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没人心疼的眼泪
    :

    西蒙把左小右送回夜睿居,自己就走了。

    靳叔看见她回来立刻迎了上来,左小右本来想偷偷地躲着人回房间的,这时也不得不挤出一抹笑容若无其事地打招呼:“靳叔。”

    “左小姐,少爷让我给你准备了晚餐。现在先去餐厅还是先回房间。”靳叔职业的神情里透着一股淡淡的慈爱。

    这是一个倔强的好女孩,务实而不现实,有着难能可贵的好品质。

    “我,我先把东西放到房间。”左小右怀里抱着文件,手里还提着那高贵的沙发罩,笑了笑,“靳叔,如果不介意,您叫我小右好吗?”

    小姐这样的称呼对她来说到底还是有些别扭。

    “好的,小右。”靳叔看到她神情里的不自然,从善如流地改了称呼,连着语气都亲近了些,“要快点哦,不然饭菜就凉了。”

    “好的。”左小右挥挥手小跑着向夜睿的房间跑去。

    虽然夜睿准许她睡在他的床上,但是并没有许可她用他的东西。所以左小右只是把文件放在了飘窗旁的桌案上,而没有放在夜睿的写字台上。她又抱着沙发罩放到盥洗间,到厨房的时候吓了一跳。

    “怎么,怎么都站着?”左小右看着靳书领着两排女佣站得整整齐齐地等着自己,立刻懊恼自己不应该去放沙发罩。让别人久等。

    “小右,快吃饭吧。不知道你爱吃什么,一样做了些。”靳叔领着她到餐桌前坐下。满满一桌子菜,左小右觉得自己看都看不过来。

    好丰盛,比孤儿院过年的时候还丰盛。

    可是为什么这么多汤?

    见她似有不解,靳叔站在一旁解释:“这是红枣乌鸡汤,这是补血羊腩汤,考虑到小右你可能吃素或者爱吃甜,所以每种口味都做了两种,这是补血养颜素羊汤,这是双色青素补血汤,这是血燕冰糖,这是……”

    等等等等,为什么都是补血养颜?她还不到二十岁,而且也没有贫血。

    见她似有不解,靳叔微笑着解释:“少爷说小右你最近需要补血。”

    左小右差点把嘴里的素羊汤喷出来,一张小脸涨得通红,恨不得立刻找个地缝钻进去,夜睿,怎么什么话都敢说。

    本来想让大家一起吃,最后只是草草地扒了一碗饭然后飞也似地逃回了夜睿的房间,准备接着没有完成的工作。

    左小右在飘窗上坐下,把文件放在自己膝盖上,边译边写。

    之前看过一遍,内容都已经很清楚,只要顺成法语就行,主要还是要查一下字典。

    她没有电脑,字典也在学校,现在要查单词,只能……

    左小右看着夜睿放在桌子上的电脑,犹豫了一下,缓缓地将手伸了过去。

    只是借用一下,查一下单词。

    她可以去问外面任意的保安、佣人或者靳叔去借,可是一想到他们或者都见过昨晚自己和夜睿的事,就觉得没脸。

    “你在干什么?”

    左小右手还刚刚打开电脑,还没有启动,门口就想起一阵冰冷如地狱里传来的声音。吓得她手一哆嗦差点把电脑摔了下去。

    夜睿一步步向她走近,身形高大挺拔,气势迫人。那俊逸尊贵的完美容颜上此刻像覆着千年冰霜冷得让人浑身颤抖。

    左小右向意识地往后躲,可是她的后面就是写字台,她后处可躲,只能上半身不断地往后缩。

    夜睿走到她面前,狠狠地拍开了她那只碰过电脑的手,大手扣住她的喉咙将她抵在了写字台上。

    左小右的呼吸一下子就窒息了,不同与早晨她的脚尖可以掂在地上,此刻她上半人被扣在写字台上,两脚悬空挂着,不断乱蹬,然而越挣扎越难受。

    “要偷什么?说,你背后的人是谁?谁让你接近我的?是不是她?说?”夜睿此刻就像地狱里的恶魔,周身冰冷的没有一丝暖意,就连那只掐在她脖子上的手都冰冷如铁。

    变态,魔鬼。

    “我,咳,我……呜呜……”左小右大脑里一片空白,呼吸越来越困难,让她禁不住张开嘴伸出舌头增强呼吸,可是几乎没有任何帮助。喉咙被紧紧地掐着,声带仿佛粘住了,连句辩解的话都说不出来。

    左小右认命地闭上了眼,也好,反正她这一生,也不过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死前救下孤儿院说不定来生能投个好胎,生在有父母的家庭。

    院长,您要保重。

    西蒙过来的时候刚好看到眼前这一幕,脸色一白,连忙道:“少爷,m国那边来消息了。”

    夜睿手一松,左小右的后脑勺重重撞在了桌子上,一阵钝痛传来,她挣扎地坐起身,捂着脖子,身体不断地颤抖。

    夜睿真的会杀了她,一天两次。

    太可怕了,留在这里,她可能随时都会死。

    变态,太变态了。

    “叫两人守在门口,盯着她。”夜睿冷冷地冲西蒙下达指令。

    左小右见他要走,连忙顾不上疼痛,从桌子上跳下来向他走去,紧张地解释:“我没有想要偷什么,我只是想用你的电脑查几个法语单词。我背后也没有人。”

    如果有人,她就不用卖身去赎孤儿院了。

    左小右忍着发红的眼眶,咬着唇,咽下所有的委屈为自己辩解。

    “小偷从来不会说自己是小偷。”夜睿冷冷地横了她一眼,眼里不止有一直以来的轻蔑还有一抹毫不隐藏的杀气。

    左小右浑身直发毛。她敢肯定,如果自己真的偷走他什么东西,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杀了自己。

    “带到客房盯着她。”夜睿再也不看她一眼,迈步往外走去。

    左小右没有挣扎,只是默默地取过飘窗边的文件和笔,被两名黑衣人押着去了客房。

    听说夜睿让靳叔为自己准备那么多汤时虽然很羞涩,可是从来没有被关爱过的心还是那么温暖。然而这一切不过是她可笑的自作多情。

    在他的眼里自己不过就是个“解药”,要用的时候要好好保存,一旦发现不能用就会立刻抹杀,没有半点犹豫。

    “面冷心热”,西蒙,那是对你们,而不是我。在他的眼里,左小右恐怕连人都不是。

    左小右握住笔的手死死拽紧,拼命地忍着让自己不要流出泪来。

    左小右,你的眼泪不值钱,不要哭。别人看不起你,自己不能看不起自己。

    左小右咬住颤抖的唇,平静自己的心态,一笔一划在文件纸上写下翻译出来的内容,偶尔有泪珠滴落在纸上,她都小心翼翼的用纸巾压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