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身为解药的屈辱
    :

    西蒙愣住了,少爷不是一向最讨厌别人拿他容貌说事的么?今天居然还自己提起来了。但是这个时候无论如何都要斟酌着拍一下马屁的:“这世上统共一个夜睿,少爷。”

    他这话倒是没差,夜氏帝国夜睿在十八岁父亲中风时一肩挑起夜氏重担,将一个市值五十亿的公司做到如今数百亿的商业帝国。多行跨业,凡投必盈,这让夜睿成为一代少年神话。

    而如今夜睿也不过二十八岁,仍然算是青年,当然所谓才俊在他面前都不不堪一提。

    这些话吹捧的话平时说的人多了,他一向听着不屑,这回却颇为受用。

    “左小右来了让她洗干净过来。”夜睿甩下卜俊杰的照片,锃亮的皮鞋毫不犹豫地踩了上去,头也不回的走向卧室。

    地毯上阳光男孩的脸上布满了深深的鞋印,四分五裂。

    左小右到时候西蒙开了门。

    见不是夜睿左小右脸又红了,好像做什么坏事被抓住的感觉。她顺了顺气,问:“夜睿……他没事吧?”

    “先沐浴,少爷在卧室。”西蒙引着她到了浴室,“我在隔壁,有事吩咐。”

    在卧室……

    这么露骨。

    左小右喃喃地想要说点什么,西蒙就不见了。

    真的有一种被人看光的屈辱感。

    左小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磨磨蹭蹭地洗完,从浴室的柜子里找出一件宽大的浴袍套了。

    浴袍应该是夜睿的,又大又长,曳在地上,左小右只好提着下摆走到浴室。

    “你倒是记得。”刚走到卧室,一个低沉略带慵懒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左小右往前迈的步子就停住了,满脸通红。

    她羞得都想抽自己,怎么就记住了卧室在哪里呢?才一次而已,怎么就记住了。

    太不知羞了。

    左小右抬头扫了一眼,看见男人半倚在床头,膝盖上放着一本书,手半握卷,浴袍穿得极为松垮,颇有几分狂放不羁的洒脱感。又立刻垂下头去。穿成这样了,穿成这样了,太快了,太快了,怎么办,怎么再拖延一下。

    本来本着速战速决来的,可是一想到之前的疼痛,她又当起了能拖一刻是一刻的鸵鸟。

    男人曲着膝,手放在书上,落在她身上的目光灼热而狂热。

    宽大的浴袍把她整个人都包裹住了,领子被她交叠的很严实,只露出一截白皙的脖子,长发窝在头顶,显得她分外娇小可爱。

    看着她止步不前的样子又分外生气。

    好看的眉毛皱成一个结,冷声道:“来干麻的?”

    咧?不是他叫自己来的?

    左小右抬头看他。见他一脸严肃的问自己,就好像真的是她自己突然过来,闯进他房间一样。

    一瞬间左小右觉得尴尬极了,愣了愣,斟酌出一个不忍他生气又让自己不那么难堪的答案:“解、解药来的。”

    男人冷笑一声,随手就把手中的书甩在了地上,冷冷地看着她,一脸不屑:“站着解的?还是等我过去?”

    见左小右不说话,男人突然就下床了,走到她面前,笑若寒冰:“你喜欢站着也可以。”

    “谁,谁喜欢……”

    话还说有说出口,就被人吻住了唇。

    左小右惊讶地睁大了眼睛看着在眼前放大的男人的妖娆的双眸,不知所措着抓着浴袍,浑身战栗着却不敢反抗。

    男人也睁着眼睛看她,火热的舌在她唇齿内反复纠缠,看着她惶然的眼眸染上一抹不易察觉的春色。然后大掌自交叠的浴袍领口探了进去。

    左小右只觉得他手掌碰触过的每一处都在串出一股电流漫入她身体,窜到她全身,挑起着每一跟神经,光脚踩在地毯上的脚趾不自觉的紧缩。

    左小右使命地忍着自己不要发出声来。

    太羞耻了,她竟然对他的碰触起了生理反应。

    “味道还是很干净。”男人满意的结束了一个吻,同时她身上宽大的浴袍掀然落地。

    看着她浴袍下的光影,男人眼眸沉了沉,随即戏谑道:“有时候,脱衣服也是一种情趣,显然,你喜欢这种情趣。”

    左小右难堪地低下头,她是在浴袍里穿了衣物,可是不是为了情趣,只是为了拖延一下时间而已。

    嘶拉!

    男人用力一扯,雪白的裹胸飘然落地。

    “别,别,撕了。”左小右怕他又要撕自己的裤子,连忙握住他手,“不要撕,我,我自己脱。”撕坏了还要买,要花钱。

    “既然穿着来的,分明就是让我脱的。”男人一把握住她的手,另一只手来到她腰间。

    女人独有的温软触感让他身体紧绷,原本压制的**在瞬间膨胀,而她,解药,就在眼前。

    他抱着她轻轻旋身,双双倒在床上。

    “那个男人碰过你吗?”夜睿突然停住,手撑在她头侧,哑着嗓子问好。妖娆的眼眸里像要燃烧般游走着几缕腥红。

    “啊?”左小右鸵鸟般地不敢睁眼,只是摇头,“没有男人碰过我。”想了想,补充道,“只有你。”

    “很好,左小右。记住你今天的话,只有我的能碰你,你只能是我的。”男人咬着她的耳朵宣告着主权,身体重重下压,占据了她的全部。

    左小右醒过来的时候男人已经一身清爽地坐在窗边的写字台上批文件。

    见她醒来,男人立刻命令道:“醒了就走。”

    左小右脸一白,心脏像被一只手拽住了,狠狠地捏着,痛得让人喘不过气。随即又安慰自己,没关系的左小右,本来就是“解药”,解完了就可以走了,没关系的左小右,没有在做完后立刻就赶自己走,他已经留下脸面了。

    左小右抬头看了看他,见他没有看自己,这才偷偷摸摸的下床,想把地上的浴袍捡起来。

    然而腿刚一着地,双腿一软就跪了下去。

    她咬着牙没有叫出来声来,偷偷地抬头,确定他没有看见后,才捡起浴袍套在身上。忍着身体的不适颤抖着双腿走向浴室,沐浴,拿衣服。

    等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口的时候,埋在公文堆里的夜睿抬起了头。冷酷的薄唇微微上扬。

    真有意思,以为他没看见,其实他什么都看见了。

    左小右沐浴完客厅一个人都没有,她犹豫着是不是要跟夜睿打个招呼,想了想还是算了,人家已经要她走了。

    然而当左小右搭着公交车几经辗转回到学校的时候,眼前的一幕却让她震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