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二章 心比天高
    ,精彩小说免费!

    凤卿忍不住笑了笑,问道:“姨娘还打听到了什么?比如英国公夫人保的是哪一户人家。”

    杨姨娘脸上有些复杂的道:“我听说是英国公一位姑表兄弟的小女儿,还是嫡出。”

    凤卿对京城各府的人事自然有所了解,她记得英国公只有一位姑姑,他那位姑姑膝下也仅有一子,英国公的那位姑表兄弟在外任着封疆大史,是东宫重要的支持者之一。

    凤卿问道:“她说的可是山西布政司卢大人家的幼女?”

    杨姨娘只听方姨娘说的好像是姓卢的,便道:“约莫是的。”

    凤卿对杨姨娘道:“姨娘放心吧,母亲不会应下这门亲事。”

    布政使是从二品的封疆大史,以从二品的封疆大史的嫡女来向谢凤英保媒,应当说英国公府和卢家都是十分看得起谢凤英了。而王氏若是应下这门亲事,谢凤英娶了卢家的女儿这也应当说是谢凤英高攀了。

    但谢家如果把宝押在萧长昭身上,便不会与英国公府走得太近,甚至与东宫阵营中的人联姻。

    而事实上,王氏和英国公夫人自小长在王老夫人膝下,姐妹关系向来亲厚,谢家回京之后,两家姻亲本应该走得极近的。但自从凤签的事情后,王氏却有意的与英国公府疏远了。而所谓的英国公夫人保媒,恐怕也是英国公府想要试探谢家居多。

    杨姨娘脸上有几分尴尬,显然觉得自己过问谢凤英的亲事有些僭越了,之后像是为了解释什么一样,道:“三少爷的亲事我是不敢管的,自有夫人替他张罗,我这个人就是喜欢闲话八卦,吃饱了撑着。”

    凤卿点了点头,也不揭穿她的话,道:“我知道。”

    但杨姨娘脸上很明显却是松了一口气。

    接着她却又是一巴掌拍在了凤卿的脑袋上,又精神抖擞的问道:“但你的事情我总还可以问一问,我问你,你今日出门是不是跟燕王殿下在一块儿?”

    凤卿并没有隐瞒她的意思,认真的看着她,点了点头。

    杨姨娘默了好一会,才表情复杂的问道:“你自己想好了以后要走什么样的路?”

    凤卿道:“我知道。”

    杨姨娘又问:“那老爷和夫人呢?”

    凤卿沉默着没来得及说话,杨姨娘又叹息着道:“我倒忘记了,你性子一向周全,若不是和老爷和夫人已经有了默契,你也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

    这是全家人交出性命去挣的事情,凤卿不会独独为了自己的利益提着全家人的脑袋去冒险,凤卿会这样做,只能是她的选择和老爷夫人对谢家未来的决定一致。

    杨姨娘又默默的道:“你自己想好了就行,你一向有自己的主意。我呢也见识有限,不知道什么对你才是最好的,所以懒得指手画脚。我只有一句话,大事上你不要擅作主张,有什么事你多问夫人拿主意,她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还多,跟她商量着来没坏处。”

    说着顿了顿,又接着道:“虽然夫人现在对你还有些心结,但你也别怕受冷落,多去夫人身边献献殷勤,夫人心软,你表现得殷勤一些,说不好她就原谅你了。”

    凤卿笑着伸手去握住杨姨娘的手,道:“是,我都听姨娘的。”

    杨姨娘却有些烦的甩开她的手,站起来冷冷的撇了她一眼,半烦恼半抱怨的道:“不会挑出身,却偏偏心比天高。”说完便走了。

    杨姨娘有时候心里想,要是这个女儿投生在王氏的肚子里就好了,她长得这般懂事聪明,夫人定会极心爱她。可偏偏投胎在了她这个姨娘的肚子里。

    凤卿又在屋子里默默地坐了一会,心里想了一些事,然后才将珊瑚叫了进来,进了内室梳洗。

    她今日睡得早,但是心里装着事却睡不大着,在床上翻了个身,看着窗户外面射进来的淡薄月光,纷纷扰扰的想起了许多的事。包括前世的事,这一世的事。

    有时候凤卿反倒觉得前世的一切像是一个梦,这一世发生的一切更像是她真实的人生,她终会在这里嫁人……然后或许还会有自己的孩子……

    凤卿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凤阳宫里。

    卫皇后早上起来在小佛堂里念了两卷经,然后才用早膳。

    她没什么胃口,用了几筷子便让人将早膳撤下去了,然后坐在榻上用茶。

    阿若亲自端了一碟的葡萄上来,摆到了小几上。

    卫皇后看了一眼,“咦”了一声,问道:“这是哪里来的葡萄?看着倒不像是贡上来的。”

    阿若笑着道:“燕王殿下让人进上来的,进了两大篓呢。说是自己庄子上种的葡萄,吃着还不错就想让娘娘尝一尝。”

    卫皇后皱着眉问道:“他人呢?”

    阿若递了一杯茶给她,回答道:“先去养和殿向圣上请安去了,殿下让奴婢跟娘娘说,殿下中午来陪娘娘用膳。”

    卫皇后接过茶,摇着头,忍不住抱怨道:“不管是老二、老三、老四还是询儿,从来都不敢往本宫和圣上那里进入口的东西,偏他没个顾忌,想到什么是什么。真是越长越没脑子。”

    阿若笑着道:“这哪是殿下思虑不周,这是殿下与娘娘和圣上亲厚呢,表示殿下事事都想着娘娘和圣上。燕王殿下一向把娘娘和圣上当成普通的母亲父亲看待,普通人家的儿子孝敬父母吃食,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卫皇后摇了摇头,端起茶碗抿了一口茶。

    接着想到了什么,又放下茶碗问道:“他不会是连圣上那里也进了这葡萄吧?”

    阿若道:“殿下自然也不会忘了圣上。”

    卫皇后皱了皱眉,正想骂一句“糊涂”,阿若却像是知道卫皇后会说什么的一样,先开口道:“娘娘放心,燕王殿下警醒着呢,给圣上送葡萄的时候身边还带了两个太医。”

    卫皇后皱起的眉头松了下来,却又道:“等着吧,圣上定会又想揍他。”

    送东西便送东西,偏还带了两个太医,这是什么意思?圣上定又会被他气得发火。

    也好在这小子常干这种脱跳的事,圣上不会真的往心里去。

    卫皇后说完,便指了指碟子上的葡萄,道:“摘两粒让本宫尝尝。”

    阿若道是,然后挑了两粒个头好看的,剥了皮放在小碟子里,插上签子然后递到了卫皇后的跟前。

    另外一边的养和殿里。

    明熙帝看着殿中萧长昭让人抬进来的两篓葡萄,以及旁边站着的两个大气不敢出的太医,被气得吹胡子瞪眼的,目光凌厉的盯着下面一脸无所谓的萧长昭。

    明熙帝的目光威严,殿中其他人早被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了,就是福王、晋王、鲁王在这,也早就被他看得早该跪下来请罪了,偏他还跟一个没事人一样。

    明熙帝声音冷道:“把那两篓葡萄给朕抬出去喂狗。”

    一旁的李公公连忙道了一声是,然后挥手指挥着殿里的宫人,道:“快,把葡萄抬下去。”

    萧长昭耸着肩道:“反正葡萄儿臣是给父皇送来了,父皇要怎么处置都是父皇的事情。儿臣知父皇一向不爱吃葡萄,儿臣本也不是专门为了给父皇送。只是儿臣要送给母后,便不好落了父皇,免得父皇又怪儿臣偏心。叫两位太医来,也没有别的意思,儿臣就是怕有些人会离间我们父子,儿臣向是很珍惜与父皇的父子感情的。”

    明熙帝冷眼撇着他,冷冷的哼了一声。

    萧长昭又道:“父皇若没有别的事,就容儿臣告退了,儿臣几日不见母后,心里甚为思念,想去给母后请个安。”

    明熙帝道:“你别急着走,朕有事要问你。”等让殿内的太医和宫人都出去之后,才又道:“你四哥昨日向朕告状,说你烧了他的别院,你告诉朕这是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