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八章 狩猎
    ,精彩小说免费!

    萧长昭从自己的马上跳到凤卿的马上来,从身后往前环住凤卿,手覆在她的手上一起握住她手里的弓箭。

    凤卿转过头来撇向萧长昭。

    萧长昭却出言严肃道:“专心一点,我教你怎么射箭。”

    凤卿转回头来,没在抗拒。

    身后便是温热宽阔的身体,他的呼吸时不时的会喷在她的脖子上,耳边是他呢喃的声音:“手握住这里,弓要拉满才有力气。对着猎物的时候不需要对准,要考虑到风向、风速还有猎物可能会移动的速度与方向,射箭的时候一定要果断,不要犹豫……”

    前面突然出现了一只山獐跳跃而过,跳跃的时候还惊恐的回过头来看着他们。

    萧长昭目中的亮光闪过,立刻握着凤卿的手握起弓箭对准了山獐,在凤卿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手中的箭已经飞射而出了。

    山獐见到飞射过来的箭,连忙跳跃准备逃走,凤卿本以为这一箭要射空的了,结果偏偏那一箭就刚好射在了山獐逃避的方向,然后准准的射中在了它的脖子上。

    山獐惨叫了一声,然后倒了下来。

    凤卿放下手里的弓箭,有些不敢相信,“咦”了一声,惊讶道:“我竟然射中了。”嗯,她果然很有射箭的天分。

    萧长昭呵道:“这是你射中的吗?”

    凤卿有些不爽,道:“是你射中的行了吧。”

    说完有些耍性子一样的那了几支箭乱射,结果却前面草丛晃动了一下,却意外的传来“吱”的一声尖叫。

    云弓和云箭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跳下马走过去,却从草丛里提了一支兔子起来,兔子的脚上还插着箭。

    云弓有些无语的道:“殿下,七小姐射中了一只兔子。”他真是服了这位谢七小姐了,乱射都能射中。

    凤卿有些得意的看向萧长昭,翘起了嘴角。

    萧长昭却目视起前方,哼道:“瞎猫碰上死耗子。”

    凤卿道:“那也是我的本事。”

    云弓和云箭将山獐和兔子捡起来,用绳子绑住放在了马后面。

    他们这一路走走停停的,碰到有猎物就打,没有猎物就慢悠悠的晃,因此最终打的猎物并不多。

    然后快傍晚的时候,他们重新在林子里与萧禹询汇合。

    比起他们来,萧禹询看起来是满载而归。杜敏和陈章的马上都载满了猎物,各种各样的猎物都有,凤卿看到他们甚至还猎到了两头麋鹿。

    萧禹询看了共骑在一匹马上的凤卿和萧长昭一眼,最后又移开了目光,看向云弓和云箭马上带着的猎物。

    萧长昭也扫了他满载的猎物一眼,夸赞了一句道:“哟,不错,猎得还不少。”

    萧禹询脸上却流露出几分失望,道:“看来五叔并不愿意认真与我比赛一场。”

    萧长昭道:“本王年纪大了,弓马自然比不上你们年轻人,五叔认输。”

    凤卿听着简直想吐槽,萧长昭仅比萧禹询年长七岁,今年不过才二十四,要是在现代那就是大学刚毕业没几年,就是在这朝代也仍属于青壮年的行列,偏他能睁着眼睛说一句“本王年纪大了”。

    而后她便又见他含笑低头看着她,脸不红心不跳的道:“还是风花雪月这种事情更适合五叔这个年纪做。”

    萧长昭抬头望了望天色,又道:“时候不早了,收拾收拾准备回去吧。”

    而就在这时,云箭突然望着某一个方向,有些微惊的唤了一声:“殿下。”

    萧长昭调转马头过来看着他,云箭指着丛林的方向道:“您看哪里!”

    凤卿和萧长昭一起循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只见树丛中间,躲在一块石头后面,站立着一头棕灰色的野兽,此时眼睛正散发出凶狠的绿光,一动不动的盯着他们,也不知道在那里站立多久了。

    是狼,没错,那是一头狼。

    如果说只是一头狼,在他们有这么多人的情况下并不值得害怕。但令人担忧的是另外一种情况,狼是群居动物,狼群数量一般会在七头到三十头。

    如果一个地方出现一头狼,那周围必然还会有其他的狼躲着。

    果然,在云箭出声之后。那头狼的身后,陆陆续续的出现了其他健壮的狼头,逐渐的往开始的那头狼身边靠拢,最后集体仰天发出“啊呜……”的声音,让人听着忍不住毛骨悚然起来。

    凤卿稍数了数,一共有十一头,而这还并不包括还有没有在其他地方躲着没有出现的。

    萧长昭的眼睛眯了起来,表情终于认真起来。

    萧禹询等人自然也见到了那些汇聚起来的狼,脸上同样的认真和郑重起来。

    萧长昭问萧禹询道:“你一人可以对付几头?”

    萧禹询道:“有弓箭,三四头都没有问题。”

    萧长昭道:“很好。”

    然后他心里快速的计较着,这里的杀头从前从来没有出现过野生的狼群,现在会出现,应该是从别的族群里分出来跑到这里来落居,并将这里划进了他们的领地。他们进入山林打猎,则被他们认为是侵犯了它们的领地。

    但既然是从大的族群中分出来的,那就表示这一狼群不会太多,这十一头很可能是狼群的全部数量。

    萧长昭思考完便开始分配任务,道:“禹询,你和杜敏陈章负责左边六头,云弓你和本王负责右边五头,云箭你和其他人负责护着谢七小姐。”

    说完从凤卿的马上跳回自己的马上,将凤卿交给了云箭。

    云箭道了一声是,然后与其他两人将凤卿围在了中间,拿剑挡在身前呈保护的姿势。

    凤卿这个时候倒也乖顺,她并不帮得上忙,此时乖乖听萧长昭的安排就是不给他们增添麻烦。

    那群狼仰天啸完了之后,便“倏”的一头接着一头疾速冲了上来,他们的速度极快,仿佛瞬间就到了眼前。

    空气中传来箭羽的“咻咻”声,他们先用弓箭射向狼群,但弓箭并不能伤及它们的性命,只是令它们受伤,令他们的行动迟缓,战斗力下降。

    但这样已经令情形好很多了,等将箭射完了之后,他们跃身下马,以剑与狼群搏斗。

    但狼毕竟是凶狠的动物,且狼群具有一定的相互协调配合的能力,并没有这么容易束手就擒。

    凤卿看到萧长昭提剑先冲向狼群的首领,几次的刀光纵横之间,先把狼群的首领斩杀下来,威慑住其他狼只,同时令它们群龙无首。

    接下来就好收拾多了。

    一头狼接一头狼被斩下来,一一躺在了地上,发出撕裂的“啊呜”的嘶叫声,然后不再动弹。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萧禹询将最后一头狼斩杀下来。最后他们之中除了陈章不小心被狼爪抓伤了之外,其余人都安然无恙。

    萧禹询对陈章温和道:“没大碍吧?等回去让人给你用些药。”

    陈章抚着自己受伤的手臂,道:“谢殿下关心,属下并无大碍。”

    萧长昭将剑回稍,伸手摸了摸躺在地上的狼,道:“这狼皮倒是不错,等回去让人来将这些狼兽抬回去,把匹剥下来。”

    抬头又问萧禹询:“吃过狼肉吗?”

    萧禹询皱了皱眉又摇了摇头。

    萧长昭道:“狼肉也是可以吃的,让人将狼肉弄成肉干,以后出门倒是可以带上当路上的干粮。”

    萧禹询问道:“五叔吃过狼肉?”

    萧长昭道:“自然。不止狼肉,狮子、松鼠、仓鸮、蛇的肉,只要是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全都入过本王的嘴。”

    接着说起了自己的光辉往事,道:“从前在西南打南诏的时候,朝中为个军饷吵闹不休,运送军饷的官员又拖拖拉拉,军中的饷食见了底,我们只能自己出去打猎找吃的,不然难道全军的将士,难道还得饿着肚子上战场。”

    一席话倒是将朝中的明争暗斗都揭露了出来了。

    圣上的亲儿子在带兵打仗,还是最宠爱的小儿子,圣上自然不会舍不得军饷,只是有些人在执行的时候,必然会有意无意的出现差错,这些有时候是连圣上都控制不住的。

    萧长昭说到这里,倒还真的回忆起了当年的岁月。想想当时的情景,他们在满是瘴气的西南森林里,几万的将士靠着打猎支撑了大半个月,那时候几乎连地上的蚂蚁都被他们吃干净的。

    他那时候也才十五六岁,跟禹询现在的年纪一般大,年轻气盛,不是不因此怨恨。气的时候连亲爹都怨上了,真想撂担子不干。

    后来明熙帝诛杀了运送军饷的人,却没有处置他背后的主子。因为那个运送军饷的押运官,他是依附太子的人。

    他已经忘记了当时自己是什么感觉。

    他因为他和太子虽然自小感情不好,但终归是同父同母的同胞兄弟。兄弟手足,再有什么纷争,也只是兄弟间的口角,不会真心想要彼此的命。

    但是他当时想干什么?他难道是想要他死?

    也是从那时起,他对这个兄长彻底寒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