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二章 吃不着的回头草
    ,精彩小说免费!

    王家,二房的院子里。

    康氏一边服侍着丈夫换衣服,一边说起道:“我今日和大嫂一起去了谢家,看到连宁王妃、南阳公主这等有头有脸的人都亲自去了谢家祝贺,二妹今日脸上倒是有光得很。”

    王冕一边整理自己的衣领一边不以为意的道:“凤卿那孩子是未来的燕王妃,她们既是宗室,亲自上门恭贺示个好,却也是不足为奇。”

    康氏不无嫉妒的道:“真是没想到,二妹养的这个庶女,竟然还有这个造化。”

    当初传言凤卿抽中凤签的时候,她也是持着半信半疑的态度,想着她不过就是个庶女,并不相信她真的能够登天。

    可不知道她究竟是有什么样的本事,竟然真的能够被赐婚皇家,眼见离那个位置越来越近。

    康氏又仰着头看向丈夫,问道:“老爷,您是不是真的看好谢凤英,觉得他有大的前程?”

    王冕道:“以这孩子的学识和品行,以后恐怕会比他父亲走得更远。”

    康氏心里不由有些不舒服起来。

    王冕低头看了她一眼,问道:“怎么,之前拒绝绫儿与他的亲事,现在后悔了?”

    康氏道:“后悔倒是不是,就是觉得绫儿毕竟是咱们的宝贝女儿,若是能嫁到知根知底的人家去,终归是让人放心些。二妹这个人的性子我还是放心的,不是会磋磨儿媳妇的人。且我上次生气,也不是不想答应亲事,是气你们没有和我商量。”

    王冕自然知道康氏现在就是嘴硬,心里自然是已经后悔了。

    王冕道:“我没听二妹和妹夫说过他们有给凤英定下亲事,你找二妹打听一下,若是凤英真的没有定亲,倒还是可以同二妹说一说。”

    康氏垂着眼,默了一下才道:“我上次闹成那样,现在哪里好再舔着脸去问的。”

    王冕看了康氏一眼,就知道妻子是拉不下这个脸来。他也的确是有些稀罕凤英这个孩子,不想肥水流了外人田,便道:“我跟母亲说一声,让母亲出面看看。”

    康氏这才眉眼舒展开来,笑着扶了王冕过去榻上坐着,道:“老爷,我给您沏杯茶。”

    这大半年以来,她也不是没有给女儿相看过人家,只是看来看去皆不满意,不是长得模样不行,就是家世不行,模样好了家世好了品行又有问题,再不然就是打听到其家中的长辈规矩大,嫁进去的媳妇日子难过。

    有两家她觉得样样好的,偏偏人家又看不上她的姑娘,真是气死个人。

    既然两个儿子都想和谢家亲上加亲,康氏也不排斥这门亲事了,过了两日,王老夫人便亲自出面,让人将王氏请回了娘家来,跟她说起了这件事。

    王老夫人拍着王氏的手道:“上次你二嫂做得是不对,但她如今也后悔了,你也别太跟她计较。凤英那孩子毕竟不是你亲生的,他生母又还在世,他心里是念着生恩大还是养恩大也说不清楚,绫儿是你的亲侄女,却是一定与你亲的。让凤英娶了绫儿,对你以后也有好处。”

    王氏脸上为难起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王老夫人见了,连忙坐直了身来,问道:“怎么,是不是你已经给凤英……”

    王氏点了点头,对王老夫人道:“上次蒋大夫人上门,主动提出结亲的意思,说起愿意把小女儿许配给凤英。我看过了她们家的那个姑娘,觉得不错,就应下了这门亲事。只是想着等凤英秋闱放榜了之后,若是有幸中了举,两家再行定亲礼,面子上好看一些,也不显得太委屈了蒋家的姑娘,因而现在还没有往外说。”

    王老夫人叹了一口气,长兴蒋家,却是不下于王家的人家。

    王氏脸上歉疚的道:“我若是没有与蒋大夫人说定这门亲事,让凤英娶绫儿也不是不行,就像母亲说的,我原本也是想给在娘家里给凤英找一个媳妇的。但现在已经已经跟蒋家说好了,谢家总不好悔亲的。”

    说着又有几分感激蒋家的道:“何况凤英论身份家世本就逊蒋家姑娘许多,得蒋家瞧得起凤英,不嫌弃他半嫡半庶的身份,主动将女儿许配给他,又亲自向我表示了,不管凤英此次秋闱能不能中,这门亲事都绝不反悔。蒋家如此仁至义尽,我们更不能做出对不起人家的事情来……”

    王老夫人拍了拍王氏的手,道:“你不用说了,我命白了。”又叹了叹气,道:“是你二嫂没有这个福气,也是绫儿没有这个福气。”

    王氏抱歉道:“母亲,对不起。”

    因着上次康氏嫌弃凤英,以死拒绝凤英与王绫亲事的事情,王氏心里也不是没有一点气。我的孩子,康氏不喜欢就弃之如敝屣,连表面的客气都不屑于做。如今后悔了,凤英便一定要娶王绫?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因而此时王氏私心里,就算没有先与蒋家定下亲事,她也不想让谢凤英娶王绫。

    王老夫人心里也明白,对她道:“这结亲本就是要你情我愿的事,何况这本就是你二嫂先将事情做绝了,怎么能怨你。蒋家是百年望族,家中子孙又有出息,想必她们家的姑娘也是不错的,凤英这孩子有福气。”

    王老夫人握了握王氏的手,道:“你也是个有后福的,比你姐姐有福气。”

    王老夫人靠在大迎枕上,仰了仰头,脸上又呈现出一副在回忆过去的神情,而后缓缓的道:“你从出生起就没了生母,我将你抱在身边抚养。你比一般的孩子懂事,小时候就连摔跤跌疼了也不哭不闹的,反而会安慰起我这个母亲,因而我心疼你。但是我再心疼你,我也不得不承认,我心里总是更爱亲生的那个的。”

    她垂了垂眼,顿了一下,又说起道:“我将你许给谢远樵的时候,我知道你心里不乐意。觉着凭借王家的门第,你就算是庶出,不能像你姐姐嫁得那样好的人家,可也能嫁到功勋贵族家中去,而不是什么都没有的谢远樵。可是你不知道,当时你父亲官至吏部尚书,兼任内阁首辅,你姐姐嫁的是英国公府张家,张家捧出了一个太子妃。不管王家乐不乐意,身不由己的就会被视为太子的支持者。那时圣上正值壮年,就算太子是他亲封的储君,又岂会他势力做大。我若将你也嫁到高门大户里去,难免会触动圣上哪一根神经,王家处在这样敏感的位置上,只能小心再小心。”

    “若我再将你嫁到权势之家去,圣上为防止王家坐大,必然会压着你的两个兄长,甚至是你的父亲。亲疏远别,为了你两个兄长的前程,我自然只能牺牲你。谢远樵是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但也只能是矮个子里面拔将军,至少他是有些能耐的,能给你挣来一副诰命。且他要仰仗王家,便会尊重你这个正妻。这些年你外面的风光不如你姐姐,但若论里子,你姐姐恐怕不如你。”

    英国公府是家门显赫的,可就因为太显赫了,自己这个女儿压不住这个丈夫,到现在连世子之位都没有请定下来。

    王氏道:“母亲,我明白,我也不曾怨你。”

    王老夫人继续道:“你呀,你的后福不在谢远樵,而在凤英和凤卿两个孩子身上。他们虽然不是你亲生的,但只要好好对待他们,你会得到善报的。”

    王氏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