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六章 醉话
    ,精彩小说免费!

    萧长昭弯着嘴角看向凤卿,故意道:“是啊,卿儿,告诉禹询,你怎么也在这里。”

    凤卿懒得理他,却也并不解释,站起来对萧禹询行礼问安,道:“见过靖江王殿下。”

    萧禹询脸上有些黯然,但也不好追问,脸上有些冷淡的点了点头,然后对萧长昭拱手打了声招呼:“五叔。”

    萧长昭问道:“禹询怎么会来这里?”

    萧禹询道:“前些日子听人说山上出现了狼群的脚印,所以想上来看一看。刚刚在自己的山头里看见了云箭,想是五叔也在山上,所以过来打声招呼。”

    萧禹询在这里自然也有自己的山头,就紧靠着萧长昭的山头。

    凤卿严重怀疑,是不是萧长昭故意让云箭去将他引来的。

    萧长昭像是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一样,含笑扫了她一眼,然后又看向萧禹询道:“用过午膳了吗?”

    萧禹询看了一眼他桌子上的饭食,笑着道:“暂未,正好来蹭五叔一顿饭。”

    萧长昭道:“那坐下一道用吧。”又转头吩咐人去多取一双碗筷。

    萧禹询坐了下来,萧长昭给他斟了一杯酒,又问道:“这么热的天气,你母妃和母嫔舍得让你出来?你不用上课读书。”

    萧长昭是知道太子妃和吕嫔多紧要他的,有时候他都觉得太子妃和吕嫔紧要得有些过分了。虽说他的太子唯一的脉丁,但既然是男孩子,本就应该当狼一样养。

    萧禹询有些苦笑了笑,道:“我如今每日都只是读书,无别的事情可做,也就偶尔出来山上走走消散一途。”

    萧禹询有时候并不喜欢呆在东宫里,呆在东宫里,就表示太子妃和吕嫔会每日耳提面命的提醒他身上的责任责任还是责任。为了让他专心外面的事,太子妃让人管了他身边的大小事情。但是太子妃过于操心了,反而让他觉得被控制住了,没有丝毫的自由。

    但这不是自己的生母,而是自己的嫡母,他不能说,只能受着。

    萧长昭道:“你年纪还轻呢,多读些书有好处。以后上朝参政,父皇给你分派了差事,你自己也能有足够的经验。”

    萧禹询仍是苦笑,道:“我记得,五叔像我这个年纪的时候,已经可以单独领兵上阵打仗了。”

    何况难道他上朝参政就不能继续读书了吗?实践出真知,在实务中反而能让人学到更多有用的东西。但是至今,圣上并未有任何让他上朝参政的意思。

    上次圣上让他看折子执御笔,他以为是一个兆头,但之后却没有了任何下文。

    萧禹询又叹道:“与五叔比起来,我不如良多。”这句话可谓是道尽了他对上朝参政的向往。

    萧长昭看了他一眼,替他夹了菜,还是刚刚夹给凤卿的那道眼睛蛇肉,道:“吃饭吧。”又问:“蛇肉,敢吃吗?”

    然后叔侄两人对酌起来,凤卿不说话,安静的坐在那里当背景板。

    萧禹询今日大约是心情并不好,一杯接一杯的喝起酒来,萧长昭看着他陪着他喝。

    只是萧长昭的酒量是在军中跟部下用大碗和酒坛历练出来的,萧禹询并不如他,三壶酒后,萧禹询已经上脸,萧长昭还跟没事人一样。

    萧禹询有了醉意,便有些开始说起胡话来,手里还拿着酒杯,转过头来盯着凤卿质问道:“七小姐是喜欢五叔吗?”

    这话让正在喝酒的萧长昭也停下酒杯来看着她。

    凤卿避开他们的眼睛,生意淡淡的道:“殿下喝醉了。”

    萧禹询突然呵笑了一下,有些自嘲的道:“是,本王的确喝醉了。”

    从进门看见她在这里开始他就在生气,生她的气。所以他故意不去看她,故意不跟她说话,故意像是在冷落她。

    现在想想自己幼稚得很,他有什么资格生气,他又是她什么人。就算她有心成就自己身上预言的凤命,五叔如今没有正妃,比起他和其他人五叔的确是更好的选择。

    他是生气她与别的女人没有什么不同,也是个贪慕权势富贵的女人?可是他自己也想当太子,又有什么权利指责她权利**太大?

    说来说去,他也只是嫉妒她没有选择他而已。

    萧禹询此时嫉妒的想,若是五叔的王妃曹氏没有这么早过世,他和五叔之间她会选择哪一个?但是想到这里他便打住了,他觉得这个问题不能深想。

    萧禹询举杯对凤卿道:“七小姐原谅本王的醉话,本王以酒赔罪。”说完将酒饮尽。

    凤卿想了想,却没跟着喝酒。

    萧长昭若无其事的看了萧禹询一眼,又道:“既然喝醉了那就先歇一歇吧。庄子里有空的客房,只是简陋了些,让人带你去眯一会。”

    萧禹询却摆着手道:“不必,我还想和五叔比一比打猎呢。五叔陪着我猎一场如何。”

    萧长昭道:“不用着急,等你睡一觉再说,现在天还早得很。且现在天气炎热,到了傍晚猎物才会出来呢。”

    说完招了招手,让外面伺候的人进来扶萧禹询下去休息。

    等萧禹询走后,萧长昭看着凤卿道:“生气了?”

    凤卿道:“我有什么好生气的。”

    萧长昭道:“不生气本王故意让他误会你。”

    凤卿道:“误会我或不误会我有什么不一样。”

    萧长昭笑了起来,道:“挺好,挺能想得开。”又道:“既然你们注定不可能,还是让他现在就断了对你的心思好。你以后是要当他五婶的人,以后让人抓住把柄传出什么韵事来就不好了。”

    然后又是一副我擅善解人意的道“本王倒是无所谓,就怕你以后觉得面子上过不去。”

    萧长昭招手让人将桌子上的酒菜都撤下去,又对凤卿道:“走吧,本王带你在这庄子上走一走,顺便消食。”

    凤卿本有些不想去,不过现在她也想明白了,跟萧长昭在一起你就只能顺着他的意思来,因为不管你反不反抗,最后都只有一个顺着他一个结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