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八章 善者不来
    ,精彩小说免费!

    凤卿坐在房间里,给自己倒了杯茶,才刚刚歇了口气。

    谢家这两日上门贺喜的宾客络绎不绝,因而外面显得十分热闹,连拾得院时不时都能听到正院那边的热闹声。

    过了一会,盛麽麽走进房间来,笑眯眯的看着凤卿道:“七小姐,正院那边有几位夫人上门,说想见一见您。夫人不好推拒,所以让奴婢来给您说一声,问您要不要过去见见。”

    既然是问,那自然是将选择权交给了凤卿。

    凤卿放下了茶杯,对盛麽麽道:“跟母亲说一声,就说我身体有些不适,就不过去了。”

    盛麽麽笑着道了声是,恭恭敬敬的对凤卿行了一个告退的礼,然后便出去了。

    凤卿身边的紫英有些担心道:“小姐,您这样拒绝前去拜见会不会不大好,显得没有给这些夫人们脸面。”

    珊瑚一脸不以为意,抬了抬下巴,略有些得意的道:“就算没有给她们脸面又怎么样,以前小姐那是不得不对她们客气,但小姐现在的身份不一样了。以后她们还得向小姐磕头问安呢,跟她们客气什么。且小姐都应付她们一早上了,现在还不能歇一歇,为了给她们面子还要把自己累着了不成。”

    紫英道:“正因为是身份不一样了,行事越发要小心恭谦,免得让人觉得小姐刚被圣旨赐婚就行事张狂。”

    珊瑚对凤卿道:“小姐,您别听紫英的,咱们想不去就不去。”

    凤卿笑了笑,没有说话。

    就像珊瑚说的,她的确是有些不想应付她们。

    她知道,她出身不高,却偏被赐婚给萧长昭,许多人看她都是羡慕嫉妒恨。真正与谢家相好为她们着想的人家,是不会这时候亲自登门的,让家里的管事送上贺礼,心意到了就好。

    谢家有发生了这么一件大喜事,自然会选定日子给各府下帖子开席宴请,到时候再上门恭贺也不迟,何必这时候上门给人添乱。

    而现在亲自上门的那些贵夫人们,说得好听是为了显示郑重所以亲自来,来了之后就说要见她这个未来的燕王妃,然后让王氏一遍一遍的将她请去向她们行礼问安,心里更多的怕是想要将她来来回回的当狗溜,然后居高临下的显示她们的优越感和对她这个未来燕王妃的不屑。

    她刚刚去了两趟,听她们的话也是阴阳怪气的。表面上是夸赞她的好话,但听着就是让人不舒服,多想一下就知道是在骂她。

    既然她们没安好心,她又何必为了表现恭谦而如她们的意思,为难自己。

    正院里面。

    座中的几位夫人听到凤卿以身体不适为由推脱前来,各人脸上的表情不由便有些各异起来,有不屑的,有讥讽的,还有愠恼的。

    其中一位穿秋香色葫芦双福的褙子、绾双刀髻,年约二十出头的年轻夫人便挑着眉头,有些阴阳怪气的道:“到底是身份高贵,是未来的燕亲王妃,瞧不上我们这些人,不屑于出来见我们。”

    说完转头对坐在她身边的一个与她年纪相仿,穿深棕绣金撒花褙子,脸上带着几分愁苦的女子说话道:“大嫂,您说是吧?”

    而深棕色褙子的女子却只是笑笑,然后便低着头不说话了。

    秋香色褙子的那个女人是先燕王妃大曹氏的堂弟,也即梁昌侯府二房的长子曹苁的妻子曾氏。

    坐在她身边的女子,则是现任的梁昌侯夫人余氏,也即过世的大曹氏的嫡亲弟妹。

    梁昌侯府传到现在这一代,已显示落败之相。大曹氏只有嫡亲的姐弟二人,她的弟弟曹林是现任的梁昌侯,曹林是个傻子。

    因曹林智商不全,又无生育子嗣的能力,因而娶妻余氏也是小门小户出身。

    大曹氏生前主持下,让曹林过继了曹家二房曹苁与曾氏的儿子曹明为嗣,并请封了曹明为世子。

    曾氏性子泼辣,余氏这个梁昌侯夫人大约因为出身原因则性子懦弱,曾氏仗着是世子生母的身份,在梁昌侯府多有些作威作福。如今梁昌侯府里面,外院是曹苁当家,内院是曾氏当家。余氏这个正经的侯夫人反倒生活低调,一心一意的照顾痴傻的丈夫。

    坐中又有另外一个较为年长的夫人含笑道:“瞧曹二夫人说的,七小姐再高贵又还能高贵得过你们家的大姑娘去。她才是正经的燕王殿下的原配,以后七小姐进门,却也还是要向着先燕王妃的牌位执妾礼的。”

    叹了一口气,笑着道:“我们家姑娘平日里经常向我提起,先王妃宅心仁厚、贤德知礼,对她和其他侧眷照顾有加,十分体贴。就是可惜了,先王妃福薄早寿。”

    说话的是兵部左侍郎柏大人的夫人,其有一小女儿,正是燕王府内的其中一位侧夫人柏氏。

    曾氏听着脸上有些得意,特别是执妾礼那一句。

    曾氏又道:“谢七小姐可不想是肯屈居人下的,执妾礼不执妾礼的,谁知道我们家大小姐有没有福气受她这一拜。”

    柏夫人笑着道:“曹二夫人多心了,谢七小姐一看就是守礼之人,怎么会不知道规矩。”

    王氏冷冷的听她们说着话,端起桌上的茶碗抿了一口茶,然后又不轻不重的放下。

    自己不说话,镇定的坐着由着她们说。

    柏夫人悄悄用眼睛瞄了一眼王氏,见她脸上不咸不淡的,既不见生气也不见不满,仿佛就当她们是几只苍蝇在嗡嗡嗡的叫。

    柏夫人有些膈应,觉得像是自己一拳打在棉花上。

    赐婚的圣旨下来之后,她心里就不顺畅,像是胸口被人刺了两针一样。

    当年圣上和皇后给燕王殿下选了大曹氏为王妃之后,大约是觉得有些委屈了燕王,于是又圣旨赐纳她的小女儿和胡家那个姑娘为侧夫人。

    她家老爷是正三品,还是六部内的官员,胡氏的伯父是山东布政使,也是地方上的大员,柏家和胡家嫡出的姑娘给燕王殿下做侧夫人,燕王殿下再是天潢贵胄,其实也是有些委屈了她们两家的姑娘的。

    其实她们也没有觉得什么,他们看好燕王殿下,瞧的不是眼前,而是望着燕王有那个运气,她们两家的姑娘以后能跟着鸡犬升天。

    至于燕王府里的刘侧妃,她的情况却与她们两家的姑娘不同。刘侧妃的父亲是当年太子的老师,如今仍是太子太傅的刘大人。皇后娘娘令刘家姑娘嫁入燕王府为侧妃,则更多像是为了拉近太子与燕王的关系。

    大曹氏过世之后,她们是日日盯着新王妃的人选会出自哪一家。若新王妃出身高贵那便也罢了。

    谢凤卿不过是个四品官的庶女,生母出身更是卑微,只是个樵女。

    她的女儿,是堂堂正正三品大员的嫡女,以后却还得向她这个庶女跪拜行礼问安,想到这里她这心里就气不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