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章 坑姐夫的小舅子
    ,精彩小说免费!

    天色渐暗下来,外面已有人开始陆续掌灯。

    萧长昭低头看了一眼闭着眼睛呼吸已经清浅的凤卿,想了一想,暖香软玉虽然令人贪恋,但他也的确该走。

    他从身上拿出一个东西,挂在凤卿的脖子上,又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亲,然后才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站着整了整有些凌乱的衣裳。

    他来时没从大门入,出去时也不想从大门出。于是推开窗户,直接从窗户上跳了出去。

    凤卿在他走了之后就睁开了眼睛,从床上坐起来,看了看他挂在她脖子上的东西——那是一块千年血玉,上面没有任何的花纹,只有通红通红得像血一样的颜色,带着玉石的温润和晶莹。

    传闻血玉是陪葬的玉饰浸入死人的心血,久置千年而形成,因而极其难得。这时候的人们将血玉当成可通灵、可辟邪的圣物。

    凤卿看了一眼,便将血玉藏到衣服里面去,然后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一边敲了敲柱子让外面的珊瑚等人进来,一边自己整理了一下衣裳。

    珊瑚和紫英等人进来后,却是什么话都没说,把灯点了了起来,然后去整理被褥。

    而恰在这时,凤卿突然隐约听到外面树木哗啦了一下,仿佛是有人从树上掉下来的声音,然后便听到谢凤良和谢凤明领着小厮在喊:“抓贼呀抓贼呀,我们抓到了一个盗贼……”

    凤卿微讶,连忙走到窗户边上去看。

    天色已是暗淡,透过外面大红灯笼透出来的明光,她仍是看到萧长昭像是被人网麻雀一样网罗在一张大网里捆了起来,谢凤明和谢凤良带着小厮在旁边围观。

    谢凤明一副凛然的模样指着他道:“你这个盗贼,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偷到了我们家来……”

    凤卿:“……”

    本来打算直接避开人翻墙离开的萧长昭却被一张从天而降的大网网住,他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萧长昭有些恼怒,目光凌厉的扫了谢凤明一眼,道:“你这个小子,将本王放开!”

    他的声音冰寒而带着几分恼羞成怒,他活了二十多年,还没人敢对他这般,更没有像现在这样丢脸过。

    谢凤明被他的凌厉的目光扫得微怵的往后退了一步,接着又觉得自己干嘛怕他,他都被捆着呢,于是强作镇定的抬了抬下巴,盯着他道:“你说放久放,那我不是很没面子。还有你竟然自称本王,冒充王爷,犯了以下犯上之罪。”他说到以下犯上之罪的时候,声音多少有些弱气。

    凤卿在窗户前看着院子外面的情景,忍不住拿帕子捂着嘴哈哈笑了起来,笑得连脸皮都有些酸了。萧长昭向来高傲自负,只有他看别人丢脸没有别人看他丢脸的,她还从来没有看过他像现在这样狼狈过。

    因为隔得远她虽然看不清他的表情,但她相信他现在的脸色一定是猪肝色。

    谢凤明一定是故意的,凤卿知道他一定是故意的。

    萧长昭目光沉沉的看着谢凤明,道:“信不信本王出去后揍你?”

    谢凤明心道,那要等你出来了再说。

    一旁的谢凤良却有些犹疑了起来,觉得眼前被他们困住的人的穿着和气势,不像是个盗贼。他悄悄的走过来,拉了拉谢凤良的衣袖,道:“凤明,他会不会真的是王爷?”

    他是被谢凤明拉过来打下手的,谢凤明跟他说他刚刚看到有个盗贼进了府里,就在七姐姐的院子附近,然后拉上他偷偷在这树上结了网,说等一下贼子肯定还会从这里出去,他们就守在这里等他出来就将他抓住。他还劝他说暂时不要告诉大人,免得打草惊蛇。

    什么贼子能轻易进得了府里,他还当谢凤明是说笑的,只是无聊找事情玩,所以他才陪着他弄网。

    但谁知道真的网到了一个“贼”。

    谢凤明安抚谢凤良道:“你别听他说,他要是王爷干嘛不大大方方的从大门走,而是偷偷摸摸的翻墙,他这分明就是惯贼。京城之前不是还出现了惯偷,连忠勤伯府和郑家都被偷了,幸好大姐夫将他抓住。我看眼前的人就是他的同伙。”

    奇怪凤卿站在窗户前乐的珊瑚有些奇怪,走到她身后循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然后便看到了外面的情景。

    珊瑚大惊的“哎呀”了一声,焦急的道:“四少爷怎么把燕王殿下给捆了。”说着就要出去阻止。

    凤卿却拉住珊瑚道:“别管他们。”

    而在这时,听到动静的管事走上前来,一见萧长昭被困在网里,而谢凤明等人还一副看猴子的模样围观,惊吓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结结巴巴的说:“殿,殿、殿下,燕王殿下……”

    说着连忙指挥旁边的小厮道:“快,快,快将燕王殿下放开。”

    说着又一脸惊恐的对谢凤明道:“四少爷,您怎么能将燕王殿下给捆了,您可闹出大事来了你。”

    谢凤明“哦”了一声,道:“他真的是王爷啊,我又没见过他,我怎么知道他是燕王殿下,我还以为是进来偷东西的盗贼呢。”但那声音平静得根本不像是不知道他的身份。

    小厮见这真的是王爷,连忙上前帮萧长昭把网解开。萧长昭从里面出来,整了整自己的衣袖,然后眼睛扫向谢凤明。

    谢凤明这时候才有些忐忑起来,微微往头退了两步。

    管事连忙跪在了地上,双手匍匐在地,磕头道:“四少爷未知是燕王殿下,得罪了殿下,请殿下请恕罪。”

    其他小厮特别是刚才帮着拉网捆人的小厮也跟着跪了下来,冷汗直流的喊“恕罪”“饶命”。

    谢凤良一见,也跟着跪了下来,又拉了拉还站着的谢凤明。

    萧长昭看着仍一副执拗的站着的谢凤明一眼,冷哼了一声,道:“你小子可以,胆子挺大,连本王都敢捆。”

    大约是觉察到了凤卿在远远的看着他们,又转过头来往窗户这边看了一眼。凤卿连忙侧身一避,但他依旧感受到了他投射过来的不满之意。

    然后很快,谢远樵也跟着来了。

    来了之后狠狠的瞪了谢凤明一眼,然后又是向萧长昭赔罪又是表示会好好管教儿子和下人。

    萧长昭撇了谢远樵一眼,道:“看来是本王来你谢府来得太少了,才会让本王的小舅子都不认识本王。”

    谢远樵自然又是好一番的请罪,然后才请着萧长昭到正房上坐。

    碍着凤卿的面子,萧长昭不好重罚谢凤明,便只好就这样算了。他由谢远樵陪着喝了一碗茶,然后便回去了。

    至于胆大包天的谢凤明和谢凤良,自然是被各自亲爹一顿揍。谢凤良是二房的独子,谢远槛没忍心下狠手,是动静闹得大下手却轻。至于带头干坏事的谢凤明,那就真的是被谢远樵吊起来狠打。

    最后还是有凤卿和谢凤英的求情,这事情才算是过去了。

    不过有仇不报也不是萧长昭的性子,他碍于凤卿的情面不好明着惩罚谢凤明,但是第二天他就关心小舅子前程的名义,给谢凤明送了一个习武的师傅过来。

    顺便让人带话:“本王看凤明读书也不是块料子,不如改走武官的路子吧。十一岁才开始习武虽然晚了些,但是勤能补拙,以后多用功些也能赶得上。本王替他找了个师傅,这师傅有些严厉,但严师出高徒,让他以后对师傅多恭敬些。”

    谢凤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