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三章 丑媳妇见公公?
    ,!

    平阳公主没有再多为难她。

    带着她继续走,仿佛只是平常的人在为朋友介绍自己的家一样,笑着时不时的指着路上碰到的宫殿,告诉她这是哪里,那又是什么宫,是作何用的。

    因明熙帝的后宫并不多,今日又全都聚在凤阳宫参加宫宴。两人一路行着,倒没有遇上什么贵人主子什么的,偶尔路上碰上宫人路过,会停下来上来向平阳公主屈膝行礼,道一句:“殿下万福。”,然后对凤卿也屈一屈膝。

    平阳公主微笑着对她们点了点头。

    然后她们一路行,直到行到御花园太液湖旁的一处凉亭中,看到了独坐在那里喝茶的萧长昭。

    平阳公主笑着对他道:“你要的人阿姐帮你带来了,人阿姐可交给你了,但你记住不能缺胳膊少腿或少其他的东西,要原封不动的给人家谢夫人还回去,别闹出什么事情来。”

    萧长昭自然听得明白平阳公主隐含的意思,就是凤卿听着都忍不住羞红了脸。

    萧长昭皱着眉头,十分不满的道:“阿姐,你当我是什么人了。”

    平阳公主道:“你知道分寸就好。”她就怕青年人血气方刚的,看到天仙般的心上人会把持不住。

    又道:“好了,我去母后身边招呼客人,你们自己玩儿去吧。”

    平阳公主说完话便走了,萧长昭则招了招手,将凤卿招了过来。

    凤卿向前了几步,却并不走近,忍不住抱怨道:“殿下也太大胆了,让人见到了怎么办。”

    萧长昭道:“见到了便见到了,反正大家迟早要知道。”然后自己上前了两步,伸手将凤卿的手牵了起来,又道:“本王看你也不喜欢和淮阳几个呆在一块。”

    凤卿想抽开自己的手,没有抽开,便也由他去了。

    萧长昭牵着她,却并不继续在凉亭坐着,而是循着阴凉的路径沿着御花园走,一边走一边问:“进宫看了这么多宫殿,你觉得那座宫殿最漂亮?”

    凤卿奇怪道:“殿下问这个做什么?”

    萧长昭道:“你要是喜欢上了哪座宫,本王留着给你当寝宫。”又道:“虽说历朝历代都将凤阳宫作为皇后的寝宫,但若是你喜欢其他的宫殿,却也未必非要拘束在前人的规矩上。”

    凤卿很是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

    她虽然知道他有时候骄傲到有些自负,但是现在连储位的定论都还八字没有一撇呢,他倒好像新君已经是他囊中之物了一样。

    凤卿道:“殿下现在说这些会不会显得太早了。”

    萧长昭听着点了点头,道:“说得也是。”倒显得好像他盼着他父皇早点驾崩一样。

    比起后宫的寝宫,近在眼前的倒应该是燕王府里她的寝院。

    萧长昭道:“本王在燕王府里给你重新建造了一座院子,将原本两个院子的地方一括,建了一座三进的院子,取名宸院。庭院里面挖了一个小池,池里养了金鱼和碗莲,旁边种了一片曼珠沙华。宸院里面的一檐一廊,一花一草,皆是本王亲自设计选种的,本王想你会喜欢的。等有机会,本王带你去看看,若你还有什么地方不满意的,正好可以改一改。”

    凤卿抬起头看着萧长昭道:“殿下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这样的吗?想要便一定要得到。”

    萧长昭低着头看着她,道:“难道不该是这样。”

    凤卿又问:“殿下是真的喜欢我吗?”

    她有些不确定,她自认为她并没有做过什么值得他另眼相待的事情,她恐他看上的只是她出色的容貌。

    萧长昭有些不耐烦道:“为何每个人都问本王这个问题,这个问题本王回答不了,跳过。”

    凤卿没有再多说什么。

    凤卿跟着他走着走着,却有些觉得不对劲起来。再往前,她猜得不错应该就是明熙帝所居住的养和殿了。

    凤卿顿住脚,问他道:“殿下准备带我去哪里。”

    萧长昭道:“丑媳妇终须见公婆,带你见父皇,你不用太紧张。”然后扯着她就继续往前走。

    凤卿吓得差点魂飞魄散,伸手去拨他的手,人也拼命想往后倒退,恼道:“你疯了吗?”只是她的力气到底抵不过他的力气。

    萧长昭道:“你只要乖乖的跟着本王来就是,其他的你不必多想。”

    说完转眼就到了养和殿外,她想阻止都阻止不及。

    萧长昭对门口的太监道:“进去通报吧,说本王来了。”

    太监看到萧长昭身边站着的凤卿,脸上很是惊讶,但却什么都没有说,对萧长昭拱手行了礼,然后便进去了。

    里面明熙帝正在和李公公下棋,李公公赢了明熙帝半子,明熙帝有些耍赖起来,双手拍着桌子瞪着眼睛气鼓鼓的道:“你大胆,连朕的棋都敢赢。”

    他平日看起来严厉威冷,但也有孩子气的时候。李公公踱着他并不是真的生气,因而并不惧,笑呵呵的笑纳了明熙帝放在旁边当奖品的一个砚台,道:“圣上愿赌可要服输。”

    然后小太监便弯着腰进来禀报道:“圣上,燕王殿下求见。”

    明熙帝扔了手中的棋子,仿佛不高兴的哼哼道:“他又来干什么。”

    小太监道:“奴才不清楚。”说着顿了顿,又道:“殿下身边还带了一位小姐。”

    明熙帝眼睛动了动,道:“让他们进来吧。”

    凤卿和萧长昭进来后,萧长昭拱手行礼,凤卿则连忙跪下来给明熙帝叩安,道:“臣女谢氏凤卿叩见圣上,圣上万岁万万岁。”

    凤卿被萧长昭这猝然的一出,吓得心都快要跳出来了。她甚至不敢抬头去看一下明熙帝长什么模样,拜完之后便一直低着头。

    只从余光中看见他穿着一双玄黑色带着五抓龙纹的靴子,左右裳摆各绣一团十二章纹。

    凤卿很清楚,眼前的这位可不是类似现代的****,****不可能随便杀人。而这一位,却掌握着生杀予夺的大权,只要他看她不顺眼,他一声令下直接让人将她杀死,也不会有人指责他做得太过分了。

    这就是皇权,高高在上的皇权。

    明熙帝低头扫了凤卿一眼,然后又看向萧长昭,冷着声音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萧长昭道:“就是父皇看到的这个意思。”

    明熙帝拍着凳子气鼓鼓的道:“朕看不懂你是什么意思。”

    凤卿吓得差点磕头喊饶命,就怕他一怒之下真将她推出去斩首了。

    她心里在骂萧长昭,不带这么坑人的。

    萧长昭终于开门见山了道:“就是儿臣看上了这个姑娘,想娶她为妻,所以带她给父皇看看,顺便向圣上求一道赐婚的圣旨。”

    凤卿:“……”

    明熙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