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一章 后悔
    ,精彩小说免费!

    不过送师傅什么的都是后话了,谢凤明被谢远樵狠揍了之后,凤卿带着刘大夫来给他看伤。

    谢凤明正处在会害羞的年纪,他的大部分伤又伤在屁股,看到刘大夫这个女大夫,不由红着脸道:“你让人给我请个男大夫来。”

    风情对他道:“爹爹说了,不许给你请大夫。我还是悄悄叫了柔姐姐过来给你看伤的,你要看就看,不看就拉倒了。”

    谢凤明将头一扭,忍着身上的痛,固执道:“那我不看了。”

    刘大夫将药箱放了下来,笑着道:“四少爷不用别扭,在大夫的眼中没有男人和女人,只有病人。”

    谢凤明坚持道:“那我也不要,你出去。”

    凤卿道:“哪来那么多废话。”然后吩咐他院子的小厮道:“把他四肢按住,把他裤子脱了。”

    谢凤明趴在床上怒瞪着她道:“你敢!”又狠狠瞪着想上前来按他的人。

    屋里的小厮相互对视了一眼,最后决定还是听凤卿的话,上前来将谢凤明按住了,然后将他的裤子拉来。

    刘大夫上前来查看他屁股上的伤,道:“还好,只是伤到皮肉,没伤到筋骨。”然后找了药给他伤药。

    然后刘大夫就在他的害羞和仇恨中上完了药,又开了方子,对凤卿道:“这是消肿止痛的药方,一日三剂,煎服。”

    凤卿点了点头,将药方叫给珊瑚让她去抓药和煎药,然后等屋里的人都出去之后,她坐到谢凤明的床边,看着他问道:“你今天是故意的吧?”

    谢凤明撇过脸去,死不承认道:“没有,我真的不知道他是燕王。”

    凤卿道:“说说看吧,为什么讨厌他。”

    谢凤明没有说话,也没有看凤卿,脸转向另外一边。

    凤卿道:“不肯说?不肯说那就算了,那我走了。”说着站了起来,顺便又提醒了他一句:“这种事情以后少干,他虽然以后会成为你的姐夫,但是他首先还是身份高贵的燕王。你做一次,他还能看在我的面子上饶过你,你要是总这样做,你姐姐这张脸的面子可没有这么大的。”

    谢凤明冷冷的哼道:“谁要他饶了。”

    凤卿也对他哼道:“你不就是仗着他会顾忌我不会罚你才做。”

    谢凤明不说话了。

    凤卿道:“你好好养着吧,这次当是个教训。”说完转身要走。

    谢凤明这时候终于将头转了过来,看着凤卿沉着眼道:“他不好。”

    凤卿转过头看向他,想了想,还是走回去在凳子上坐下。

    谢凤明道:“他有很多的妾室,你嫁给他不好……咱们的姨娘,母亲,爹爹……”他有些语无伦次的说了起来,又像是难以直接说明杨姨娘、王氏等人和谢远樵之间的关系,说了几个名字之后,又接着道:“你长得漂亮,他现在喜欢你,可是等以后,等你,等你……”

    凤卿接着他的话道:“等我年老色衰,他便会弃我如敝履是不是?”

    谢凤明没有说是还是不是,而是重申道:“总之你嫁给他不好。”

    谢凤卿明白,他是怕萧长昭像谢远樵一样。王氏年轻的时候,与谢远樵何尝没有夫妻恩爱琴瑟和鸣过。只是未等红颜老,恩便先断了。谢远樵是风流多情之人,妾室一个一个纳进来,王氏这个正室渐渐受冷落。

    比起谢远樵来,萧长昭后院的姬妾比谢远樵恐怕只多不少,且她比王氏处境更不好的是,她以后要面对的还是一个个出身比她还高贵的侧眷。

    凤卿叹了口气,看着谢凤明道:“有些事你要明白,首先,燕王是姐姐自己选的,姐姐有把握嫁给他能过好才会选择他;第二,我们是圣旨赐婚,圣旨一下这场婚事便是铁板子钉钉,谢家不可能抗旨不遵;第三,姐姐就算不嫁给他嫁给别人,也不能保证别人就不会像爹爹一样纳妾娶小;第四,就算以后他真的不喜欢我了,我也还是他的正妃,我们也总能找到新的相处方式。”

    说着又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大人的世界你小孩子不会懂的,你还是好好养伤吧,少考虑些有的没的。”

    谢凤明撇了撇嘴,道:“说得好像你好像比我大很多岁一样。”

    其实他也知道凤卿和燕王的亲事是不会改的,他就是想到之前柏家、曹家的人来家里说些尖酸刻薄的话,总是挤兑凤卿,所以看燕王不顺眼所以想教训教训他而已。

    同一时间,王家,在王老夫人的院子里,沈氏正在和王老夫人说着话。

    王老夫人问起了谢家宴请的事情,道:“你妹妹家的宴席办得怎么样?”

    沈氏拿了一块用签子插好的水果递给她,笑着:“挺好的,宴席没出什么差错。二妹看着也高兴,红光满面的。不过都比不上妹夫,他高兴得快笑得合不拢嘴了。供出了一个亲王妃,他本又是喜欢权势的人,也难怪他如此。”

    说着又不由道:“谢家最近,算是令整个京城的人都瞩目了。不知道多少或羡慕或嫉妒他们府上的。”

    王老夫人道:“自从她们上京,栖凤寺出了凤签以来,谢家可不一直都受瞩目。这大半年以来,哪个不关注着他们家。”

    沈氏笑道:“说得也是。”

    王老夫人叹道:“你二妹她,是个有后福的。”

    沈氏点了点头,又说起道:“今日去谢家,二弟妹倒主动问起了凤英那孩子,又旁敲侧击的向二妹打听凤英已经找亲事了没有。我看二弟妹,是有些后悔当初拒绝了绫儿与凤英的亲事了。”

    王老夫人呵了一声,道:“她这时候才来后悔,晚了。”

    沈氏却道:“儿媳倒觉得,若是凤英还没跟人议亲,未必不能促成这门亲事。”

    王老夫人看向沈氏,脸上有些意外。

    沈氏叹了口气,也不和王老夫人绕弯子道:“儿媳也不瞒母亲,大妹常回娘家,她的意思您也明白。不仅是大妹,连太子妃也频频向咱们家示好,他们不就是希望让咱们王家支持靖江王吗?咱们家虽然不一定要参与到争储的事情上去,但也要表现出一个亲疏,我听老爷的意思,他不看好靖江王。”

    按自家老爷透露出来的意思,从圣上封皇长孙靖江王的爵位开始,圣上恐怕就已经没有了立皇长孙的意思,封他爵位,就是让人将他东宫长子的身份转成郡王的身份上来。而没有急着让他从东宫搬出来,一是照顾皇长孙的心情,二是圣上并不想让人这么快就猜到他心中储君的人选。

    而为何圣上只封他郡王而没有封亲王,则是留着余地给以后的新君来加恩的。

    最近圣上让工部在京城新圈出一块地来建造府邸,圣上虽未明说是给谁或做什么用的,但老爷猜测,很可能就是为让靖江王迁出东宫准备的。

    沈氏继续道:“老爷更看好的,应该是……”沈氏用手比了个五,继续道:“咱们家与英国公府是姻亲,因而总是被看成靖江王一系。咱们家若是能与谢家结亲,一来可以谢家为纽带向燕王示好,二来也向外人澄清咱们家并未站在靖江王一派,三来凤英这个孩子我的确是很看好,希望他能成为咱们家的女婿。”

    王老夫人垂下了眼来,没有说话。虽然比起王氏,英国公夫人才是她亲生的女儿,但是她更是王家的媳妇,事关家族她首先要考虑的是王家的利益。

    现在说的事涉及王家的家族未来,自然要从对王家好的方向考量,而不是从亲疏。便是这样做有些对不起女儿,但若王家的男人们更看好燕王,那她也只能支持。

    王老夫人想了一下,对沈氏道:“过几日我将你二妹请过来问一问,这是我话也说在前头,康氏之前因为不肯结亲闹成那样,若你二妹不答应你们也不能强求。”

    沈氏连忙道:“这自然该是这样的,本就是咱们家理亏在先。”

    说着又是松了一口气,上次因为亲事小姑子和康氏闹得僵,她是没好意思再主动与小姑子提起绫儿与凤英的亲事。

    但她看着谢家现在的光景,以后凤卿的前程恐怕还不止一个亲王妃,何况凤英还是这么优秀的一个孩子,又是觉得两家不亲上加亲实在可惜。

    所以她只好劝服王老夫人出面,望小姑子能看在母女的情分上,再重新考虑两家的亲事。

    沈氏有些遗憾,她要是能多生一个与谢凤英年龄相仿的嫡女,还用得着她二房的姑娘,早早就招为女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