖,她也一并送来了。

    她将那几户合适的人家的名帖都挑了出来,打算过几日再跟晋王好好商量着看选那一家。

    淮阳公主坐在郑惠妃身边,跟着郑惠妃一起看那些名帖,但脸上却并不高兴。等看到郑惠妃挑出的名帖,更是气得将桌子上的名帖一下子全部扫到了地上,气得面红耳赤的坐在那里,却并不说话。

    郑惠妃的目光冷了起来,盯着她道:“你做什么?”

    淮阳公主哼笑道:“儿臣是母妃用来给三哥笼络势力的物件吗?给儿臣挑选驸马,都不用问儿臣喜不喜欢,心里乐不乐意。”

    她的模样长得有四五分像郑惠妃,发起怒来的时候母女两人的表情更是一模一样的。

    郑惠妃冷着脸道:“本宫告诉你,咱们一家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三哥若是争输了你以为你会有好日子过,牺牲你的婚事算什么,有一天若是要牺牲本宫的命,本宫也二话不说。”

    娘家的事情已经够让郑惠妃烦心的了,如今这个女儿也让她生气。

    郑惠妃又哼道:“别以为本宫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本宫告诉你,你心里想的那人你们没戏,不止本宫不会同意你们在一起,就是他们家也不会想尚你这个公主,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且不说这些,你也问问他心里有没有你,只要他能说出他有半分喜欢你,本宫也不在婚事上逼你。”

    淮阳公主听得又气又恼,从榻上站了起来,甩着袖子便气冲冲的走了,走到宫门口正遇上晋王妃,晋王妃看着她的表情笑着问道:“妹妹今日这是怎么了,心情不好。”

    淮阳公主却没有理她,直接越过她走了。

    郑惠妃抚着额头有些头痛又生气的道:“真是不让人省心,什么时候才能懂事。”

    郑家白姨娘母子和白家犯下的事情辨无可辨,根本无需多么复杂的去查证。除了走私茶叶之事,白家犯下的其他杀人越货的事情还不少。墙倒众人推,白家一下狱,那些受害人或受害人的家属个个都挑出来了,跑上京城来击鼓鸣冤。

    因白姨娘母子的事情没有证据能够指证郑家其他人也有人参与其中,所以明熙帝下旨,只是抄了白氏一族和白姨娘母子定了秋后问斩。

    对于郑家其余人,明熙帝念及郑家祖上的功劳,只小惩大诫,以治家不严之名降了郑家两位老爷的官职,其余并未追究。

    不过这抄白家的时候不抄不知道,一抄吓一跳。当年白姨娘未被纳进郑家的时候,不过是小门小户之家,连丫鬟都使唤不起。等到抄家灭族的时候,白家置下的产业竟然连中等官阶的官宦之家都比不上,家中使奴唤婢,房子雕栏玉砌富丽堂皇,祭田一置就是几万亩。

    王氏跟凤卿和谢蕴华叹气道:“也不知道这白家做了多少坏事,才能搂出这般的家业。”

    谢蕴华捂着嘴笑,道:“这白家都楼了这么多,那郑家和晋王得的恐怕更不会少。”

    她接着又道:“我听二爷说,圣上悄悄的召见了郑家两位老爷,又将户部简尚书叫了去,没有摆在台面上来,郑家私下里应该是吐了不少钱财出来充盈了国库。只是,恐怕郑家和晋王府要有好一阵子抓襟见肘了。”

    白姨娘是郑惠妃一开始便打算牺牲的弃子,郑勇毕竟是郑家的骨肉,她本有心想试着保一保,只是她去求见明熙帝的时候,明熙帝却连面都没有让她见着。

    这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郑惠妃也不敢违逆明熙帝,便只好作罢。郑勇是罪子,连丧事都不能大办,郑惠妃便只好吩咐郑家悄悄的去寺庙里让人给他念经超度,点上一盏长明灯,好让他早日投胎。

    与郑家一否一泰相反的是信国公府卫家,郑家两位老爷刚被降职不久,明熙帝让信国公的长孙卫伯达领了禁军十二卫之一的金吾卫,任指挥佥事,从四品。

    鲁王妃与自己的母亲清河长公主说起时,忍不住有些嫉妒道:“无功无劳,就让一个二十二岁的人领了从四品的指挥佥事,如此荣宠,圣上也不怕这位卫家大少爷受不住。”

    清河长公主瞥了她一眼道:“你要是有本事让圣上如此荣宠,那也是你的本事。”

    鲁王妃撇了撇嘴。

    请和长公主却有更加担心的事,一直以来圣上对信国公府虽然多有恩宠,但仿佛都只是看在卫皇后的面子上,但却并未重用过卫家。信国公如今只有一个太保的虚职,信国公世子也不过任着掌管朝会、筵席、祭祀赞相礼仪的鸿胪寺卿,不是什么实权的职位。

    但是金吾卫指挥佥事却是实打实的实权职位,掌管皇宫戍卫,必是圣上信任的人才会被放到这个位置中。

    圣上提拔卫伯达,是不是表示圣上开始要重用卫家?如果真是如此,那就表示圣上开始在为燕王或靖江王铺路,在储君的人选上晋王府和鲁王府都已经出局。

    这对他们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