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七章 赐婚
    ,精彩无弹窗免费!

    谢府里。

    主子和小厮、丫鬟等下人浩浩汤汤的跪了一地,此时除了谢蕴湘和朱姨娘,每个人脸上都是红光满面喜气洋洋的。

    谢远樵跪在地上,更是高兴得差点晕倒。他看着前面站着的李公公的身影,手里捧着明黄色的圣旨,后面跟着十二个小太监,旁边跟着一起前来传旨的宗人令宁王。

    李公公絮絮叨叨的念了一大段,谢远樵恍恍惚惚的,只听得最后一句:“……适婚配于皇五子燕亲王萧长昭。”

    谢远樵脑袋晕眩起来的,差点没以为自己是在梦里。直到李公公合上圣旨,将圣旨捧着递给谢远樵,道:“谢大人,接旨吧。”的时候,他都差点没反应过来。

    跪在旁边的王氏见他只跪着乐呵的笑,忘记了接旨,连忙伸手扯了扯衣袖提醒他。

    谢远樵这才回过神来,微微收敛了自己脸上掩盖不住的喜色,请咳了一声端正了起来,双手恭敬小心的接过圣旨,然后匍匐在地上磕头,道:“臣谢主隆恩,圣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跪在谢远樵另外一边的凤卿跟着其他众人匍匐在地,心中却是松了一口气,有种大事终定了的感觉。

    李公公道:“诸位快快请起吧。”说完向前走了两步,亲自将凤卿扶了起来,慈笑着道:“恭喜七小姐了,上次见七小姐时老奴就知道,七小姐是个有大造化的人。”

    凤卿浅笑了笑,道:“承公公的吉言。”

    李公公恭敬的笑了笑,又拱手对谢远樵和王氏道:“恭喜谢大人和谢夫人了,您们谢家以后的前程可远大着呢。”

    王氏道:“承公公的吉言。”说完示意了一下身边的盛麽麽,盛麽麽连忙上前,将一个鼓鼓的荷包塞到了李公公的手上,道:“公公走这一趟不容易,一点茶水钱,还请笑纳。”

    李公公却没有收,推拒了道:“不敢。”

    旁边的宁王捋着胡子,看着谢远樵一副激动得想大放开怀了笑又怕过于轻浮,最后憋得脸色通红的样子,忍不住想笑起来。

    他拱了拱手,对谢远樵道:“恭喜谢大人,大人好福气呀。”

    谢远樵拱手对他回了礼,道:“皇恩浩荡,都是皇恩浩荡啊。”

    宁王对谢远樵道:“谢大人,还请您将七小姐的八字交由本王,本王好交给钦天监将其与燕王殿下合八字。”

    谢大人道:“对,对,生辰八字,多谢殿下提醒。”接着转头看向王氏,道:“夫人,把卿儿的生辰八字交给宁王殿下。”

    王氏早就准备好了,从袖子里拿出一张大红色的洒金帖子,递给宁王,道:“还请殿下过目。”

    宁王打开结果看了一眼,确认无误之后,才笑着道:“想必燕王殿下与谢七小姐必然是天作之合。”

    李公公和宁王传完了旨,又客气寒暄了一阵,拿了凤卿的生辰八字,然后便打道回府了。

    谢远樵送走了宁王和李公公等人,然后才打开圣旨,来来回回的看了好几遍,确认这的确是赐婚的圣旨之后,越发笑容满面、容光焕发的用手拍了拍凤卿的肩膀,连道了好几个好字,道:“卿儿果然不负为父的期望。”

    因着外面对凤卿的流言不大好,他为此还发愁了好几日,焦急得头发都快白了,就怕因此让凤卿与燕王的事出现什么变故。还曾怀疑难道他谢家真的没有飞黄腾达的命。

    没曾想转个眼,赐婚的圣旨就毫无预兆的下来了。

    果真,也该是轮到他谢家的祖坟冒青烟了。

    王氏也转过身来,轻轻的拍了拍凤卿的肩膀,她脸上虽没有谢远樵那种激动,但也有一种尘埃落定的轻松,道:“也算大家都得偿所愿了。”

    凤卿点了点头,道:“是。”

    然后其他人,柳姨娘、方姨娘、谢蕴心、谢蕴绣等人,包括府里的下人,都一一上前恭喜凤卿和谢远樵、王氏、杨姨娘。

    谢蕴湘站在后面,看着被人众星捧月般围在中央的谢凤卿,眼睛不由阴沉了起来,手悄悄的握成拳头。

    她现在看谢凤卿那张狐媚一样的脸就不顺眼,真想上前去将她的脸撕破了。然后她就真的有些无意识的抬脚想要上前,结果却被朱姨娘拉住了。

    朱姨娘对她摇了摇头,劝住她道:“你可别乱来,凤卿现在的身份不一般,你爹爹拿她当宝贝似的。你要是对她做出什么事,你父亲可不饶你。”

    谢蕴湘这才停下了脚步,心恨恨的想,等着吧,她不会认输的。

    同一时间,在燕王府里。

    刘侧妃、胡夫人、柏夫人围在刘侧妃的院子里,正热热闹闹的一起推牌九。过了一会,胡夫人的侍女玉簪从外面走进来,凑到她的耳边悄声说了两句什么,胡夫人脸上顿时大变,连手上的牌九都掉了下来。

    柏夫人见了笑着问道:“你们主仆二人说什么呢,说得这么神秘。”

    胡夫人叹着气道:“咱们王府里呀,恐怕要迎来新主母了。宫里刚刚往谢家传了赐婚的圣旨,不肖一刻的功夫,上门恭贺的人都快把谢家的门槛踩踏了。”

    柏夫人脸上也跟着惊起来,这几日谢七小姐的名声传成这样,她当是这位谢七小姐进不了燕王府的大门了,却没曾想圣上转眼就把圣旨下了。

    不过这圣旨一下,外面也没人敢再传这位谢七小姐的闲话。

    圣上下圣旨,便表示圣上相信谢七小姐的清白。别人敢说不信?那就是跟圣上唱反调。

    柏夫人心里不舒坦,也没推牌九的心情了,将手里的牌九一扔,道:“今天这是什么天气,热得要命。”说完拿帕子用力的扇了扇风。

    胡夫人也一样推了牌,道:“的确是很热,又闷又热的,大约是想下雨了吧。”

    整个屋子里,只有刘侧妃显得十分平静。见胡、柏两位夫人放了牌,自己也跟着放下了牌,却垂着眼并不说话,让人想不明白她心里在想什么。

    过了一会,胡夫人见她这样子,不由悄悄对柏夫人使了使眼色。

    柏夫人会意,然后两人一起站起来,笑着对刘侧妃道:“妾身二人打扰姐姐有些久了,不好再多叨扰,今日就先告辞了。”

    刘侧妃点了点头,让身边的侍女送了她们出去。

    等她们走后,刘侧妃才站了起来,走到窗前,远远的看着宸院的方向,目光沉着。

    那座院子前几日才刚刚完工,殿下亲自画图督造,里面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是殿下亲自选的,建得又大又漂亮。

    没有想到,这座院子这么快就要迎来了它主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