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六章 皇后的请帖
    ,精彩小说免费!

    送走了宋瑜之后,凤卿想了一会宋臻的事,然后干脆拿了一个荷包来绣。

    荷包是给谢凤英绣的,八月秋闱,谢凤英和谢远槛都会下场。乡试要连考三日,而八月的贡院蚊子总会特别多。而因为天气炎热和考生多,里面的气味也会变得特别难闻。

    她现在的女红比开始练的时候好了很多,所以凤卿打算给他绣两个荷包,里面放上她让刘大夫准备的防蚊防味道的药材。

    方姨娘从外面走进来,看着凤卿手里拿着针线,不由笑着道:“七小姐在做女红呢?”

    凤卿放下手里的荷包针线,站起来对方姨娘柔笑了笑,打了声招呼:“方姨娘。”

    方姨娘低头看了看她绣的荷包,不由夸赞了一句:“七小姐的刺绣可比以前进益许多,针脚也细密了。”

    凤卿笑道:“我绣得这些不成样的东西,倒让姨娘见笑了。”说着又问:“姨娘寻我可是母亲那里有什么吩咐?”

    方姨娘重新将目光收了回来,笑着对凤卿道:“倒是有一件七小姐的好事。”说着将手上拿着的一张大红洒金帖子递给七小姐,道:“宫里皇后娘娘开赏花宴,又恰逢淮阳公主过生辰,所以皇后娘娘下了帖子,请了京中的一些命妇和贵女进宫热闹。咱们府里,夫人和七小姐也收到了帖子。”

    凤卿听着有些奇怪,后宫宴请大多数请的都是三品以上的命妇,因为若是连四品命妇都邀请,那要邀请的人就实在太多了。除非是后宫某位宫妃的亲眷,有宫妃的特殊照顾,才不会受到品级的限制。

    谢家既无人在后宫为妃,王氏又仅是四品诰命,皇后邀请王氏已经是有些奇怪了,连带她这个谢家的庶女也一起邀请,就显得更加奇怪了。

    凤卿将帖子接过来看了一眼,里面内容一看就是格式版本,写的就是邀请某某某之女谁谁于什么时候入宫参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凤卿问道:“是京中所有四品以上的命妇都受邀了,还是皇后娘娘只是邀请了部分?”

    方姨娘忍不住笑了笑,道:“七小姐真爱说笑,自然是只部分受邀。”说着又解释道:“事实上,皇后娘娘此次举办宫宴,并未限定品级,仅以喜好。皇后娘娘觉得喜欢的就邀请了,有些四品、五品官之家也有受邀的。凤阳宫不想亲近的,有些一品大员二品大员的女眷也没有邀请。”

    凤卿越发奇怪了,她实在想不出凤阳宫什么时候对谢家表现出好感。或者是谢远樵最近在朝中有办了什么大事,让皇上夸奖了。

    凤卿懒得去想,收了帖子,谢了方姨娘。方姨娘将帖子送到了之后也便告辞了,回了王氏身边伺候。

    而到了晚上,凤卿的屋里便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夜里刮了风,将窗户都吹开了,凤卿放下正在做的针线起身去关窗,然后发现身后有个人影闪过。一回头时,便看到了萧长昭正坐在她刚才坐着做针线的位置上。

    这么短的时间,她都不知道他是怎么进来的。

    凤卿回身走过去,问道:“你是怎么进来的?”看他这样子,也不像是大摇大摆从正门进来的。且也没人会在没有急事的情况下大晚上的拜访臣属家中。

    萧长昭手里正拿着她刚才做着的荷包瞧,闻言指了指开着的房门,道:“从门上进来的。”

    凤卿抬头看了一眼,发现原本应该在屋外伺候的紫英等人都不见了,房间四周都是空荡荡的。

    凤卿道:“我是问殿下怎么进来谢府的。”

    萧长昭道:“本王嫌麻烦,直接跳墙进来的。”

    凤卿眯着眼笑道:“没被人当成蟊贼追赶?”谢家的门户做得还是挺好的,别说小毛贼了,就是飞贼进来也定然会被发现。

    萧长昭撇了她一眼,道:“你也太小看乃父了,他如此擅长心领神会,自然会为本王大开方便之门。”

    他不想让人知道自己进来,谢远樵就一定会装作没有看见他进来。

    凤卿耸了耸肩,走到他身边的凳子上坐下,问他道:“殿下大晚上的擅闯姑娘闺阁,可非君子所为。”

    萧长昭却并不回应她的话,手指勾起她还没绣完的那个荷包,问道:“你绣的?”说着皱了皱眉头,道:“绣得真丑,本王可不敢戴出去。”

    凤卿从他手里将荷包拿过来,收拾进针线筐里,道:“殿下放心,这不是给您的,这是我为我哥哥绣的。”

    她的针线暂时跟其他姑娘是不能比,但也不表示她喜欢听他的批评。

    萧长昭听着脸上却又不高兴了,直接道:“本王正好也缺一个荷包,记得绣螭龙祥云纹。”

    凤卿道:“哟,殿下王府里的女眷这么多,还会缺了您荷包戴,只怕一天戴一个不重样的都戴不完。”

    萧长昭看着嘴角弯了起来:“吃醋了?”

    凤卿直接给了他一个白眼。

    萧长昭脸上愉悦的道:“吃醋是正常的,不吃醋倒不正常了。”又道:“记得先绣本王的荷包,其他无关紧要的人的都先放一放。”

    凤卿道:“不绣,纹样太复杂了,不会绣。”她对复杂的纹样还不知道怎么搭配丝线。

    萧长昭放低了要求,道:“简单的祥云纹总该会绣了。”

    凤卿低着头没有说话,将针线筐里的丝线缠好后放到一侧去,给他斟了一杯茶,才又问道:“殿下大晚上的来找我,究竟是有什么事。”

    萧长昭倒是不急着说话,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围着她的闺房饶有兴致的转了一圈,最后看到她书桌上半篇没有抄完的《女诫》时,又道:“看不出来,你还会习这些书。本王倒还以为三从四德对你是不管用的。”

    凤卿道:“臣女哪敢。未嫁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妇德、妇言、妇容、妇功,臣女事事以此为范,从不敢有一丝怠习。”

    萧长昭不屑的哼哼了两声,才又问起道:“凤阳宫给你的帖子收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