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三章 俞嫔偶遇(月票30加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萧长昭道:“这种事情,可不能空口白牙胡乱冤枉人。四哥要是能拿出证据来证明是儿臣干的,儿臣马上向他负荆请罪去。”

    说着挑着眉道:“他的别院失火,儿臣路过好心去看了一眼,他倒是冤枉儿臣放火。兄友弟恭,儿臣做到了弟恭,四哥怎么不肯做到兄友。如此可真是令儿臣寒心。”

    明熙帝指着他道:“你最好给朕收敛点,被人抓住了小辫子,休想朕偏袒你。”

    萧长昭冷冷的不屑的挑了一下眉,也要等他们抓到了他的小辫子再说。

    明熙帝不想再看到他,说完这些话便挥着手让他下去了。

    萧长昭告辞后,转身去了凤阳宫。

    而这边李公公则小心的捧了一碟葡萄上来,憨笑着对明熙帝道:“圣上,您今日早膳用得不多,不如用些水果。”

    李公公最知道明熙帝的心思,圣上表面上对燕王这个儿子厌烦得不要不要的,他做什么事都看不顺眼,但实际上晋王和鲁王两个儿子加起来都未必有燕王殿下的份量。

    这是他和皇后感情最浓的时候生的儿子,自小将他抱在膝盖上长大的,圣上心里哪有不疼的。

    所以明熙帝说要把这两篓葡萄抬出去喂狗的时候,李公公自然不敢真的喂狗,不仅不敢扔,还得小心让人放到冰窖里收藏起来,免得过两天葡萄坏了或不新鲜了就不美了。

    明熙帝扫了李公公一眼,李公公憨笑憨笑的,仿若一副无所觉的模样,放下碟子挑了葡萄剥皮,然后用琉璃签插好小心恭敬的递给明熙帝。

    明熙帝接过吃了一个,却哼道:“酸死人的东西也敢献上来。”但却并没有将葡萄吐出来。

    李公公笑着道:“酸的好,酸的开胃,等用午膳时圣上才进得香。”

    这边萧长昭去了凤阳宫之后,与卫皇后坐在一起吃葡萄。

    卫皇后瞥了萧长昭一眼,道:“本宫还当你要被从养和殿里抬出来。”

    萧长昭道:“母后就这么见不得儿臣这个儿子好。”

    卫皇后道:“本宫再想你好有什么用,你自己喜欢找抽。”

    萧长昭心知这个话题说下去自己便免不了又是一番责备,便故意扯开话题问道:“母后觉得这葡萄好吃吗?”

    卫皇后道:“还不错。”

    萧长昭道:“那母后多吃点,这可是儿臣亲手摘的。”说完又吓死人不偿命,跟着一句道:“与您未来的儿媳妇一起。”

    卫皇后听着将手上还插着葡萄的签子放下来,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萧长昭。

    萧长昭却一脸淡定的喝着茶。

    卫皇后看了他好一会之后,才问道:“你是真的喜欢谢家那位七小姐?”

    萧长昭道:“母后觉得儿臣这像是假的?”

    卫皇后又问:“非要她不可。”

    萧长昭道:“自然。”

    卫皇后蹙着眉默了好一会,看不出来心里在想什么,然后才道:“本宫知道了。”却让人听不出她知道了是什么意思。

    过了一会,卫皇后才又接着道:“先让本宫见见她。”

    萧长昭道:“母后想见便见吧,丑媳妇终须见公婆,只是别太高调就行了。”顺便夸了一下自己的眼光,道:“儿臣看上的女人,不会差的。”

    卫皇后道:“过几天在宫里开个赏花宴吧,把京城的贵女们都叫进宫里来热闹热闹,后宫也很久没有热闹过了,正好淮阳的生辰就是这几日,也有借口。”

    萧长昭想了另外一个主意,笑着道:“要不儿臣把她打扮成侍女带进来给你瞧?”

    卫皇后瞪了他一眼,嫌他没个正形。

    萧长昭说的当然只是玩笑话,笑眯眯的看着卫皇后。

    萧长昭在凤阳宫陪着卫皇后用了午膳,又坐了一会便告退出宫。

    但刚出了凤阳宫不远处,却刚好碰上了东宫的俞嫔,她手里牵着东宫的金安郡主,身后跟这两个宫人。看样子像是带着金安郡主来凤阳宫向卫皇后请安的。

    俞嫔在这里碰见他,仿若也是小小惊讶的模样,但却大方的行上前来给他行礼,道:“见过燕王殿下。”

    萧长昭微微颔首,面无表情的正打算脚步不停地从她身边走过去。

    俞嫔却在这时突然喊住他道:“殿下可否留步一二。”

    萧长昭停下了脚步,回过身来皱着眉道:“有事?”

    俞嫔道:“妾身本是带着金安郡主来给皇后娘娘请安的,没想到会在此处见到燕王殿下。”

    俞嫔低头将手里的金安郡主交给身后的宫人,对宫人道:“你们带着郡主到前面去等一等吧。”

    两个宫人道了声是,然后带着一脸疑惑的看着母妃的金安郡主去了前面。

    俞嫔这才重新抬起头来,看着萧长昭道:“妾身有几句话想和殿下单独说,不知殿下可否借步一二。”说完看着萧长昭身后的云弓和云箭。

    云弓和云箭并不避让,萧长昭没有发话,则依旧稳稳的站定在萧长昭身后。

    萧长昭看了她一眼,再看看前面的凤阳宫,倒是多少有些明白了。

    自俞氏进了东宫之后,萧长昭也不是没有再见过这位差点成了自己王妃,最后却成了长兄妾侍的女人,只是大都是一些大的场合,倒还没有像今日这样可以私下说话的机会。

    今日说她是带着金安来给母后请安恰巧碰上,倒不如说她是看准了时机故意来巧遇。

    萧长昭有些不耐烦的问道:“俞嫔有什么话要对本王说的就直接说吧,本王赶时间。”

    俞嫔看着他身边的云弓云箭,心里有些不自在,但却并不想放弃这样的好机会。

    她看着萧长昭,那个男人依旧如当年一样气势张扬,桀骜不驯,依旧高高在上的只容她仰视。

    有时候冷冷寒夜,她独自躺在东宫那间空闺的时候,她总是想起当年他策马而来,挑开她的帷帽的场景。她曾经也曾对自己说过,这才是自己想要嫁的男人。

    可惜……

    俞嫔叹着气问道:“殿下可还为当年的事情记恨妾身?妾身并不想辩解什么,只是当年的事情妾身也是身不由己,并非妾身之所愿。当年……”

    俞嫔顿了一下,才接着道:“当年太子是储君,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妾身不过一已经落魄的伯府小姐,妾身拒绝不了太子殿下。”

    云弓听着翻了一个白眼,并不想辩解什么,却又句句说自己是身不由己。

    骗谁呢,真拿他们殿下当傻子哄了。当年她是圣上和皇后娘娘打算定给燕王殿下的王妃,太子再如何强势,她一句不愿,圣上和皇后娘娘难道还会让打算好的小儿媳弄去给大儿子当侧室不成。

    当年贪慕东宫的权势所以弃了他们殿下,如今眼见太子去世,她在东宫没了出头之日,又跑回来找他们殿下,真将他们殿下当成接盘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