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真的救下了孤儿院
    :

    “我不是处女了。”左小右灵机一动,想到之前谢秋月父女的对话立刻冲口而出。说完自己就已经羞红了脸。

    夜睿“呵”了一声,然后认真地回她:“我不嫌弃。”

    左小右顿时无语,明明他才是那个罪魁祸首。

    “那,那你快点,结束。”左小右僵着身体握着拳头,一副舍身就义的样子。

    男人看着她,然后告诉她一个冷酷的事实:“我这样的人,想要害我的人太多了。今天谢长春明天***的,我需要一个随时能够使用的解药。不然像今天这种情况,难免还会发生。万一到时候送来的人不干净,我就会死。”

    夜睿双腿叠放整齐,一只手握着她的手,一只手放在沙发扶手上,姿态优雅,语气闲适的说着这番话,感受着手中的柔夷在瞬间冰冷,眼里闪过一抹不愉。

    多少人想着爬上他的床,他不过是要一个信得过的床伴而已,她居然还吓得手心出汗,手指冰冷。

    他是恶魔吗?

    “你的意思是,以后,我要随时给你解毒?”左小右颤抖着手指着自己的鼻子,睁大了眼睛盯着他企图在他眼中看到相反答案。

    但是她注定失望了,男人看着她,嘲讽道:“一个星夜广场二十亿,拿你做解药已经是高看你了。不答应立刻走,我敢保证下一秒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友爱孤儿院。”

    “别别别,不不不,我答应,我答应。”左小右嘴里的话不经大脑就自动吐了出来。但是她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你真的不拆我们孤儿院吗?”

    “真的。”夜睿一侧身就把她压在了身下,“既然答应了,就别哭哭啼啼的,先替我解毒。”

    “你,可不可以轻点,很痛。”左小右在他身下轻声祈求。

    “你还可以有别的要求。”

    “可不可以不要脱衣服?”

    “笨蛋!”

    两个小时后,左小右站在机场vip大厅里,送行。

    “我不在的时候保持干净,我随时会用。”夜睿扶着左小右的双肩这样叮嘱。他的身后站着八人一排的黑衣保镖和蓝衣的西蒙。

    左小右红着脸点点头,咬着唇想了想,还是要求了一下:“一定不能拆了我们孤儿院啊。”

    “我夜睿说出来的话没有做不到的。”夜睿说着话就吻住了她的唇,结束时略有些遗憾道,“味道很不错,可惜没有好好亲过。”

    左小右觉得自己可能要脑冲血,胡乱地点点头,就要道别离开。被夜睿一把抓住了:“我先走。”

    “好。”左小右只好目送着他离开,连背影都消失不见了才转身走开。

    飞机上西蒙不解地:“少爷打算同她交往?”

    夜睿看着窗外,自语般轻喃:“她的眼神,很不错。”

    就像很多年前的自己,倔强隐忍,懂得屈服。唯一不同的是,她还有一颗善良的心,而他,已经没有。

    左小右回到孤儿院的时候孩子们都围聚在门口,看见她回来,一群小朋友都拥了上来。

    “小右姐姐你好棒哦。”

    “小右姐姐,院长说我们真的不会被拆掉耶。”

    “小右姐姐,你救了我们的家。”

    小朋友们围着左小右叽叽喳喳,左小右悬在心里的那块石头终于落了地。她担心夜睿会开空头支票,没想到这么快就已经下了通知。

    “小右啊,你回来啦。”听到声音的陈万青也从里面走了出来。

    孤儿院其实很小,只有三间房子,一间教室,一间孩子们的宿舍,还有一个是厨房。陈万青跟孩子们睡在一起,当爸爸当妈妈当老师,还当厨娘。看着眼前这个已经满鬓白发的老人,左小右觉得自己怎么都值得了。

    “院长,我们真的不会拆迁了吗?”左小右再次跟陈万青确认。

    “是啊,通知都下来了,你看。”陈万青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折叠整齐的纸递给她,“你回来之前送来的。”想了想,“不到两个小时。”

    左小右记得,那个时候是她答应夜睿的时候。

    左小右看着纸上分明的钢印,鲜红的印章还有隐隐可以认出是“夜睿”的签名,她突然就哭了,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值了,值了,一切都值得了。

    “小右啊,怎么了?这是受委屈了?”陈万青像小时候一样拍她的背,一下一下地抚慰着,“小右啊,不要哭,没有什么过不去的。你是我们孤儿院最坚强的小右啊。你看,这次你救了我们孤儿院,保护了我们的家。小右啊,是我们最厉害的小右。”冲小朋友道,“大家说是不是呢?”

    “是啊,小右姐姐保护了我们的家,小右姐姐是我们的英雄。小右姐姐万岁。”

    小朋友们围着她整整齐齐地逗她笑。

    左小右使劲地擦了擦眼泪,扯出一抹笑容:“院长,我没受什么委屈。我就是太高兴了,没想到那个夜睿真的答应了。我以为他只是说说而已呢。”

    “是是,夜总是个好人哪。听说咱们这地值十个亿呐。”陈万青看着远方感慨,“没想到这世上还有这样的好人呐。”

    “小右,咱们一定要记得这个恩情,将来一定要好好报答人家啊。”

    “是是是,我会的。院长,您就放心吧。”左小右脸上扯着笑宽慰着老人家,心里却揪得疼。

    这是她拿自己换的,夜睿没有说出来,可是她却明白,所谓的解药,其实就是情妇而已。她才十九岁,就当了人家的情妇。她所有的爱情幻想都破灭了。如果夜睿结婚了,那她还是个令人厌憎的小三。她心里一万个委屈想要说,可是,她不敢说,没有人可以说。

    说了于事无补,还会让老人伤心,让弟弟妹妹难过。

    左小右又说了几句,回到孤儿卧室,她平时住校,但是回到院里还是跟弟弟妹妹们睡上下铺。

    吃晚饭的时候大家转着大桌子吃大锅饭,陈万青告诉她:“前几天阿聪跟我说他交了个女朋友,我因为孤儿院要拆迁的事没顾上。现在好了,孤儿院不用拆了,过几天我让阿聪带女朋友回来,大家都看看,认识认识,以后啊,你们就嫂子喽。”

    “是,是吧。”左小右一口饭没吞下去,就着水用力咽了下去,脸上挤出一抹。

    陈万青给其他孩子张罗着菜没看到她的样子,只顾往下说:“我对阿聪亏欠太多了,跟着我呆在孤儿院连她妈去世都没赶上见面。我知道他记恨我呢,这次能带女朋友回来,我一定得好好张罗。”

    “嗯,应该的。”左小右狠狠扒拉几口饭,胡乱地吞咽着,“他、哥,什么时候带嫂子回来?我打工的地方可能不放假,我到时候可能赶不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