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五章 麻烦的宋臻
    ,精彩小说免费!

    宫里发生的事情,凤卿自然不会知道。

    但是宫外也有随时可听的八卦,比如此时凤卿便听到一件不大不小,但算得上跟自己扯得上关系的八卦——宋家的大小姐宋瑜和袁家的二公主袁晗定了亲。

    宋瑜跟她算是手帕交,而袁晗是差点成了她未婚夫的人。

    凤卿初听到时,还有些吃惊不小。

    袁家和宋家的亲事定的很快,从议亲到定亲,不到半个月的时间。而且有意思的是,因为王氏与宋夫人关系不错的缘故,袁家还请了王氏帮其保媒。

    而王氏也大方的替她走了这一趟。

    所以最后传出来的消息是,宋家和袁家都很满意这门亲事。

    谢蕴华在谢家跟王氏和凤卿闲话八卦的时候,一边吃着腌梅一边跟她们说道:“我看袁家和宋家倒未必就真如外面传的那样十分满意这门亲事,我听说宋夫人略有些觉得晗表弟稍显平庸,而我那位姑妈则怕宋大小姐娇生惯养,她娶这个二儿媳妇是要帮着主持中馈的,怕她理不了家事。”

    她咽下嘴里的青梅,接着道:“只是因为晗表弟跟卿儿之前差点定亲,袁姑妈不希望再有人扯着这件事来说,所以希望早点给晗表弟定下亲事,而宋大小姐跟她表哥不久前退了亲,为堵住人的口舌,所以也希望早点再将宋大小姐的亲事定下来,两家又门当户对,这才能一拍即合。”

    王氏将桌上的茶碗移到她跟前,道:“喝口茶,别吃这么多梅子,免得胃里又泛酸。”

    谢蕴华这一胎害喜比较严重,怀孕后胃口也变了,十分喜欢吃酸的东西。也因为她只是害喜严重,其他没有什么大问题,能吃能喝能睡,王氏和颍川伯夫人才算是放心下来。

    王氏又道:“我看袁晗和瑜儿挺有夫妻相,这是门不错的亲事。”

    谢蕴华点了点头,没再多说什么。

    但是宋瑜定了亲事之后,却又还来找了一次凤卿。

    在拾得院里,拉着凤卿的手一副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的愧疚感。

    凤卿将桌子上的糕点移到她跟前,对她道:“吃糕点吧,葡萄糕,吕嬷嬷新做的品种,你尝尝看。”

    宋瑜却摇了摇头,趁着屋里正好没人,才脸上有些烦恼的对凤卿道:“我心里总觉得对不起你似的,我听闻袁家二公子是差点跟你订了亲的,结果你和袁二公子失败了,我却和他定了亲。好像,好像……好像我抢走了本属于你的亲事似的。”

    凤卿听着忍不住乐了起来,笑道:“阿瑜,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宋瑜却瞪了她一眼,道:“你别笑,我是正经的呢。”

    凤卿只好问她道:“那你说,你是在我们议亲的时候来横插一竿子,还是在我们已经成亲了之后跑来插足我们的婚姻。”

    宋瑜摇了摇头,道:“不是。”

    凤卿道:“那不就得了,你是在我们议亲失败之后才和他定的亲。结亲结的是二姓之好,我们没有议亲成功,那便表示我们没有缘分,谢家和袁家没有缘分。难道因此,我还要求人家以后不许再与别人定亲不成,我是这般霸道的人吗?”

    宋瑜道:“可是我听说,袁夫人明明是很满意你的,只是因为,因为……”

    宋瑜心里觉得有些不自在起来,除了袁晗与凤卿差点定过亲,她再与袁晗定了亲让她感觉怪异之外,还因为袁夫人和袁晗都曾很喜欢凤卿。宋瑜有些担心,她以后嫁进袁家,能抵得过凤卿在他们心里的好印象吗?他们会不会事事拿她来和凤卿作比较,然后不满意她这个媳妇。

    特别是袁晗,他是要做她夫婿的人,以后会不会像她的哥哥一样一直记挂着凤卿。

    凤卿像是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一样,拉着她的手认真的对她道:“不管因为什么,你才是以后要给袁家做媳妇的人,比起我袁伯母和袁二公子只会更喜欢你。”

    又道:“袁家的家风清正,没有妻妾之争之事,家里相对简单。袁伯母为人也很好,若你成了她的儿媳妇她便会认真对你好的。你和袁二公子定亲,我是真心为你高兴的,你不要想太多。”

    宋瑜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凤卿的话虽然不能完全让她放下心里的忧虑,但是如今亲事已定,却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宋瑜又道:“我今日来找你,却是还有另外一件事,是关于我的哥哥。”说完拉着凤卿的手抬着头看着她。

    凤卿皱了皱眉,并未说什么。

    宋瑜一边小心观察着她的脸色一边道:“我知道你们没有可能,可是我哥哥却有些天真,特别是听说你之前几次遇到暗算之后,他跪在我父母面前求他们答应让他娶你。他觉得只要他娶了你,带着你远离朝堂,回江南过避世的生活,别人就会相信所谓天定凤命不会在你身上实现,不会再来害你。”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就像母亲教训哥哥时候说的,到时候只会不仅凤卿一人有危险,连他也会跟着有危险。

    且哥哥是父母的独子,下一代的家族希望全部寄托在他身上,又怎么可能会许他不入仕为官。若是哥哥不入朝堂,那便表示他们宋家以后要落败下去了,父亲定会觉得愧对祖宗。

    可偏偏哥哥就是一副愿为爱放弃一切,哪怕牺牲性命也不足惜的态度,将父亲和母亲气得不行,母亲差点为他都要气病了。

    凤卿也觉得宋臻活得太天真了些了,宋大人和宋夫人都算得上精明的人,偏偏他这个儿子像是活在温室里似的。

    宋瑜又有些纠结的道:“我知道这有些为难你,但你能不能帮我劝劝我哥哥,他或许能听你的话,放弃那些天真的想法。”

    这是她唯一的哥哥,她真的不想再看到他总是再被父亲打得满身伤了,也不想父母再为他伤心伤神。

    凤卿道:“阿瑜,你觉得我去劝了他就会听吗?”

    她倒是觉得宋臻已经陷入了一种自我感动之中,觉得只有他才能救她脱离苦海,所以再难也要坚持,然后自己表现出的情深意重把自己给感动了。他向宋大夫宋夫人求着要娶她的时候,甚至没有想过她会不会愿意,谢家会不会答应。

    “我去劝他,先不说合不合适,只说会不会弄巧成拙,反倒让他误以为我心里对他有意。或者误会是你父母强迫我去拒绝他的。”

    有些人执拗起来,谁的话都听不进去的。

    宋瑜叹着气道:“我知道有些为难你,可是我也是实在没办法了。”

    凤卿有些不忍心,最后宋瑜离开的时候还是写了一封信让她带给宋臻,希望他能听进一二。

    信中只有简单的两句话:“我欲凭风扶摇上九天,劝君莫阻青云路。”直接告诉他她心在九天,让他别给她找麻烦的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