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解药的清洗方式
    :

    “西蒙,你越来越爱管闲事了。”左小右出门的时候听到夜睿这样说。

    她顿时就对西蒙有些抱歉,如果不是她……

    左小右觉得沮丧及了。磨咖啡的时候院长还发来短信,让她后天也就是周五晚上一定回去。因为那天谢秋月还有她妈都会一并到孤儿院来。

    左小右一走,西蒙的话就多了。

    “对不起,少爷。我以为您是不想让左小姐看到这份文件才让她去泡咖啡的。”西蒙和夜睿一样,主要表情就是没有表情。

    “你倒是了解我。”夜睿的声音幽暗不明,听不出喜怒。西蒙却觉得有一双无形的手压住了他的头让他不自觉垂下头去。

    “对不起少爷,我不该妄自揣测少爷的心思。”

    夜睿冷哼一声,没接他的话,只把手中的文件扔在了桌上,指着上面那一句“背后势力不明”。问,“好好解释解释。”

    “是。”西蒙挺了挺身子,汇报,“因为前一阵的工伤案,不易地产股价频跌,股民们都在抛售套现。加上新项目启动,照我们一惯的合算方式,这两天他们应该损失至少近二十亿。照理说应该资金周围不灵才对。但是不易地产完全没有财务危机。所以我怀疑他们背后实际上有财团在支撑他们。”

    西蒙接着说道:“如果按原先的方案,我们现在没有机会动手。除非用第二方案。”他打开另一个文件递过去,“这是方案二的预算,保守估计五十亿。”

    夜睿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桌面,坚毅的脸上多了一抹冷峻:“五十亿换一个s城最大的地产公司,只怕稳赠不赔。”

    西蒙合上文件,立刻明白:“是,我立刻启动第二方案。”

    夜睿挥挥手,西蒙走到门口的时候左小右刚好进来。

    想到他之前因为自己被夜睿骂,左小右不由冲他歉意一笑,算是道歉。

    西蒙冲她点点头,叫了声“左小姐”就走了。

    门刚关上,夜睿就走了过来,在她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眼眸冷冷地和左小右对视,身子往前一倾,左小右下意识往后仰去,拉开两人的距离。

    “咔嚓”,门被上了锁,夜睿直起身子,收回了手。依然站在她面前,将她拦在自己和门中间。

    左小右连忙双手奉上咖啡:“夜总,您要的黑咖啡。”

    夜睿看也没看那杯咖啡一眼,修长的手指挑起她纤细的下巴,阴冷一笑:“昨天没有满足你?还是怪我早上换衣服的时候没给你?”

    “什,什么?”左小右没跟上变态的脑回路,一下子没有领悟到他在说些什么。小脸因为蒙圈而显得有些呆萌。

    “给我装!”夜睿捏住左小右下巴的手,倏地一用力,痛得左小右嘶地倒抽一口冷气。她还不敢动,因为手里的咖啡很烫,在两人中间,她怕烫到夜睿。

    如果这一刻烫到夜睿,她想都不敢想后果。孤儿院肯定没救了。

    但是,真的太痛了。左小右的眼眶立刻就红了,夜睿真的是个变态,随时随地变态。

    “知道痛了?当着我的面勾引男人,为什么不想想后果?”夜睿轻蔑的抽回手。

    其实当他看到她主动冲西蒙笑得那么甜美的一瞬间就有想要捏碎她下巴的冲动。

    可是看到她因为疼痛而通红了眼眶的时候,心里莫名就揪了一下,不自觉得松开手。

    看着她因为自己用力而变得通红的小下巴,情不自禁地怜惜由心口缓缓升起。

    同时也因为那枚尖尖小小白里透红的小下巴,刚刚在会议室抑制下去的情动再次萌动起来。

    夜睿讽刺地笑了,笑自己竟然为了一个女人心痛。不过是一个方便使用的解药而已。

    “我没有,我没有勾引男人。”左小右红着眼眶,不知道是气得还是痛得,双唇直哆嗦着,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很平静,左小右只好死死地咬着唇瓣,怯弱而倔强地与夜睿对视。

    解释,留给珍爱自己的人。可是她却再气不过也要向他解释,因为,不为自己,为孤儿院。如果夜睿认定自己是那种行为不检点的女人,不干净的女人,还会兑现承诺吗?

    夜睿唇角扬着笑,眼里却结着冰:“还说没有?嗯?刚刚在会议勾引股东,就在前一秒你还企图勾引我的助理。”

    左小右气得浑身发抖,咖啡也溢了出来。

    虽然已经不是滚烫的温度,但是她的手还是立刻就红了一块。

    她咬着牙,尽职得做好自己的本分,把咖啡递了过去,拼命地让自己冷静,可是一开口声音还是忍不住地发抖:“夜总,您的咖啡。”

    夜睿仍然没有接那杯咖啡,只是看着她的不断变红的手,忍住心里的异样。一抬手“啪”就把左小右举着的咖啡给拍飞了。

    “你……”左小右咬着牙才没让自己骂出声来。

    变态,神经病。不喝让她泡什么。

    看她不说话,夜睿轻笑着,眼神却像深冬的寒冰,他猛地把她推了一把。

    左小右后背重重地撞在门上,痛得她眼泪都出来了。

    她心里狂骂着变态,可是实际上只能双手放在身侧,使命地握着拳头,告诉自己“左小右,你值得的。已经到这种程度了,没有理由放弃。”

    “怎么?不解释了?这么温驯?”夜睿猛然掐住她的脖子,“你的眼神可是在骂人呢。”

    左小右转开头,没有说话。

    眼神骂人算什么,她现在恨不得眼神能杀死他。

    夜睿眼眸中迅速闪过一抹猩红,同时眼神渐渐有些兴奋起来。

    就是这种眼神,不服气,可是忍着。就跟第一次在浴缸里一模一样,忍着,想找机会逃走。

    这么懂得忍辱负重的性子,他还真想看看,十亿,以她这样的出生,要怎么从他这里忍出去。

    “如果你能从我这里挣扎出去,我不介意送你一片天空。”夜睿心里莫名滋出这个想法。

    可笑,他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夜睿恼差成怒猛地捏起她的下巴:“既然这么想要。为了让我的解药保持干净,看来我只能迁就一下了。”

    恶魔式的邪魅的笑声响起,左小右只觉得眼前被一张俊脸全部遮挡,他竟然就在办公室里霸道地吻了上来。大手固定住她的后脑勺,捏住她下巴的手开始不安分得往下移,为这个疯狂而火热的吻添了把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