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五章 霸道
    ,精彩小说免费!

    既然说起了云雀和飞燕,凤卿便又问起道:“云雀和飞燕人呢?”

    萧长昭道:“她们保护你不力,自然要接受处置。本王将她们杀了。”

    凤卿吓了一大跳,转过头来惊道:“杀,杀了?”

    萧长昭低头看向她,故意动了两下眉毛。凤卿这才反应过来他完全是在跟她开玩笑。

    凤卿有些生气道:“殿下怎么能开这种玩笑来吓我。”

    萧长昭道:“你自己脑子笨跟本王有什么关系。”

    凤卿:“……”

    凤卿默默的转回头来,决定不再跟他说话。

    但萧长昭骑着马带着她走着走着,却不像是他打算送她回家的方向。

    凤卿不得已又开口问道:“这不是回京城的方向,殿下准备带我去哪儿。”

    萧长昭道:“过了这条路,前面便是本王的山头,带你去那里。”

    京城的矜贵富裕之家喜欢在京郊买一块山头,在山上建造别院,春天可以出门游玩,夏天可以避暑,秋天可以打猎,冬天可以引温泉水泡温泉,一年四季都用处多多。

    当然,这里的山头并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买到的,除了有银子之外还必须有权。特别是靠近皇家山林景山一带,山价更是贵如黄金。

    几位龙子凤孙人人都在这里置办了有私人的山头,而萧长昭的这一块却是明熙帝赏赐给他的,自然是面积最大,位置最好,景致最佳的,连别院都是最雄伟巍峨的。因别院就建在一座天然温泉旁,取名“汤泉山庄”。

    凤卿皱着眉道:“我不想去,请殿下送我回家,免得长辈担忧。”

    萧长昭也皱着眉,道:“不送。”

    凤卿道:“那就请殿下放我下来,再借我一匹马,我自己回去。”

    萧长昭语气故意冷道:“本王发现你挺会过河拆桥,刚刚可不是这副态度。”又道:“走吧,你不是还没用午膳,本王带你去吃东西。”

    凤卿道:“我不饿。”

    结果她的肚子却在这个时候不争气的“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且叫的还巨响。

    凤卿顿时尴尬了起来,萧长昭却取笑的呵了一声,然后带着她继续往前走。

    到了汤泉山庄,山庄里除了一户守宅院的门下奴才,并没有其他的人,宅院里面也显得十分简陋,几乎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

    凤卿甚至看到,那一户人家在山庄外面劈了一块地,专门种了青菜和养了家禽——看着倒不像宅院,而像是乡下的庄子。

    大约萧长昭已经让人提前来吩咐过,凤卿下马跟随萧长昭进来的时候,饭食都已经准备好了。

    萧长昭让人给她换了一壶果酒,一边给她倒酒一边道:“吃吧,蔬菜是山庄里自己种的,肉菜也都是春天的时候打回来的猎物放在山庄里养着的。”

    凤卿看着他动了筷子,然后才拿起筷子夹了跟前的菜。

    不知她是因为真的饿了,还是做饭菜的人手艺好,凤卿竟觉得吃着挺开胃。蔬菜都没有用太多的佐料,保持了蔬菜的原汁原味,但吃起来却很清甜。

    萧长昭夹了一块肉放到她的碗里。

    凤卿看着那肉已经被片成了片,看不出来是什么。

    凤卿问道:“这是什么?”

    萧长昭饶有兴致的看着她,仿佛在逗弄她一样,道:“这是眼镜蛇的肉,敢吃吗?”

    凤卿给了他一个无聊的眼神,然后将肉夹到嘴里咬了一口。

    萧长昭见没惊吓到她,心里多少有些失望,又道:“下次给你弄点炸蜈蚣和炸蜘蛛来,看你敢不敢吃。”

    凤卿终于被恶心到了,没胃口的放下了碗筷。萧长昭看着却高兴的哈哈笑了起来。

    凤卿不满的道:“殿下觉得逗弄我很有意思?”

    萧长昭:“自然。”又给自己斟了一杯酒边喝边道:“等我们成亲后,本王想本王的日子会过得很愉快的。”

    凤卿讨厌他三句不离的成亲后怎么样成亲后怎么样。

    凤卿问:“殿下打算什么时候送我回去?”

    萧长昭道:“你着急什么,本王平日忙,好不容易有时间与你培养感情。”又道:“等用过了午膳,本王带你去山上打猎去。”

    “你有病吧,现在是夏天,外面的太阳能晒死人,哪有人夏天去打猎的。”

    萧长昭道:“为何夏天不能打猎,云弓说前些日子在这山上发现了狼的脚印,看我们有没有运气遇上一两只。等一下骑马进了林子,有树叶遮阳,不会晒到你。”

    凤卿无奈又恼的问:“是不是你想要做的事就一定要做,从不用管别人什么想法。”

    萧长昭点着头道:“对。”又笑着道:“又如我想得到的人,也一定要得到。”

    凤卿道:“得不到呢?毁掉?”

    她想起萧长洛那个人,阴沉沉的,也是一副我想得到的东西就一定要得到,得不到我就毁掉的态度。这些龙子凤孙们,大约都是一样的霸道和不可理喻。

    萧长昭仿佛是听她在说笑话一样,道:“怎么会得不到。听说过皇天不负有心人吗?皇天从来不负本王这个有心人。”

    这兄弟两人还是有一些不同的,这一个比那一个更加霸道。

    萧长昭又突然问起道:“你生辰是什么时候?”

    凤卿不知道他问这个做什么,回答他道:“冬月十五。”

    萧长昭微有些失望的叹道:“连十四周岁都还不到,还是太小了呀,怎么也要等到你十五及笄后。”又道:“不过明年春天将亲事定下来,等到你及笄后再成亲也差不多了。”

    凤卿站起来,道:“我吃饱了,殿下慢慢吃,我出去透透气。”她已经觉得她根本不能跟他正常讲话了。

    却在这时,外面云箭突然进来,向萧长昭拱手道:“殿下,靖江王在外面求见。”

    萧长昭突然笑了起来,挑着眉毛问凤卿道:“你怕不喜欢让他看到本王和你单独在一起,要不要本王先将你藏起来?”

    凤卿气哼哼的重新坐了下来,一副并不准备避开的模样。

    她和他又没有发生什么事,她身正不怕影子歪,若故意避开了,反倒是让人觉得她心虚了。最重要的是,以萧长昭的脾性,他很可能在她躲起来的时候,故意不小心让她被萧禹询看见,到时候她更是有十张嘴也说不清。

    萧长昭弯着嘴角看向云弓,心道这个侄儿来得可真是时候,又吩咐道:“请靖江王进来吧。”

    云弓道了一声是,出去后没一会便引着萧禹询进来了。

    萧禹询穿着一身箭袖,手里还挽着一把弓,看样子也是一副上山打猎的穿着。

    看到里面和萧长昭一起坐着的凤卿,脸上十分惊讶和意外的道:“七小姐怎么也在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