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章 宋家回京
    ,精彩小说免费!

    天气一日比一日热起来,白天到外面太阳底下站一会,感觉人都要被烤熟了。

    凤卿用了一碗冰镇绿豆汤,然后坐在冰山旁纳凉,旁边的小桌子放着针线筐,针线筐里是一件没有绣完的肚兜。

    郑家的事情已经落下了帷幕,郑家和晋王都算是损失不少,但好歹没有被连根拔起,算是大难不死。

    郑家的话题算是渐渐成了过去式,现在京城中新的话题是关于信国公府卫家那位新任的金吾卫指挥佥事。

    金吾卫指挥佥事虽然职位不低,比不上那些一品二品大员让人值得说道。但是这件事出在卫皇后的娘家,若再跟储位之争联系在一起,就会让人十分敏感了。

    毕竟卫家自从封爵开始,还真没出过一个在朝堂中举足轻重的人物,更多是是身为外戚的象征意义。但是卫伯达领金吾卫指挥佥事的发生,则表示卫家以后可能开始渐渐往权力中心靠拢。

    不要小看一个金吾卫指挥佥事,圣上这次能提拔了卫伯达,下次就能继续提拔卫仲卿、卫叔显、卫季厚,甚至于他们的父亲信国公世子卫贤。

    圣上想让一个家族显达,都是几句话的事情。

    与这件事相比较起来,圣上同时另外擢拔的一位新刑部左侍郎宋大人,倒显得无足轻重了。

    不过谢远樵因为这件事,倒是心情不好了好几天,连胃口都差了。概因这位宋大人是从前那位看他十分不上的宋大人,以前的福建提刑按察使宋勉宋大人。

    从前在福州的时候,两家住得不远,宋夫人和王氏交好,两家还走得挺近,但这仅限于女眷。

    但是谢远樵和宋勉,那可真是谁看谁都不顺眼。

    宋勉官阶比谢远樵高,算得上是他的领导,那他是逮着谢远樵便训斥责骂的,谢远樵每一次见他都会至少三天没有好心情。而谢远樵虽然不敢当着宋勉的面骂他,但私下里也没少将人家的祖宗问候了个遍。

    等谢远樵打通了脉络调回了京城当了京官,他还以为终于摆脱宋勉这个王八蛋了,结果不到半年,宋勉也跟着调回来了,偏官职还是在他之上。

    刑部和大理寺虽属于不同部门,但这两个部门职权有关联,时常是联合办案,这就表示他谢远樵以后在工作上与宋勉的接触机会仍旧会有很多,而宋勉依旧可以逮到机会就将他骂得狗血淋头。

    所以最近,谢远樵的心情很差很差,连朱姨娘柳姨娘等一众姨娘都不敢往他身边凑。

    过了一会,凤卿重新拿起了针线筐将肚兜继续绣起来,肚兜中的仙鹤纹倒是有些模样了。

    这个时候,盛麽麽从外面走进来,对她屈膝行礼后笑着道:“七小姐,夫人让奴婢来告诉您一声。她那边的事情没有这么快结束,今天恐怕去不了福王府,让您不必再等她,出门的事情明天再说。”

    凤卿点了点头,然后关心的问了一句:“陈姨娘没事吧?”

    萧莘三天后出阁,她和王氏本是打算今天去福王府帮忙的,但临出门的时候,陈姨娘那边却传来了她不大好的消息。

    盛麽麽叹着气道:“胎位不正,孩子的脚朝下了。”

    生过孩子的都知道,生孩子的时候遇到孩子脚朝下,那就是实打实的会有产厄之难,可极可能会一尸两命的那种。

    凤卿听着皱起了眉来,心想这时候要是有剖腹产就好了。每当这个时候,她就格外想念现代的医疗条件。谁知道她以后嫁人生子时,会不会遇到胎位不正的情况,好不容易重生了一回,最后死在生孩子生,那就太冤枉了。

    所以,求懂手术的外科大夫呀,麻醉师呢都给她来一打,还有可以防感染的抗生素什么时候可以发明出来……

    盛麽麽大约以为凤卿是在担忧陈姨娘,又笑着安慰她道:“好在陈姨娘现在才七个月,找两个熟懂生产的女医来,慢慢的帮着陈姨娘调整胎位。”

    王氏虽然不喜欢陈姨娘,但她不是吴姨娘,王氏没有恨她恨到想让她死的地步,所以找大夫的事情都还尽心尽力。

    凤卿听着点了点头。

    盛麽麽走后,又过了一小会。珊瑚又笑眯眯的进来,悄悄的对凤卿道:“小姐,今日有贵客求见。”

    凤卿问道:“谁呀?”

    珊瑚神神秘秘的出去,将外面的人带了进来,外面的少女娇俏的走了进来,映进了凤卿的眼帘。

    凤卿忍不住惊讶了一下,放下手里的针线,站起来惊喜道:“阿瑜。”

    来的正是宋大人的独女宋瑜。

    宋瑜上前来,一下子将凤卿抱住,抱怨道:“你这丫头,我当你回了京城之后,早就将我抛在脑后了,我给你写信,写了七八封你就才回那么一两封。”

    凤卿笑着道:“可我回的信每一封都比你的长啊。”

    宋瑜为了表达自己的激动之情,抱住了凤卿好一会儿之后才将她放开,道:“我娘本说要将家里的事情整理清楚了,过几日再下帖子请你和谢伯母过去叙旧,可我等不及了,想马上见到你,所以自己独自上门便来见了你。”又笑着捏着凤卿的腰道:“你不会怪我唐突吧。”

    凤卿笑着道:“怎么会,我本也打算下帖子请你来呢,偏这两日不得闲。”

    宋瑜哼哼道:“你就哄我吧,怕你早就忘了我了。”

    凤卿自然连忙表白,笑道:“我说的可都是真的,就连今日我本也要随母亲出门的,只是碰巧家里出了点事拖了母亲的步子,这才没成行。”

    宋瑜奇问道:“你出门打算去做什么?”

    凤卿道:“康定郡主三日后出阁,母亲携我过去福王府帮忙。”

    宋瑜听着点了点头,道:“我听闻你家姑母现在已经是福亲王妃了,可还没恭喜你们家。”

    凤卿笑了笑,携了宋瑜到榻上坐下,又让珊瑚等人上茶。

    宋瑜又叹着气道:“真没想到,分离短短几个月,许多事情可都已经变了样了。回京之后,我可也听了好多你的故事。如今的你,倒成了一个传奇人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