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七章 谢凤英的亲事
    ,精彩无弹窗免费!

    乡试要连考三日,等他们考完,从顺天府贡院出来的时候,谢远樵再领着人前去贡院门口接他们的时候,谢远槛整个人都憔悴了一圈,连身体都快软下来了,可见科举考试对这时候的文人的折磨绝对不亚于现代社会高考对高三学生的折磨。

    谢凤英虽然自觉得还好,也不像谢远槛那般,但也感觉脚上有些虚浮。

    刚上了马车,谢远樵便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问谢凤英道:“你感觉如何。”

    谢凤英对谢远樵笑了笑,道:“儿子感觉还好,是儿子擅长的题目,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

    谢远樵心中微松了口气,拍了拍谢凤英的肩。

    他对这个儿子还是信任的,他说没有太大的问题,那就应该不会有问题。

    谢远樵接着才又转过头来关心弟弟,问道:“二弟觉得如何?”

    谢远槛一脸愁色的叹气道:“弟弟这辈子恐怕是没有科举出仕的命,让大哥失望了。”

    谢远樵心里也跟着叹气,拍了拍谢远槛的肩膀,算是安慰他。

    等回到了谢家,王氏早就准备好了晚膳。等他们一进门,就连忙指挥丫鬟伺候他们先去梳洗。

    八月的天气,又是贡院这种地方,真的能将人熬出酸臭味来。

    等他们梳洗干净了之后,大家才在宝善堂用了一顿家宴。

    因为怕他们这三日在贡院过于劳累,家宴并没有闹得太久,大家吃过了之后,就让他们各自回去休息了。

    王氏连谢凤英屋里的安神香都已经点好了,亲自送了他进房门,看着他睡下,这才放心的回了自己的院子。

    乡试的成绩不会出来得这么快,少说也要一个月之后。

    而乡试之后没有两日,谢家却突然来了一个陌生的贵夫人。

    来的是蒋家的大夫人卢氏,跟着一起来的还有大房的长子蒋沛,也就是李七姑的未婚夫。

    蒋沛是谢凤英在国子监的同窗,他比谢凤英大了一岁,此次秋闱他同样也有下场。

    他陪着蒋大夫人来了之后,跟王氏请过了安,然后便去外院找谢凤英去了,留蒋大夫人单独与王氏说话。

    至于蒋沛之父蒋大老爷蒋延年,他在朝中任通政使,是正三品大员,掌管通政司一部。

    通政使在官阶上虽然不及六部尚书,但通政司掌管负责内外章疏、臣民密封申诉等事项,相当于圣上连接外界的耳朵和眼睛,可见圣上对蒋延年的信任。

    蒋大夫人前来也不是为的别的事情,来见王氏的时候将目的也说得开门见山。就是我看中你家的公子了,我有个小女儿,芳龄十五,上个月刚过了及笄礼,生得那叫一个端庄贤惠、聪明伶俐和沉鱼落雁,连打着灯笼都找不着。现在我想把她许给你们家当媳妇,你要不要?

    王氏听到蒋大夫人的话之后,还很是诧异了一下。

    论父亲的官职,蒋延年是正三品,谢远樵是正四品,蒋延年高了谢远樵两阶。论身份,蒋大夫人的幼女是正经的嫡出,谢凤英虽然记在她的名下,但毕竟是姨娘生的,身份上谢凤英也差了蒋家姑娘一截。论门第,蒋家是真正的百年望族和世家,谢家虽然也常自诩望族,但也只是在老家沧州能被人看在眼里,跟蒋家是完全不能比的。

    不论从哪一个方面来说,谢凤英都配不大上蒋家姑娘,王氏有些不明白蒋大夫人怎么会看上谢凤英。

    蒋大夫人对王氏的疑问倒是摆了摆手,不甚在意的道:“身份、门第这些都不算什么,更不要说拼爹的官职高。好男不争祖上产,好女不争嫁时衣。你家的公子要是只想着靠父亲、家族的荫庇的,我也看不上。我看上他,自然是因为看上他的人品学识。”

    她既然是给自己亲生的女儿寻夫婿,自然是已经提前打听清楚了。谢凤英的样貌是没得说的,整个京城的青年才俊也寻不出几个比他更俊秀的来,儿子蒋沛又极其佩服他的学识。

    自己的儿子她知道,自小就聪明,因而有些自负,能让他佩服的人可见是真的学识好。儿子还极力说服她把谢凤英招来做女婿,她自己也让儿子寻了几篇谢凤英在国子监时候做的文章给丈夫看,丈夫也是连连称好的。

    至于人品,她也观察了好些日子,不是那种花花肠肠子的人,为人稳重踏实。

    只要他的真的有才能,以后再有蒋家的扶持,不怕他以后在朝堂上出不了头。

    且还有一层蒋大夫人没有表露出来的是,这位谢凤卿的同胞妹妹是被预言以后要做皇后的,栖凤寺的凤签,不管别人信不信他灵验,她可是信的。

    她就曾听到过她的母亲说过,她母亲当年曾亲眼看到过有人抽中过凤签。而那个人至今还在凤座上坐着呢。

    以后谢七小姐要是真的有这么大的造化,她把女儿嫁到谢家那就是赚到了。就算没有这么大的造化,谢凤英这个人她既然看好,那女儿嫁给他也不亏。

    蒋大夫人又道:“我们先口头将亲事定下来,等乡试放榜了,三少爷有了举人的功名,到时候我们两家再行定亲之礼,面子上也好看一些。”

    蒋大夫人也是人精,仅这样说难免让人觉得她过于功利了,于是又跟着道:“当然,要是三少爷这一科没考上,我们也照样行定亲之礼。三少爷还年轻得很,以后还可以再靠嘛。”但私心里她是觉得,谢凤英不会不过的。

    王氏对蒋家自然不会不满意,蒋家家风清正,在朝中为官的族人和门生众多,且蒋延年十分得蒋延年的信任。最重要的是,蒋家并不支持皇子皇孙中的任何一派。

    但王氏并没有马上一口应下来,虽然心里觉得蒋家养出的姑娘品行上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但还是想先看看蒋家七姑娘的人再说。何况毕竟是谢凤英的婚事,她也需要提前跟谢远樵知会一声,虽然她知道谢远樵对这门亲事只会高兴得很,没有会反对的。

    蒋大夫人也理解,马上跟着道:“改日我请夫人去潭拓寺进香,把我家晏姐儿也带上。我看三少爷刚考完了乡试,也需要轻松几日,不如也一起到寺里放松放松。”

    相比起王氏,反而是蒋大夫人对这门亲事更加急切。

    蒋大夫人想到的是儿子跟她说的:“您啊要是真想让小妹嫁给谢凤英,您最好在秋闱放榜前与谢家将亲事定下来。不然,等到秋闱放榜,万一他考个解元回来,别人排着队要招他当女婿,您可未必论得上。”

    所以蒋大夫人打定了主意先下手为强,在秋闱放榜前把这门亲事说定了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