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九章 有客访至
    ,精彩小说免费!

    好不容易打发了这些上门找茬的夫人们后,王氏觉得有些腰酸背痛的,精神也有些不大好。

    她换了一身轻便的家常衣裳,在内室的榻上坐下。

    盛麽麽走到她的身后给她捏肩,笑着道:“这曹家、柏家可真是没有一个省心的。亏得胡家是在外任,若也在京城,恐怕到正好凑成一台戏了。”说着又有些愁心道:“就是咱们七小姐,进门后,燕王府里的一侧妃两侧夫人都出身比她高贵,七小姐或会过得不轻松。”

    不轻松自然是不轻松的,甚至可能会过得艰难。想想当初大曹氏在府中,压不住侧眷,倒把自己愁病了。

    王氏道:“就算不轻松,这一步始终都是凤卿必须要迈过的,谁也帮不了她。”她既然走到这么高的位置,自然要比别人承受更多的磨难。

    王氏又道:“你也不必太为她操心,她自小聪慧,也活得比别人更加通透和明白,我信她会征服这一切的。”

    盛麽麽点了点头。

    这时,方姨娘从外面走了进来,身边跟了两个捧着册子的丫鬟。

    进来后先对王氏行了礼,从丫鬟手里接过册子放到小几上,然后笑着对王氏道:“这都是今天收的礼,妾身都让人登记起来了。”

    说着指着其中一本道:“这一本里记的是给咱们谢府。”又指了指另外一本册子,道:“这一本册子记的,则是指名道姓送给七小姐的。”

    王氏点了点头,然后拿起其中一本册子翻看了两页。

    里面送的东西大多名贵,有些甚至是难得一见的东西。

    方姨娘笑着道:“妾身帮着夫人管了这么久的家,还没有一下子收礼收这么多名贵的东西。”又道:“咱们家的库房怕是放不下了,得要再另劈出两间屋子来当库房。”

    王氏将册子阖上,对方姨娘道:“指明了送给凤卿的那些,送去凤卿的院子由她自己保管吧。其余的那些归入到公中的库房里去。”

    方姨娘道了声是,然后招了招手又带着丫鬟抱上物册出去了。

    王氏又吩咐给她捏肩的盛麽麽道:“把黄历拿来。”

    盛麽麽应是然后去将黄历拿了过来,王氏看了一眼然后就近选了一个适合宴请的日子,用笔圈了出来,吩咐道:“给各府下帖子,咱们家宴请。”

    等到了王氏选定的宴请的那一日,谢府里面张灯结彩。

    谢家内、外院各开了三十桌,外院由谢远樵、谢远槛领着谢凤英兄弟三人前去招呼宾客,骆霖和谢蕴华夫妇提早回了谢家,也帮着打打下手。内院则是王氏、杭氏妯娌领着谢凤卿姐妹既然在招呼。

    王氏专门请了京城庆班的人来府里唱戏,唱戏的咿咿呀呀的唱了一整天,夹杂着觥筹交错和喧哗之音,极其热闹。

    宴会中间,萧长昭让人送了两大车的好酒上门,说是赏给谢大人和谢夫人招待宾客之用的,引得众人轰动。

    谢远樵更是觉得面上有光,一整天脸上都是得意得很。

    宴席之中,凤卿推脱不下,少不了多饮了几杯酒,喝得面上有些微醺。

    等送走了宾客回到自己的院中,刚一进自己的卧室,里面却出现了一个人影。那个人影抬起手向她招手,脸上含着笑意。

    凤卿身边跟着的珊瑚和紫英见状,十分识趣的出去了,顺便将门关上。

    凤卿走过去,问他道:“你怎么来了?”

    萧长昭拉了她到自己的膝盖上坐下,从身后环抱住她,笑着道:“屋中有暖香软玉,我自然是来偷香窃玉的。”说着往她脸上嗅了嗅,闻到了酒香,手抚着她醺红的脸,问道:“你喝酒了?”

    凤卿道:“推脱不过,喝了几杯。”

    萧长昭道:“我看你喝得可不像是几杯。”

    “好吧。”凤卿无奈的承认道:“喝了有十几杯。”

    萧长昭道:“你酒量不错,下次我来陪你喝,看看是你先将我放到还是我先将你放到。”又故意笑了起来,道:“人说酒后容易乱性,我倒是想体验一回。”

    凤卿白了他一眼,道:“无聊。”

    萧长昭握了握她的手,又笑眯眯的看着她问道:“高兴吗?”

    凤卿问:“什么?”

    萧长昭道:“赐婚。”

    凤卿道:“高兴。”如果不是你前老婆和小老婆的娘家人总喜欢找存在感的话。

    萧长昭道:“我也很高兴。”

    凤卿喝酒喝得有些上头,头有些晕晕的,此时靠在萧长昭的身上,不由打了个哈欠。

    萧长昭抱了她将她放到她的床上,跟着脱了鞋子自己也躺了上来。

    凤卿有些防备的扯了被子将自己裹起来,对萧长昭道:“别乱来啊,我们毕竟还没成亲呢。”

    虽然她并不觉得婚前性行为有什么大不了的,但在这个时代还是很容易让人看不起的,哪怕你们已经订了亲。最重要的是,洞房花烛夜的元帕,宫里的麽麽是要收起来检查的。到时候上面什么都没有,她可说不清楚了。

    萧长昭的眼梢勾了起来,显得十分的**人,道:“你以为我要做什么?”

    凤卿道:“谁知道你要做什么。”

    萧长昭扯开她身上的被子,与她一同滚进了被窝里,然后抱着她。

    凤卿想挣扎,萧长昭却警告她道:“你最好别动,你不动我便不会做什么。你动了,你知道我这个年纪血气方刚的,又久旷未行人事,你惹出了火来,可就要负责将它浇灭了。”

    然后凤卿便不敢动了。

    但过了一会她就明白,哪怕她不动他这个年纪也照样血气方刚。只是他还算克制,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是抱着她缓缓的平复气息而已。

    有时候一个男人在细处表现出来的体贴更容易让女人动容,他肯为了她的名节忍受此时身体的血气,至少表明他是尊重她的。

    萧长昭叹着气道:“真想早点将你娶回去,这样我便不必忍着了。”

    凤卿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提醒他一下,道:“我年纪还小呢。”

    这个时代生孩子这么恐怖,连破腹产都还没有。她心里年龄再大,身体也还是一副十四岁少女的身体。成了亲就马上面临生孩子的问题,身体都还没长开,生孩子是很危险的。因此她倒是希望可以不要这么快的成亲。

    萧长昭目光炽热的盯着她的胸口,道:“没关系,你发育得比别人快。”

    凤卿:“……”几个意思?

    凤卿觉得自己的处境有些危险,他现在的样子像头狼,稍不注意就可能扑上来,然后将她吃干抹净。

    于是她下逐客令,道:“我说,你要是没什么事就回去了吧,我的丫鬟看到你在我房里滞留得太久也不大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