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八章 厉家母女再现
    ,!

    宋夫人回到正院的时候,宋大人脸上的余怒未消,宋瑜正坐在他的旁边给他奉了一碗茶,脸上小心的在劝解着什么。

    见宋夫人进来,宋瑜站起来喊了一声:“娘。”

    宋大人也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

    宋夫人摆了摆手对宋瑜道:“你先……回自己屋子歇着吧。”她有心想让女儿去看看儿子,又怕丈夫生气。

    宋瑜脸上有些担忧,站着并未动。

    宋夫人再次说了一句:“去吧。”

    宋瑜这才屈膝与父亲母亲告退出去了。

    等宋瑜走了之后,宋夫人又将屋里的丫鬟都出去,关上门。然后宋夫人才缓缓跪到了宋大人的面前,红着眼睛道:“老爷,妾身教子无方,都是妾身的错。”

    宋大人叹了一口气,将她扶了起来,道:“与你有什么关系,子不教父之过,要是有错也是我这个当父亲的错。”

    宋大人与宋夫人夫妻恩爱,若不然因为如此,也不会宋夫人在仅生下宋臻一子却再无子所出的情况下,却坚持了十几年没有纳妾。但是此时,宋大人的确是对这唯一的儿子感到十分失望的。

    宋大人替宋夫人擦了擦眼泪,然后携了她在旁边坐下,又叹道:“尽快给他定门亲事吧,我本想这让他这一科乡试就下场试一试的。但他现在这天真的性子,便是考进了,三年后再高中进士,我也不放心让他入仕。”

    就他这样,入了官场只有被人生吞活剥的份。

    宋大人接着道:“等成了亲后,让他带着他媳妇回老家多读今年书,养一养性子再说。”

    宋夫人点了点头,道:“妾身晓得。”

    说着用帕子抹了两下眼泪,又接着道:“我看臻儿行的事也不是他自己的主意,怕是有人指使。我问过他身边的小厮,前两日出门时他被厉家二、三两位公子请走说了半天的话。少不得是有人看他性子淳厚,所以便想利用。”

    宋大人气哼了一声,道:“他要是有脑子,又怎么会被人利用,终归是他自己蠢,甘心被人利用。”

    宋夫人不敢再说话了。

    那些人利用她的儿子不是为了对付他或他们宋家,但却是将她的儿子扯了进来,她心里不是不恨。

    ******

    凤阳宫里。

    卫皇后正看着几个孙女玩着丢沙包和掷骰子的游戏,脸上笑呵呵的。

    殿里面有东宫的永安郡主和金安郡主,还有燕王府的大郡主和二郡主。

    金安郡主和燕王府的大郡主、二郡主的年纪差不多,都不过是三岁、四岁的年纪,还没有定性,三人玩在一块时总会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吵起来。而永安郡主则年纪大些,今年已经十一岁,更多的时候是承担照顾妹妹、堂妹和给她们断官司的作用。

    卫皇后在旁边端着茶一脸慈爱的看着她们,不管她们吵嘴或是动起手来也不管,由着她们闹去。

    偶有宫人向上前去劝阻的时候,她反而阻止道:“别理她们,她们这个年纪,正是感情越吵越好的时候。”宫人只好作罢。

    而在这时,阿若从殿外走进来,对卫皇后屈了屈膝,将手里的一本折子递给她,道:“娘娘,厉夫人和厉三小姐在凤阳宫外请见。”

    卫皇后“咦”了一声,问道:“非年非节的,她们家的人怎么会想着见本宫。”

    阿若笑着道:“这段时日厉夫人携厉三小姐来凤阳宫是勤了些。”

    卫皇后听着笑了笑,接了厉夫人递上来的请见折子看了一眼,便道:“让她们进来吧。厉总兵在云南抗缅有立了功,报功的折子已经低到圣上的案头了。本宫这个当皇后的,也不能冷着功臣的家眷。”

    阿若道了声是,然后出去了。

    领着妹妹们坐在地上玩的永安郡主听见皇后这里要接见命妇,劝着玩骰子正玩在兴头上的三个妹妹,让人将骰子和沙包等物都收了起来,然后手牵着手领着妹妹们乖乖的站到了卫皇后身边。

    卫皇后含笑一一握了握她们的手,问道:“热不热,让宫女给你们打扇。”

    大郡主活泼一些,也胆子大一些,睁着圆溜溜的眼睛望着卫皇后道:“皇祖母,我可以站到冰山旁边去吗?”说着指了指墙角的冰山。

    卫皇后笑着摇了摇头,道:“这样你会着凉的,着凉了就要喝很苦的药,你想喝苦药吗?”

    大郡主摇了摇头。

    卫皇后又道:“让人带了你们去歇着吧。”

    大郡主却突然抱住了卫皇后的大腿,眨着眼睛讨好的道:“可是我想和皇祖母呆在一块。”

    二郡主见状,也跟着抱住了卫皇后的另外一只大腿,道:“我也想和皇祖母呆在一块。”

    卫皇后乐呵呵的,心爱得不行,连连道:“好好,都跟皇祖母在一块。”

    相比起来永安郡主和金安郡主则比她们都稳重沉重了些,金安郡主虽然羡慕的看着两个堂妹,但却并不敢像她们一样胆大的抱住卫皇后的大腿。

    卫皇后心里明镜似的,东宫与燕王府不同,太子妃和从前的太子都是克己守礼的人,养出的孩子也都是规规矩矩的,谨小慎微,对她这个皇祖母也恭敬和敬畏大于亲近。

    而小儿子自己都跟一匹脱缰的野马似的,养儿子养女儿都是随随便便的,采行放养政策,加上从前曹氏病病歪歪的,也管教不了庶子庶女,小姑娘便被养的有些像她们的老子。

    卫皇后让人搬了两张凳子上来,自己一手抱了一个,再让两个坐在了她的旁边。

    厉夫人和厉丛丛从殿外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大郡主、二郡主依偎在卫皇后身上一起坐在上首的凤座上,悬空的腿还一晃一晃的。而永安郡主和金安郡主则一本正经十分端正的坐在了卫皇后凤位两旁的椅子上。

    厉夫人和厉丛丛上前去跪下给卫皇后和四位凤孙请安,道:“臣妇/女拜见皇后娘娘,见过几位郡主殿下,娘娘和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卫皇后温声道:“厉夫人和厉小姐请起吧。”说着示意宫人将她们扶了起来,又吩咐道:“给她们搬两张凳子来。”

    厉夫人和厉丛丛谢恩道:“谢娘娘。”

    才刚三岁的二郡主喜欢学嘴,跟着学:“谢娘娘。”引得凤阳宫里的众位宫人忍不住都笑了起来。

    厉丛丛打量了一眼依偎卫皇后坐的两个小姑娘,她虽然从来没有见过燕王的两位小郡主,但凭着模样和年纪却也猜出了她们身份,于是有意的对她们温和的笑一笑。只是可惜两位郡主并未接收到她的善意,对她视而不见。

    厉夫人站起来后,也是笑着夸道:“大郡主和二郡主长得真聪明可爱,模样儿像极了娘娘。”

    卫皇后扯了扯嘴角,并不言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