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四章 下棋
    ,!

    明熙帝看向萧长昭,重重的呵了一声,最后将目光望向了凤卿。

    他打量了她一会,然后道:“走上前来让朕看看。”

    凤卿这时候已经冷静下来了,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也只能硬着头皮上。

    她道了声是,然后站起来,往前走了几步,微微抬眼瞧了明熙帝一眼。

    明熙帝已经年过六旬,因为保养得宜,头发并不见白,但脸上还是肉眼可见的苍老。但看起来精神烁烁,一双眼睛硕大而有神,却带着如深井般深不见底的沉——像萧长昭。

    凤卿瞧见,这父子两人的摸样长得是十分相似的。

    但更令凤卿惊讶的,是这父子两人的相处模式。萧长昭待他并没有像其他皇子皇孙那般的敬畏恭敬,看起来随便懒散的,一点都不惧他。而明熙帝则看他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一副十分看他不顺眼的模样。

    就在凤卿悄悄打量他的时候,明熙帝也在淡淡的打量着她,一会之后,才开口问道:“你是谢远樵的闺女,闺名叫凤卿的那个?”

    凤卿浅声恭敬道:“是。”

    他又问:“会下棋吗?”

    凤卿道:“略会一点,但下得不好。”

    他又十分随意的道:“陪朕下两盘吧。”

    然后他挥了挥手示意李公公,李公公连忙上前将小几上棋盘中的白子黑子放回棋钵里。

    明熙帝又指了指对面的位置,让凤卿坐上来。

    凤卿略屈了屈膝,才走上前坐了上去,但也之感坐了半个屁股,做得十分正襟危坐。

    明熙帝又问:“你选白子还是黑子?”

    凤卿看了看眼前的白子,也不想换来换去,便道:“白子。”

    明熙帝点了点头,示意她先下子,接着倒是将萧长昭冷落在一旁了。

    萧长昭倒也不在意,十分安静的跟着坐到了凤卿的后面,看着他们下。

    凤卿先下一子,然后明熙帝跟着下一子,如此循环。

    明显明熙帝要对付起她来易如拾芥,但凤卿却不敢敷衍,十分认真的放下每一个棋子,偶尔犹豫不决的时候,还蹙着眉头思考几番,因而落子落得有些缓慢。

    但下了刚没一会,萧长昭又出言来捣乱,看得不耐烦道:“就你这个下法,一盘棋都能下到明天去。”说完掐了一个棋子,直接帮她放到了棋盘里,道:“放这里,堵宗子的左路。”

    凤卿懒得理他,将他下的白子移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明熙帝冷扫了帮着凤卿作弊的萧长昭一眼,但却并没有说什么,接着又下一子。

    但他看着并不愿听他话而下棋的凤卿,心又想倒是难得出现了一个在他面前不会温顺得跟小绵羊似的姑娘。就这个儿子的性子,他的王妃也的确不能过于温顺了,得要能压一压他,否则他都该翻到天上去了。

    萧长昭看着她不肯听她的,不由哼了一声,道:“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就她下棋的那点小伎俩,都不够看的。

    凤卿依旧没有听他的话,按照自己的心意下。

    他们的棋局结束得很快,并没有像萧长昭说的下到明天去。凤卿输了,且被杀得片甲不留。

    她输了她预料得到,但输得这么快却没有想到,她一直还对自己的棋艺挺有自信的,以为自己就算下不过老谋深算的明熙帝,但也能负隅顽抗一会的。

    但她一共下了不到二十个棋子呢。

    凤卿只好站起来对明熙帝重新屈膝叹道:“臣女学艺不精。”

    明熙帝示意她重新坐下。

    李公公上前来重新将黑白棋子分开,有宫人端了茶上来,明熙帝并不急着下第二盘,接过茶碗喝了一口。

    凤卿见了,只好也跟着接过茶碗小抿了一口。但一口下去,却觉得这茶的口味很是新鲜,并不像是她喝过的那些茶叶,但口感却十分好,带着一股温醇的香味。

    她于是便又抿了一口,想喝出这究竟是什么茶。

    萧长昭发现了,告诉她:“这是龙涎茶。”

    凤卿恍悟过来,这就是传说中只供圣上所用的御茶。

    明熙帝放下茶碗,又道:“再和朕下一盘。”

    这一次明熙帝一边下又一边问起道:“刚刚你如果按老五的下法,不至于输得这么快,为何没有按他的来?”

    凤卿一边熟悉着明熙帝的棋路,一边浅笑着道:“臣女惭愧,臣女自作小聪明,本想设计一个陷阱然后引着圣上进的,但陷阱还没摆完,臣女就已经输了。”

    明熙帝听着点了点头。

    这一次明熙帝说的话倒是多了起来,问道:“在家中读过什么书?”又问:“会写字吗?”或者是“学没学过骑射?”等等。

    凤卿一一答了,道:“现今跟随女先生学女四书,女孝经,烈女传……”说着犹豫了一下,还是老实的说道:“还自己略翻过几本《左传》和《史记》……会写几个字,学过骑马,但不会射箭。”

    明熙帝脸上并没有什么变化,又问起了其他的事情。

    她们一连下了五局,都结束得很快,到最后不知道是不是明熙帝放水,她居然赢了他半之。

    李公公笑着与明熙帝道:“七小姐赢了圣上可不容易,圣上不拿点彩头赏七小姐?”

    明熙帝看着他,呵的笑了出来,道:“你这个老东西,自己要走了朕的东西还不成,倒还帮着别人来要朕的东西。”

    李公公呵呵呵的憨笑着,道:“谁让圣上的东西多呢,拿出一两件来跟拔根毛似的,咱们却不同,要了圣下一两件东西高高的供起来,指着能沾沾圣上的福气呢。”

    明熙帝便吩咐他道:“去将朕书桌上的那只秋蟾桐叶玉洗拿来。”

    萧长昭道:“一只玉笔洗算什么,父皇要赏就该赏件贵重的,显得您小气。”

    明熙帝问他道:“你想要朕的什么?”

    萧长昭道:“你不是有颗鸡蛋大的夜明珠,把那个赏她。”

    凤卿:“……”您王爷可真不客气。

    萧长昭又不说死人不偿命的道:“反正迟早要回到咱们皇家来的,你不必可惜。”

    明熙帝扫了他一眼,脸上又是一声冷笑。

    李公公很是乖觉,看不出来明熙帝是要赏还是不要赏夜明珠,于是让人把两样东西都端了来,然后询问的唤了一声:“圣上。”

    明熙帝道:“把夜明珠给她。”又哼哼的道:“省得有人背地里骂朕小气。”

    李公公道是,拿起太监手中托盘上的一个四方匣子,将匣子打开,递给凤卿看。里面夜明珠的流光溢彩瞬间散射了出来。

    凤卿连忙跪在地上,道:“臣女无功无禄,如此贵重的赏赐,臣女不敢收受。”

    萧长昭替她将赏赐接了过来,合上匣子塞进她的手里,道:“父皇赏你的你就收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